世卫组织称500名叙利亚人中毒 俄叙:指责毫无根

2019-12-08 00:05 来源:未知

  另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12日报道,俄罗斯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代表加季洛夫向记者表示,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世卫组织宣称杜马镇有大量化学中毒伤员,俄方对此感到愤慨,要求世卫组织撤回这份声明。

近日,一系列事件让化学武器成为了国际舆论关注的焦点。从俄罗斯前情报人员身中“诺维乔克”毒剂,到叙政府军在东古塔地区发现了反对派武装制造化学武器的实验室和工厂以及遗留的化学武器,再到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的调查团在杜马遇袭,一连串的事件层出不穷,而谁是中毒案的幕后黑手,谁在叙利亚使用了化学武器,也成为相关一些国家互相攻击、扯皮的矛盾点。

图片 1

  叙利亚和俄罗斯:毫无根据

禁止化学武器组织21日发布公报说,该组织调查团当天进入叙利亚杜马镇就据称发生的“化武袭击”事件展开调查。

文/孤鹜

  WHO谴责了这起事件,并称杜马镇有500多人因气体中毒症状接受了治疗。WTO在日内瓦发表声明称,这些病人出现了粘膜严重发炎、呼吸衰竭、中枢神经系统受损等迹象。

不难看出,美国、英国等西方国家并不在意“诺维乔克”中毒案的幕后真凶究竟是谁,也不在意叙利亚到底有没有发生化学武器袭击,它们重视的是如何利用这些事件来攻击、制裁俄罗斯及叙利亚,借此进一步挤压俄罗斯,在叙利亚培植自己支持的势力,试图推翻巴沙尔政权。这种做法不仅损害了其国际形象,也让饱经战乱的叙利亚人民再次陷入黑暗,与其冠冕堂皇的言辞截然相反,更显其虚伪。

叙利亚化武事件在起初曾掀起了很大的风浪,“白头盔”当时的报道视频被广大的欧美媒体及独立媒体人所采信,并一致谴责叙利亚政府军的所作所为。尽管后来多家媒体以及国际组织对“白头盔”的视频进行质疑与诘问,但不能质疑的是,叙利亚政府军的罪名在西方人眼里并没有借此洗脱,叙政府军仍然需要一种能够使西方民众信服的方式来证明自己的清白。近日,作为西方主流媒体之一的BBC的一位导演带来了令人信服的证据,让白头盔哑口无言。

  关于叙利亚发生化学武器袭击的报道再次陷入了“罗生门”。据路透社4月11日报道,世界卫生组织(WHO)当天表示,约有500人在叙利亚疑似的毒气袭击后出现了中毒症状。但叙利亚和俄罗斯政府都予以了反驳。

上月4日,俄罗斯前情报人员谢尔盖·斯克里帕尔与其女儿一起身中“诺维乔克”毒剂,同时中毒的还有一名随行警察。这一事件披露后,引发俄英外交大战。英国方面不仅指责俄罗斯是毒害斯克里帕尔父女的幕后主使,还驱逐俄罗斯驻英外交官。俄罗斯方面表示与该案无关,并针锋相对地驱逐英国驻俄外交官,也多次表示希望英方出示该案证据,与俄方展开共同调查,但均遭到英方的拒绝。

而早在去年4月18日,随着政府军克复东古塔地区,政府军在杜马市发现用来制造化学武器的设备和材料,“白头盔”的视频是他们自导自演的说法也开始出现。而“今日俄罗斯”电视台就曾报道,在2018年4月份达拉提就已经在社交媒体上表达了对杜马镇医院视频的怀疑。然而,他随后删除了他的“推文”,理由是违反了编辑政策。而俄方早在去年三月就提醒叙利亚方面警惕武装分子准备在东古塔地区伪造使用化武的挑衅,所以叙利亚反政府武装方面的活动早已被俄方知晓。

  WHO声明中还援引当地卫生伙伴机构的报告称,在杜马镇所在东古塔地区,前叙利亚反对派据点地下躲避轰炸的70多人已经死亡,其中43人符合接触了剧毒化学物质的症状。

随后,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玛丽亚·扎哈罗娃19日称,叙利亚政府军在东古塔地区发现了反对派武装的化学武器实验室和工厂以及遗留的化学武器,其中发现了来自德国的罐装氯气,还有英国生产的烟幕弹。

图片 2

  新华社8日援引叙利亚裔美国人医学会的说法,叙政府军空投下一枚装有氯的“圆桶炸弹”,击中杜马镇一家医院,致死6人;稍后,政府军用“混合毒剂”攻击医院附近一座建筑,35人死亡,多数为妇女和儿童。路透社报道,叙反对派成员中流传一段视频,画面显示十几具男人、女人和儿童的尸体,一些死者嘴上有白沫。一个声音说道:“杜马镇,4月7日……这有一股浓重的气味。”

图片 3

图片 4

  “众所周知,杜马镇只剩一家医院还在运行。因此世卫组织从哪里得到的这个消息是个很大的疑问。”加季洛夫说。

图片 5

据参考消息网援引俄罗斯卫星通讯社2月14日的报道,英国广播公司叙利亚新闻制片人达拉提(Riam Dalati)表示,去年在叙利亚杜马镇化武袭击后的医院情况场景系摆拍。他在社交网络上说:“经过6个月的调查,我可以确认,这点毫无疑问,在杜马镇医院所拍摄的是自导自演。无人在这座医院里死去。”他指出“袭击发生过,但没有使用沙林毒剂,但我们必须等待禁化武组织做出结论,以证实是否使用了氯。至于其他与袭击有关的一切,都是为了增强效果而制作的”。

  此前,针对东古塔地区据称发生的“化学武器袭击”,美国总统特朗普9日表示,使用化学武器是无法容忍的暴行,美方将在24至48小时内决定如何回应,不排除包括军事行动在内的任何行动选项。

图片 6

如果这一结果得到国际禁化武组织的调查组承认,将是一个意义重大的证据,其影响力完全可以剥下叙利亚叛军一直以来在西方媒体宣传中的的所谓温和派反政府组织的画皮。一旦揭露叙利亚反政府武装空谈民主实际崇尚恐怖主义的真实嘴脸,从而在国际上将叙利亚各反政府武装贴上恐怖组织的标签,列入全球反恐黑名单,迫使西方各国政府切断支援反对派武装的资金链。所有同情叙利亚遭遇的国家才能够正大光明地支持叙利亚政府进行统一战争,理直气壮地参与到叙利亚地区的反恐行动上来。

  但叙利亚政府对WHO的结论提出了反驳。叙利亚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代表胡萨姆·埃丁·阿拉(Hussam Edin Aala)批驳WHO的声明中存在“毫无根据的指责”,质问这份声明的发布时间及可信度,因为WHO还未能进入杜马镇。他还表示,这场化学武器袭击是被“导演”的。

此前,叙反对派和西方国家曾指责叙利亚政府军于7日在东古塔地区实施了“化学武器袭击”,致使超过40人“死亡”。以此为由,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14日对叙利亚实施了军事打击。但俄罗斯以及叙利亚方面表示,并没有发生化学武器袭击,也没有出现化武袭击引起的伤亡。俄罗斯外长表示,这次所谓的“化武袭击”是英国情报机构编演的一出戏,美国方面可能也有参与。俄方也证实,所谓“白头盔”组织救援遇袭的视频为伪造,是“摆拍”而成,俄媒采访到一位参与“摆拍”的叙利亚10岁男孩,该男孩说参与拍摄可以获得米饭、椰枣和饼干来充饥。

图片 7

  他还表示,叙利亚已经正式邀请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的调查员“不久后”进入杜马镇。

为此,联合国和禁止化学武器组织也派出了人员前往东古塔杜马镇进行调查。但就在18日,调查人员遭到了袭击。俄罗斯外长称,武装分子能够袭击特派团明显是事先得到了相关消息。但即便是在安全得到保障的情况下,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的专家也不愿与那些能够提供证据的居民见面,专家们也没有前往所谓的袭击发生地。

而在2月14日晚些时候,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向记者表示,克里姆林宫已得知有关在叙利亚杜马镇发生的所谓“化学武器袭击”视频为摆拍的消息。佩斯科夫称:“我方确实得知有关英国广播公司负责叙新闻报道制片人称杜马镇所谓‘化武袭击’视频系摆拍的消息。这与我国的专家结论相符。我需要提醒,俄方的专家从一开始就提出了相同的观点。”

  世卫组织:症状符合化学中毒

而随着斯克里帕尔父女身体状态不断恢复,该中毒案的案情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先是英国专家表示无法判断毒剂的来源国,之后英国外交部也删除了声称俄罗斯是幕后主使的推文。而俄方此时则提出涉案毒剂曾是美军的化学武器,可能至今仍在装备,所谓的中毒案也是英国情报机构一手策划的。虽然在18日的联合国安理会会议上,安理会成员一致谴责将化学毒剂作为武器,但在肇事方问题上仍存在分歧。另外,英国《电讯报》近日报道,英国警方和情报部门已经确定了毒害斯克里帕尔父女的嫌犯身份,并称事件背后有6名嫌疑人。但在英国一家把持案件调查的情况下,调查结果的可信度可能要打个折扣。

  值得注意的是,WHO并没有正式参与关于使用化学武器的法医研究。国际化学武器检察员正在试图确保能够安全进入杜马镇,以判断是否有使用违禁军火。WHO呼吁叙方立即开放这一地区,以便外界为受害者提供治疗、评估健康影响、进行全面的公共卫生回应。WHO称已经培训了800多名叙利亚卫生工作者,识别并治疗受化学武器影响的病人,它还在去年向杜马镇在内的地区发放了神经毒剂的解药。

在西方国家与俄罗斯就中毒案互相攻击的同时,本就错综复杂、暗流涌动的叙利亚局势也因化学武器而进一步复杂和恶化。

  加季洛夫称:“连世卫组织代表自己也不得不表示,他们并不掌握杜马镇发生化武袭击的消息,其消息来源位于远离叙利亚的土耳其加济安泰普。”

  他还表示,俄方已对当地土壤进行过检验,没有发现神经毒剂和含氯物质。俄驻叙冲突各方调解中心的工作人员还就此询问过从杜马镇撤离的居民和武装分子,没有人听说过发生化武袭击的情况。

版权声明:本文由致富彩票平台发布于致富彩官方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世卫组织称500名叙利亚人中毒 俄叙:指责毫无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