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家在飞虎队的光阴:小编踩中手榴弹 最严寒生

2019-11-08 13:09 来源:未知

作者加入飞虎队,曾参与包括广州楼、浣纱街、成和道多宗惨烈的剿匪战役,退役后已移居外国,现接受本报诚意邀请,把过去从未向外界发布的骇人秘辛,一一为读者赤裸奉献。

在第二次突击时,警察们成功占领了一楼。接着叛乱分子扔到楼梯井里的手榴弹炸死了一名警察,这名警察被大量破片击中了面部,于是第二次突击再次失败。趁着混乱和警戒线内警察的支援,两名人质得以逃跑并顺利被救出。在第二次失败后,省长和警察总指挥决定用PRC来组成突击小组。

(某精神病院)
铁胆:畀啲耐性喇。禽晚头七呀,都唔知点解佢都回到魂。睇怕等多几日到尾七呢,佢点都返嚟架嘞。
某律师:真失败!势估唔到我堂堂一个大律师,会同你两个癫佬一齐癫嘅。我假假哋受过高等教育,出入上流社会,竟然信搽埋啲低能眼盖膏会见到只鬼返嚟?你几个杀咗人,应该判死刑,判入精神病院咪算执到啰。
大孖:你唔好噉讲啦!其实阿群佢都好无辜架。
铁胆:个锯劈落去你估佢唔心痛嘅咩?!
某律师:心痛?我就心凉噃。我坐咗成晚,总算有啲收获嘞。嗱,我由禽晚坐到而家,一共十四小时零八分钟。八分钟我唔计你嘞。我每小时收费一千二百文,一共一万陆仟捌,我迟啲寄张单畀你哋。
铁胆:噉冇问题,只要你喺我哋嘅新发明品里边呢做法律顾问呢,一万几千算乜吖?
某律师:咩发明品呀?
铁胆:呢样啰。
某律师:东方日报?
铁胆:错!係飞行号。(拖律师出去)嗱,畀啲坚嘢你睇下喇,呢顶呢就係本世纪最伟大嘅发明,叫做飞行号呀。一有咗佢以后呢,你就唔使限时限刻噉去买飞机票,又唔使赶喉赶命噉搭飞机嘅。你戴咗佢就知架嘞。飞出去啦!
某律师:飞出去?你黐线架?
铁胆:你唔够胆呀?大孖,你上吖。
大孖:好!
铁胆:你推佢出去做咩呀?
大孖:我以为你叫我噉做架咋。
铁胆:佢唔够信念,你推佢出去替死咩?救人吧啦!(将大孖推落去)
铁胆:Sorry.
(阿群坐喺凳度,望住Leon盘花发吽哣,Leon突然出现)
Leon:喂,唔好意思,朋友多,应酬多,所以返嚟迟咗。噫,今日好靓女㖞!
(全剧完)

那是我平生第一次午饭食鱼翅,在基地大饭堂,竟可煮出九大簋,像饮喜酒一般,李处长在座,大家不能「妈妈差差」吃个痛快,说真的,还有点如坐针毡。但我问自己,还怨甚麽?最少不用李处长替我卅T国旗,还是仔细尝尝鱼翅的鲜味吧。

致富彩官方网站 1

(保安办公室)
卢Sir(拜神):关帝爷保佑……
铁胆:阿Sir呀,你又係嘅。嗰个黐线仔讲嘅嘢你都信嘅真係!
卢Sir:佢虽然係黐线啫,但係你哋个个都见到李老太回魂嗰啲嘢吖嘛。
甲:噉又点啫?!大不了咪好似铁胆噉失身。唔好讲咁多喇。最多今晚拍拖更,我同大孖去巡楼,铁胆同你巡商场,阿昌同小孟负责商场嘅走廊同埋货鉝。
阿强:噉我点呀?
甲:你呀,你留喺度吖。
越南仔:你讲咩呀?
甲:Shop呀!Shop呀。行呀。
(大厦的某一层)
铁胆:吓,今晚间大厦零舍静嘅吓。
卢Sir:呢排成日闹鬼,今晚重係李生李太回魂,听讲好多人都唔返嚟瞓添呀。
铁胆:卢Sir呀,你估嗰两兜越南仔呢,有冇吞卜呢吓?
卢Sir:我问一问佢哋。
铁胆:点问呀?
卢Sir:嗰边有冇事呀?收唔收到呀?我係识呢几句架咋。
铁胆:噉佢哋即係咩啫?
卢Sir:笑呢,即係话佢哋冇事。
铁胆:哗,你哋啲沟通方法真係即新颖噃。
卢Sir:係几新颖呀,行啦。
越南仔甲:得啦,我去啦。(走去鉝嗰度,喺鉝口执到张相,走入电梯)
越南仔甲(睇相,见到係张冇头相,极惊,大嗌):鬼呀。有鬼呀。小孟,大镬。救命呀,救命呀。
越南仔乙:阿昌,阿昌。
(保安室,阿强好鬼他条,鬼杀到,拉晒窗帘。阿强却唔知身处险境)
(保安室大把怪事发生,阿强俾吓死咗)
(阿群揿保安室嘅揿钟,冇人应门)
阿群:卢Sir……卢Sir。唔通去咗巡更?(离开,啱啱走咗几步,门突然开咗,阿群返转头行入去)
(卢Sir同铁胆巡紧更)
铁胆:我就乜都唔怕。最怕荷包干硬化。
(走嚟越南仔甲)
越南仔乙:阿昌死咗嘞……唔係呀,好多血呀,成身血呀。
铁胆:喂,佢讲咩呀?
卢Sir:我识几句架咋。
铁胆:唔好理佢。
越南仔乙:你信我吖。
铁胆:做咩呀?
越南仔乙:唔信我带你哋去鉝睇吓吖。
铁胆:你喺度扮攰呀?
卢Sir:攰唔使做呀而家?
铁胆:又点呀?
铁胆:而家重扮喉咙痛添呀。
卢Sir:你畀粒喉糖佢食吓啦。
铁胆:有喉糖我都食咗先啦!黐线。
铁胆:又点呀?
(越南仔乙瞓喺地度)
铁胆:嗱!而家直情要挟呀。瞓落地下嗰处想早啲收工呀。
卢Sir:学你吖,你钟意通街瞓吖嘛。
铁胆:你领导冇方咋,你唔认咩?
卢Sir:话我?
(阿群走入保安室,入便一团漆黑,突然见阿强喺阿群后边将阿群推倒)
(阿群头晕,痛苦噉嗌)
(卢Sir、铁胆同埋越南仔乙行到保安室门口)
卢Sir:係喇,你咪嘈啦!唔知你讲乜呀?唔好嘈啦!行啦。
卢Sir(想开门,听到人声,停扎手):女人声嘅?!
铁胆:阿强叫鸡㖞。
阿群:好大呀。
卢Sir:阿群把声嚟㖞。
铁胆:阿群都做埋鸡呀!
卢Sir:岂有此理哗!
(卢Sir攞锁匙开门,锁匙一入锁就触电)
卢Sir(示意越南仔乙开门):行啦。(将越南仔推向门)去啦!你去啦。
(众人睇住阿群对波爆开,然之后睇到Leon一手托住盘花,一手拎住皮笈企喺门口)
卢Sir:佢返嚟报仇呀。
铁胆:唔关我事架……
(Leon抛开花同埋皮笈冲去插苏度掹咗插苏)
阿群(惊奇):点解噉嘅?!
Leon:幻觉嚟啫!掹咗插苏就冇事嘞。
卢Sir:去睇睇阿强先啦。
铁胆:阿强……阿强。
甲:你个黐线佬又返嚟做乜嘢呀?阿强。
卢Sir:反埋白眼添呀,Call白车啦。
甲:重搞出人命!
卢Sir:唔係呀!佢返嚟救我哋架。
阿群:Leon.
(镜头对住条横丫肠)
阿群(对Leon):条横丫肠係你嘅?
Leon:係。
阿群:条横丫肠係我切落嚟嘅?
Leon:冇错。
(阿群笑、走埋一边)
Leon:呢吓唔讲得笑!医生都赞好手势。当日我神功护体刀枪不如,大家清楚架喇?就係因为条横丫肠突然间发炎一痛,个信念一松嘅时候呢阿群就拿起把嘢入咗。
阿群(用手做出捅入嘅动作):而我嗰一刀一捅入去就咁啱切断咗你嗰条发紧炎嘅横丫肠喇㖞?
Leon:Yeah.
阿群:犀利!冇得顶。
甲(埋近Leon):噉医生咪好悭功夫?!连竉都开埋。噉揾双筷子一夹咪成条横丫肠夹出嚟?
Leon:错嘞!医生唔係用筷子,係用钳。
甲:係㖞,顺手帮你联埋针,噉就冇事冇干噉行返出嚟喇㖞。
Leon:错嘞!我要赶嚟呢度所以偷走出嚟嘅。针係我自己联嘅。
甲:重识联针添呀?!噉你棚牙係咪自己揾个鎚仔揼……噉揼返平架吓哗?!
Leon:错晒嘞!鎚係人都估到,其实我係用个熨斗熨返平佢嘅。
甲:你唔好吓吓话错先得架。你横掂都係乱噏嘅啫。你畀次话啱吖。你俾我啱一次咁多吖?你畀番小小面我哩。
Leon:面就梗係应该畀啦。但係有阵时架呢就係自己嗌嚟……丢嘅!
(转身)
Leon:所以阿强同阿昌佢哋嘅死呢完全係一啲力量影响到佢哋嘅脑电波,而见到一啲恐怖嘅幻象。大家有冇留意到佢哋全身一啲伤痕都冇。其实佢哋係吓死嘅。所以我一下同你哋讲嗰个信念係几咁紧要你哋当耳边风。我举个例子,我就讲我嗰条横丫肠吖嗱。阿群佢一刀对埋嚟嘅时候唔係我条横丫肠一发炎……
铁胆:借问横丫肠下边係唔係膀肛呢吓?
Leon:膀肛就喺呢度,横丫肠就喺呢度。
甲(发嬲):超!我唔想再听到你条横丫肠,我睇你都玩够啦。我哋亦都受够啦。
Leon(转身):各位观众!十二点正猛鬼会现形。我想喺呢度同大家做少少心理辅导先。
甲:你重讲?!你哋重喺度听个傻佬讲嘢呀?呢啲乜嘢意思呀?你讲乜嘢呀?
Leon(扇咗甲一巴):借歪啦你!
Leon:谷鬼气!再讲返条横丫肠至得!
(甲想打Leon)
众人:唔好打交啦……
(突然钟声响起,只钟踏正十二点,众人全部安静落嚟)
(众人惊叫,甲不以为然)
甲:睇吓你班废柴,边有咁多鬼吖?!十二点钟有鬼?!我就鬼嘞!成班都九唔搭八嘅。你哋慢慢陪佢捉鬼啦,我返屋企冲凉呀。我唔捞喇。(走出保安室,啱啱走到门口,就听到一阵阴风吹过,返转头)
卢Sir(睇到甲返嚟):睇死你返转头。
甲(埋去Leon身边同Leon扼手):对唔住,头先语气重咗小小,唔好意思!
Leon:领嘢哩?
甲:係。李氏夫妇两只鬼就企喺出便,不过眨吓眼就唔见咗。
Leon:跟住呢?
甲:跟住我好敏捷噉返番入嚟。有啲咩需要我帮手随时出声。
Leon:一于噉话。
甲:大佬!一日大佬一世都係大佬。你做大我做细。由今日开始,我条命就交畀你。
Leon:Very good boy.
甲:多谢。(攞出烟仔)整口烟先大佬。
Leon:吆!
Leon(攞盘花):由而家开始,你哋见到嘅嘢随时係幻觉。我哋唔使理佢,揸紧个信念鬼都奈我哋唔何嘅。
甲:留心啲,留心啲呀!
(众人踎低睇盘花,恐怖嘅音乐响起)
Leon:熄咗佢。
甲(熄咗录音机):对唔住呀。我谂住用啲啱Mood嘅音乐衬番啲气氛之嘛。唔好意思。
(音乐又响起)
Leon(面带怒色):熄咗佢。
甲:我已经熄咗架嘞。部机自己响,唔关我事架。
(阿群谂住上洗手间,俾卢Sir阻住)
卢Sir:我先……唔好意思。
阿群:我先啦……
卢Sir:唔得呀,我好急呀,唔得呀!
阿群:我忍唔住呀!我先呀!
Leon:定啲嚟,大家当冇事发生。我哋女照沟,舞照跳!
阿群:我冇事呀。我急尿之嘛?!
铁胆:我呸!乜嘢咁大件事啫?我铁胆咩未见过呀?我铁胆正所谓……饮啖茶先!
卢Sir(喺洗手间):幻觉嚟嘅啫。我要克服啲幻觉。同我抿咗佢。想吓我?冇咁易。我好似未抆屎㖞。
(电话响,越南仔乙拿起电话)
越南仔乙:Hello.
电话另一头:我死得好惨呀。
越南仔乙:Hello,你贵姓呀?你想揾边个呀?
电话另一头:我要返嚟揾你哋报仇。
越南仔乙:陈太太,呢度係保安室嚟架。
(一房间,铁胆谂住洗手,但係从水喉中流出嘅唔係水,而係血。)
铁胆:唔使咁夸张吓嘛?!死就死喇,掹刀插大髀。(唱)成盘係血,当佢无事,话之。
(铁胆返番去保安室,坐喺甲隔篱,甲用异样的眼光睇住佢)
铁胆:咩呀?好失礼呀?
卢Sir(喺洗手间出嚟):我终于克服倒幻像喇!{/P}{P}Leon:喂,拍硬档,唔该跟吓Beat吖。
阿群:跟咩Beat呀?
Leon:跟住音乐嘅Beat呀。
阿群:边有Beat呀?攞个Beat嚟睇吓。
Leon(身体摇动):呢个咪Beat啰!睇唔睇个Beat呀?
阿群:我呢个都係Beat㖞。
Leon:我而家叫你跟我个Beat吖嘛。
阿群:我钟意跟我个Beat呀。
卢Sir:唔好拗,唔好拗。
Leon:唔关你事呀,僆仔呀吓!你试吓唔跟?
阿群:唔使试。我从来未跟过,将来亦都唔会打算跟你个……Beat!
Leon:真係唔跟吖嘛?
阿群:真係唔跟。点吖?
Leon:你想知点?(擸起把斧,砍落阿群肩度)仆街你话!
卢Sir(惊怕):你使唔使咁狼呀?
阿群:
Leon:唔使㖞?梗係要啦!你咪当我傻得架。
(阿群变咗成一只鬼,原来阿群俾鬼上身。)
甲:原来佢鬼上身呀。
Leon:唔好俾佢停,追!争啲唔记得咗添,重有一只。
(原来卢Sir都俾鬼上咗身,佢揸住Leon喉咙,想捏死Leon)
铁胆:卢Sir,唔好呀。
李:你哋认错人喇。捉鬼专家?!我就杀咗你先。
(Leon口中喷出好多血,死咗去。)
李:轮到你哋喇。
(Leon突然间喺地度起身冲向门,佢诈死)
Leon:快啲走喇,快啲走喇。走啦!重望?
李:虾!你个粉肠吖?!
Leon:我哋前后包抄。
铁胆:你俾只嘢挞到七孔流血你都唔死得嘅?
Leon:七孔流血还七孔流血,死还死。两回事嚟嘅,你千祈唔好混淆。
(走到一笪地方,撞见阿群揸住斧)
阿群:点呀?你哋冇嘢吖嘛?
Leon:冇嘢,你呢?
阿群:冇嘢呀。
(众人吓到后退一步)
阿群:做咩呀?
Leon:我盘花呢?
大孖:唔记得带,我返去攞。(返去攞盘花)
铁胆:你头先明明兜头斩佢架。
Leon:我个斧净係斩鬼嘅啫,伤唔到人嘅。(对阿群)你正话俾只鬼上咗身。
阿群:点解我咩都唔知嘅?我……我真係咩都唔知㖞。
Leon:係因为你信念揸得唔稳,所以俾只嘢乘虚而入。所以一定要揸紧佢,喐都唔喐得嘅。
阿群:好!喐都唔喐架喇!
Leon:好!你畀番个斧头我先。
阿群:好!你过嚟攞吖!
Leon:好!我过嚟攞。
(Leon行过去攞斧头)
Leon:Thank you.
阿群:You’re welcome.
Leon:你老母你吖你!我——
(阿群想将匕首插入Leon体内,俾Leon身上嘅老鼠夹夹住)
阿群:老鼠夹呀。
Leon:估唔到哩?
Leon(揸住把吉他):Ready?
甲:Ready.
(Leon弹一阵吉他,吓走咗只鬼)
阿群:好痛呀,我俾咩夹住呀?
Leon:老鼠夹呀!全靠佢你先至冇事咋。
大孖:花到。
Leon:好,你哋嗰边,我喺呢边,大家追!
(卢Sir狂奔,睇到一个人着得好核突噉喺佢面前出现)
核突佬:劲呀哩?下次乜都唔着。(追卢Sir)
(卢Sir慌不择路,撞到铁胆揸住大声公吓佢)
铁胆:捉鬼兵团嚟喇!
甲:喺嗰边呀,咪俾佢走。
(卢Sir撞到越南仔乙)
越南仔乙:睇你走去边?
(卢Sir俾捉住)
铁胆:咪喐呀!死肥鬼!捉鬼兵团胜利喇。
卢Sir:放咗我!
(核突佬揸住把斧冲埋嚟,铁胆呕)
核突佬:对唔住,我係核突咗啲嘅。(转身离开)
(Leon同阿群行紧,突然Leon停低)
Leon:咪住……点呀?点哗?
阿群:冇嘢呀。
Leon:大声啲大声啲。
阿群:冇嘢呀。
Leon:再讲多次吖。原来噉样样?!好!
(Leon用保鲜膜封住楼层入口处,然后喺佢嘅皮笈里头猛咁抄)
Leon:去咗边呀?冇咗嘅?
阿群:揾咩啫?
Leon:揾到喇。(原来係朱古力)
(两个人一齐转身)
Leon:你只手冇咩吖嘛?
阿群:夹住啫,冇乜嘢。
Leon:可以攞番出嚟未呀?
阿群:可以。
(Leon食一口朱古力)
阿群:摆喺你嗰度……係咪好阻住你啫?
Leon:唔係呀。你钟意咪摆返入去啰。
(阿群将左手伸入Leon袋)
(风吹入嚟)
Leon:嚟料喇。(攞起弹弓想弹只鬼,喺盘花嘅指引下瞄瞄吓就中咗,Leon非常之兴奋)
Leon:睇你走去边吖嗱?断正畀我喇。搞掂。接住。(将保鲜膜团抛畀阿群,阿群唔敢接,抛返畀Leon)
(越南仔乙突然行嚟)
越南仔乙:捉到喇,捉到喇。
Leon:睇你走去边?明啦你?(将保鲜膜团抛畀越南仔乙)
卢Sir:我真係冇呀,冇哩……我真係……
铁胆:你唔好乱噏呀,斩你架嗱。
甲:唔好同佢讲咁多,斩佢先至讲啦!(想斩卢Sir)
卢Sir:係我就冇好死架真係。
铁胆:你冇好死。实冇好死得喇你,你唔使讲嘢喇。
甲:扯佢出去!
李:好即刻放返我老婆。
Leon:有本事你自己放。撇!
(众人四散)
铁胆:唔好累埋一齐呀,分头走喇。你哋去报警呀。
卢Sir:喂,呢边呀喂。
(甲俾鬼用电锯割伤)
卢Sir:细孖!
(甲俾鬼锯死,卢Sir继续逃)
道友明: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今晚就入赌场搏一搏佢先。(听到电锯声)咁夜重有人锯嘢嘅?重锯得咁凄凉添。
(转身睇到卢Sir俾人用电锯锯紧,大嗌)
卢Sir:救我呀!
(道友明即刻闪开)
(Leon、铁胆、大孖同埋阿群行到棚架外)
铁胆:啲路崛晒头呀。
Leon:唔使惊,只嘢冇咁快追上嚟嘅。
铁胆:噉而家点啫?
Leon:你唔好嘈我吖!你唔见我已经谂紧喇咩?有嘞。嗱呢镬睇吓你哋够唔够卜。
铁胆:乜镬呀?
Leon:首先我哋拧转身,用双脚一步一步噉行埋个门口度伸只手出嚟,开咗度门,行出呢个门口,再落返去下面,有冇问题?
齐声:冇问题。
Leon:行!
(开门,见到鬼伏喺门口)
Leon:返转头。
铁胆:又话冇咁快追到上嚟嘅?
(Leon扮鬼脸)
铁胆:快啲走喇,重玩?
阿群:而家去边呀?
(几人爬上棚架)
Leon:爬上去啦,快啲!定啲嚟呀嗱,定啲呀。
(鬼锯棚架)
Leon:唔使惊,继续爬。唔好理佢!
(阿群将花抛畀Leon)
Leon(对花):呢度好危险,你走先吖。(将盘花踢咗出去)
(棚架冧咗)
铁胆:咪住呀!?冤有头,债有主,唔关我事架。
阿群:唔关我事架!
(Leon跳过去,将三人弹起,弹到另一个棚架上)
(Leon面对鬼)
铁胆:快啲爬上嚟呀。
(Leon想爬上去,但係爬唔上去)
(鬼步步逼近,当佢行到Leon面前嘅时候,Leon喺口袋中攞出一张银纸,鬼顿时止步)
Leon:吊颈都抖吓气吖大佬。追到咁紧,家吓欠你嘅咩?喂,就算係呀,借贵利都係起钉啫,吓哗?畀条路行吓吖?攞去饮茶吖。
鬼:攞埋你个头嚟就得!
(几人合力拉起Leon)
铁胆:出力呀,扯喇!
Leon:你吹我涨呀?打你落十八层地狱呀,再俾阎罗王浸你猪笼呀。喂一轮鱼先呀,再捞返上嚟挂喺皇后像广场嚟鞭尸呀。(觉得唔对路)喂!
铁胆:对唔住呀!唔够力。
Leon:笑咩笑?炒硬你呀。接蕉吖!
(只脚俾鬼揸住,鬼往Leon的腿上锯去)
(Leon俾弹起,上咗棚架,安全晒)
Leon(从裤中抽出碌竹):好彩收埋碌竹啫。
(鬼开始锯棚架)
铁胆:嗰边呀!
(几人走入一条崛头路,退冇可退)
铁胆:救命呀……
(Leon好淡定噉攞出一条蕉慢慢剥皮,食完之后将皮丢喺身前,只鬼啱啱踩喺上面滑落去)
铁胆:唔係吓嘛?一块蕉皮就搞掂咗佢?
(棚架就嚟冧)
Leon:个棚冧呀,快啲出返去先。
(众人往下跑)
铁胆(想开门):度门锁咗呀。
(Leon踢门)
铁胆:冧紧喇。
Leon:大家行埋墙企。定啲嚟,有排都未冧到落嚟。况且我哋企喺呢个位置,根据牛顿力学呀,点冧都碛唔到我哋嘅。(睇到度门俾锯开紧)知道你会覆焯架喇,估唔到咁快嘅啫!(对铁胆)但係呢镬佢引风入肺嘞。佢锯得个门入嚟嘅时候,个棚再冧快啲,啱啱跌落嚟碛住佢嘞。
铁胆:抵佢死啦!
Leon:拆棚喇!
Leon:斩断你呀得!
铁胆:熬啦,出力熬呀!
铁胆:用脚踭你!用脚踭佢啦。
Leon:有冇架生?
阿群:有呀,呢度。
大孖:我冇呀。
(Leon拿住指甲钳)
阿群:里边有个锄架。得唔得呀?
Leon:得呀。留返嚟剪脚甲吖仆街。
Leon(揸住棚架):咬你。
铁胆(拍拍大孖膊头):你咬我碌吖。
(个棚卒之冧咗,啱啱碛喺鬼身上)
Leon:趁佢唔喐得,撇喇。
铁胆:弊喇,嗰边冧完呢边又冧呀!点呀而家?点呀?
铁胆:我脚软呀,我畏高架!行唔到呀。
阿群:起身啦!咪阻住呀。
Leon:嗱嗱声走呀。
铁胆:你等埋我呀,等埋呀!
(鬼从棚中钻出)
Leon:Shit!(除帽)
铁胆:重有冇蕉皮同西瓜皮呀?
Leon:今日係唔係跑马呀?
大孖:你要贴士呀?
Leon:你有冇马报吖?
(大孖攞出一叠报纸畀Leon)
Leon:你哋唔好喐,我重有第二栊呀。
(阿群嘅头发突然间冇晒)
铁胆(喊咁滞):佢黐Q咗线呀!
Leon(拿住折嘅帽):嚟,揸住。一人一顶。
铁胆:咩嚟架?
Leon:95年最新款嘅飞行号。我哋飞喇。
大孖、阿群、铁胆:吓?
Leon:咩嘢都唔好谂,除咗一个字——飞!
(只鬼经已上到嚟)
Leon:飞!(冲出去)飞!
铁胆:救命呀!
(几人喺空中翱翔)
Leon:Yeah!
(只鬼揸住Leon条裤唔放)
Leon:大佬呀,我条裤好贵架。我都省唔起添,原来重有一个喺裤浪呀。
鬼:手榴弹?!
Leon:係呀。(将手榴弹塞入鬼口中,一脚将鬼踢开)喫屎啦!
(鬼俾炸到四分五裂)
铁胆:真係飞呀,好过瘾呀!
某人(打紧电话):我个人唔讲大话,你信我啦。我份人点会讲大话啫?你信我咯都话。喂……有四条友喺个天度飞㖞。阿May,我冇讲大话呀。{/P}{P}(四人好开心咁飞)
大孖:我唔係发紧梦吓嘛?
阿群:可唔可以飞去布宜诺斯艾利斯揾我亲生妈妈架?
铁胆:会唔会收唔住掣飞咗去南极架?
Leon:听我讲吖,去地狱最近呀。
(Leon块面变晒,佢俾鬼上咗身)
阿群:我明。
铁胆:我都有棚牙架。
(四人纷纷落下)
(Leon揸住把电锯,三人逃)
大孖(闩门):闩门,闩门吖。
(铁胆锁起度门)
铁胆:走喇。
(Leon喺佢哋面前再次出现)
铁胆(转身):锁匙呀,开门呀。
大孖:快啲呀,快啲开啦。
铁胆:快啲呀!
Leon;行开!(走到阿群面前)阿群,揸住。兜头劈我吖。
阿群:吓?
Leon:只嘢终于都上咗我身喇,但係俾我用意志力封住喺我身体里边出唔到嚟住嘅。你把锯由我天灵盖顶一锯锯到落尾。噉佢永不超生嘞。
阿群:噉咪连你都瓜埋?
Leon:客咩气吖?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过嚟。Come on baby!
铁胆:我成全你。
鬼:想杀我冇咁易。
Leon:今日杀你唔到,我班兄弟咪死得好冤枉?快啲,趁我重控制到佢,唔好再等嘞。咪俾佢出返嚟,就大家都要死架喇。
鬼:杀我即係杀佢,你舍得咩?
(阿群一锯落去)

「支枪指住我个头卅蔑},真系吓到几乎标尿,惊佢卅凶h鸡就咁死卅},认真无辜咯!」飞虎队揭开惨烈战幔前,在「洗楼」行动中,突击搜查六楼一个单位时,姓庄男住客就经历一幕枪嘴下的恐怖夜惊魂!

在整个行动过程中,四名人质获救。三名警察牺牲。

——————————————
港产恐怖片划分其实很模糊,早期的狐蛇精怪道士僵尸披着鬼怪的外皮最后还是落回嬉笑怒骂的人间悲欢,再往下,风潮变成因果轮回的[阴阳路]系列和凶案翻拍的B级片,到现在着墨峰回路转的奇情巧案。感觉亦悲亦喜离生活很远又很近,分开皮肉却还要连着筋骨。

到达警署检查装备,听完指挥官训令再出发,目标为广州楼,除了飞虎队,警方总共出动二百五十人,附近七幢楼宇全被包围,但街道上仍是一片沉静,等候作雷霆一击。

致富彩官方网站 2

看[整鬼专家]之前,我一直以为周星星拍的都是纯粹的喜剧,甚至在看[整鬼专家]之前,我也还没有看过[这个杀手不太冷],并不能读懂电影里那么多妙趣横生的NETA。第一次看[整鬼专家]时,VCD刚刚流行起来,封面写着“爆笑”“周星驰”的碟片10元5张,和一摞摞港产ABC级电影一起丰富了我全部暑假。
纵使当时我刚刚离开吃鼻涕的年纪,对周星星的爱单纯来源于他的喜剧电影,在看[整鬼专家]时也不由自主凛然一惊,目光严肃了起来。负责地说,[整鬼专家]赋予了我港式鬼怪逻辑,比如牛泪涂眼比如晴日撑伞等等,于是后来社会主义接班人如我看[office 有鬼][阴阳路][李碧华]时,对种种已知未知的桥段都生出默契。
于我而言,周星星最伟大的电影有两部,一部是[大话西游]一部是[整鬼专家],它们并不只是喜剧。

第一轮攻击结束,生擒一对男女,仍有四「条」漏网之鱼。罗礼队长用半咸淡的广东话问我﹕「你掂唔掂卅饱H」

致富彩官方网站 3

画外音):抢嘢呀!
(条友追过去):嗰边乜嘢事?
黐线佬甲:凡高佢一生除咗热爱艺术之外,佢对宗教嘅热情一样咁狂热,佢宁愿自己捱穷,将自己仅余嘅金钱畀晒……
黐线佬乙:爱因斯坦嘅相对论影响咗我哋后世好多成功嘅科学理论。
黐线佬丙:史匹堡前晚畀电话我啊,佢话唔知点样拍侏罗纪公园续集㖞!你话点睇哩?
黐线佬丁:你帮吓佢啦……帮吓佢啦。
Leon(突然出现,搭住阿群膊头):你揾我呀?
阿群:係呀。
Leon:首先我想问你信唔信呢个世界有飞碟同埋尼斯湖有只水怪?
阿群:信呀!
Leon(伸出手同阿群扼手):有偈倾嘞!我叫Leon。
阿群:阿群呀。我寻晚见到你好……好……
Leon:大胆。
阿群:大胆呀。点解你俾人困喺精神病院嘅?
Leon:因为我咩都唔惊,所以啲人以为我黐线嘅。我漏咗嘢。(转身)
阿群:留低咗咩?
Leon:紧要嘢。
阿群:噉点解你咩都唔惊嘅?
Leon:噉你惊唔惊吖?
阿群:假嘅!
Leon:如果你知道係真嘅哩?
阿群(惊叫):
Leon:嗌啦!
Leon:你惊係因为你估唔到支枪係真嘅。你估唔到呢个世界咩都可能发生嘅。点解?因为你冇想象力。爱因斯坦话过想象力比任何知识更加紧要,想象力可以将冇可能嘅嘢变为可能。我问你怕未?
Leon:好话唔好听,我由BB仔开始已经见过飞碟,即係世人所讲嘅UFO,不明飞行物,你懂唔懂?四岁嗰年我又见过传说中嘅尼斯湖水怪,又同喜马拉雅山嘅大脚八倾过偈猜过枚。在加上我由细到大日日朝头早都玩过山车,晏昼就玩海盗船。亦都会朝头早玩海盗船,晏昼先玩过山车,黄昏再玩多次海盗船都试过呀!我讲你听吖。所以我成日同啲后生仔讲,要成功唔好谂住一步登天。我有今日呢份功力係经过无数咁多嘅考验。我更恐怖嘅嘢都见过,更惊险嘅事都遇过,重有咩可以吓到我吖?!{/P}{P}阿群:噉我哋屋村係唔係真係有鬼呀?
Leon:係!我一早知嘞。
阿群:你点知架?
Leon:Lily话比我听嘅。
阿群:边个係Lily呀?
Leon:盘花!
阿群:简直係惊人呀。
Leon:重有啲更加惊人嘅嘢会喺你哋屋村发生,我而家要嗱嗱声赶去搞番掂佢。(见到一条友企住,擘大双眼,瞓紧)瞓着咗!唔好嘈佢。
(大厦)
(一条友爆紧格,另一条友睇紧水)
大孖(焦急,紧张):掂唔掂呀?
保安己:Yeah!未得呀。
(另一头)
卢Sir:你两个明唔明我讲乜嘢呀?我话唔够人手啫,我都唔明胡Sir做乜派你两只嘢嚟。我又唔识讲越南话,你哋又唔识听广东话,家阵鸡同鸭讲。嗱今晚呢你哋第一日返工,两个学吓上去巡楼。
越南仔甲:呢度地方几靓。
卢Sir:你哋由顶楼巡落嚟。嗱一个钟头之后呢,係写字楼见。
越南仔乙:佢讲咩嘢?
越南仔甲:唔知係唔係叫我哋收工呢?係唔係而家收工!真係好啦收工。
卢Sir:冇错!一个钟头。
越南仔甲:係噉……係噉。
卢Sir:今次两只嘢又估到我讲乜嘢㖞,去啦。
越南仔甲:呢个上司几好,咁早叫我哋收工。可以早啲去饮茶,休息。
(卢Sir走入电梯,上11楼,係9楼停低,走出电梯,壮胆)
卢Sir:哗!分分钟撞鬼呀,咪喇。(行去窗口,向下大声嗌)有冇人上嚟陪我落去呀?铁胆……铁胆!
(一条友仔):你咁夜喺度嘈乜鬼呀?
卢Sir:啱嘞!想借个电话打吓啫。
条友:借……借你个头呀!你返落去保安室度打啦。(关门)
卢Sir(行到9楼):有怪莫怪……我过路架咋!我路过架咋。
(画外音,恐怖):卢Sir,你帮吓我喇。
卢Sir:你老太,你死唔关我事,唔好害我呀。
(画外音,恐怖):我唔係想害你,我想你帮吓我啫。
卢Sir:我点样帮你呀?
(画外音,恐怖):既然你肯帮我,我就出嚟当面同你讲啦。
卢Sir(大声嗌):你唔好出嚟俾我见到你呀。你匿埋一二角讲得架嘞。
(画外音,恐怖):噉你借住四草嘢嚟吖?
卢Sir:四草嘢?做咩呀?我好顶瘾呀。
(画外音,恐怖):顶瘾?!道友明?!
道友明(喺一角浮头):卢Sir……卢Sir。
卢Sir:死仔!又走上嚟偷嘢係咪呀?
道友明:唔係吖……唔係吖。
卢Sir:扑死你吖嗱。
道友明:唔偷喇。
卢Sir:岂有此理吖!
李母(趴喺地度):卢Sir,帮吓我啦。
卢Sir:又有一件赖死唔走吓话?岂有此理!你走唔走呀?(踢李母架头)乜咁易甩架?
李母:唔关你事,唔使惊嘅。
卢Sir(惊慌到极点):鬼呀。
(李母揸住卢Sir大髀)
卢Sir:你唔好害我呀!我生平冇乜做坏事,只係间中打吓飞机架咋。
李母(乜都冇,净係得个头係梯级度):卢Sir,如果我要害你,寻晚返嚟揾个仔同心抱报仇嗰阵我就害你啦。
卢Sir:你寻晚返嚟揾个仔同心抱报仇呀?!
李母:我係俾佢哋两公婆害死嘅,佢哋迟早会得到报应嘅。阿Sir,唔该你将我个头驳返上个身,我慢慢讲呢单嘢你知吖。
卢Sir:将你个头驳返上你个身度呀?
李母:唔该你吖。
卢Sir:噉你又唔使咁客气。唔好意思!我唔係有心叉你个鼻竉架。阿婆,你即管讲俾我听,我会同你报警,替你伸冤嘞。
李母:多谢你卢Sir。
(李喺暗处,揸住把刀)
李:你鬼鬼鼠鼠喺度做咩呀?
卢Sir:冇!我执返你老母个头之嘛。
李(势凶夹狼):想报警?!{/P}{P}阿强:我已经帮你Call咗条女架嘞。唔好再饮嘞,唔係就嘥料嘞。好声呀!快啲去厕所先嘞。
铁胆:你真係我嘅好兄弟。
阿强:条女重未嚟嘅?Call多佢次先。
(爆格友挞咗好多钱,好兴奋):呢次发达喇!发达喇!
(卢Sir喺两人中间行过,将李母嗰头摄入两条友嗰袋入边)
卢Sir:同我Keep住佢。
爆格友甲:喂,咩嚟架喂?
(李追到)
李:报警吖嗱?!斩死你。
爆格友甲:佢哋咩事咁大仇口呢吓?
(李母由两人中间过,顺手攞走只袋)
爆格友甲:喂,你个僆妹做乜抢我哋袋钱呀?
爆格友乙:你以为耷低头就认唔到你架嗱?
爆格友甲:追!
爆格友乙:僆妹,咪走呀!
铁胆:你哋唔好同我争女呀。
(起势噉追条女)
铁胆:等埋我啦。喂,我喺呢度呀。阿崩叫狗——越叫越走。有冇搞错呀!你重走係咪呀?你再走我扑你架嗱。我扑。喂,有啲职业道德吖。
爆格友甲:攞刀嚟,劈佢!
爆格友乙:等埋呀。
铁胆:畀十文你吖,做全套吖,唔该你吖。
爆格友甲:停一停,Check Check袋钱先。
爆格友乙:做咩呀?{/P}{P}铁胆:你个头拧咗去边?正啊!
爆格友甲(揭开个袋,睇到一个人头):冇可能嘅。
爆格友乙:咩呀?
爆格友甲:冇可能嘅...
爆格友乙:啲钱俾人食咗呀?
爆格友甲:係呀!係呀!
爆格友乙:係你个死人头。
(爆格友乙揭开袋钱,见到一个人头)
李母:冇错!我係死人头!
(卢Sir逃入电梯,松咗一口气,突然见到道友明喺电梯里边,流咗好多血)
道友明:救我呀。条友喺上高插咗我一刀。唔好上去呀。
卢Sir:我唔上唔落咪仆街?!
道友明:吆!揿中间呀。
卢Sir(扶起道友明):嚟吖,你流小小血啫,我送你去医院吖。
道友明:阿Sir,你太好人嘞,我实在太感动嘞。
卢Sir:感咩动吖?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有乜所谓得架。为人为己吖嘛。
(李太突然杀出,提刀猛咁插道友明)
道友明:咩吖?
(卢Sir抱住道友明躲避李太)
道友明:阿Sir,你嘢嘢揾我嚟挡,唔该你揼低我啦。
卢Sir:唔得!你伤得咁紧要,我要同你去医院得架。
(卢Sir揼低道友明)
道友明:唔该,边个得闲送我去医院呀?
(楼顶)
李:跳呀!跳呀!跳呀!
道友明:放过我哋吖唔该。
李:快啲跳落去呀!
卢Sir:你先杀死你阿娘,重想杀埋我哋两个?!
李太:快啲跳落去呀!
李:你死到临头重咁多嘢讲?喐手!
李太:好!
道友明:唔好呀。杀老母好闲事啫。你钟意咪杀埋我老母啰。
李:我冇你咁贱格。我唔係有心杀我阿娘架。嗰日佢同阿云嗌交,我想埋去分开佢两个咋。点知唔觉意推咗佢埋雪柜度。我唔係有心杀我阿娘架。你跳落去呀。
李太:跳啦!快啲跳喇嘛。跳呀!
(Leon同阿群突然出现)
阿群:发生咩事呀?
Leon(举起手枪):咪喐!
(Leon一枪打中道友明)
阿群(提醒):好似唔係佢㖞。係揸刀嗰两个呀。
Leon:对唔住。(枪口对准李氏夫妇)咪喐!
(李向后退,唔小心掉咗落去)
李太:老公......老公,老公......老公。(转身,手指Leon)你害死我老公
Leon:我嗌咗佢咪喐架喇。大家听到架嗱,关我咩事啊?!
李太(着起一件红衫):唔关你事?我而家就要同我老公一起死,要你血债血偿。
Leon:唔使换件红衫咁猛係咪呀?等等先呀!Hold住一阵呀你!咪呀你呀。
李太:冇得倾!仆你个街啦。
Leon:唔好搞啦。我请饮茶呀。
李太:我一定要去死。
Leon:一命赔一命哩?!我对返死佢吖。
李太:我要喺回魂夜嗰晚杀死晒你哋呀!
Leon:怕你嘞...赔钱嘞。
李太:咩话?!几钱先?!
Leon:挑!你话几多就几多啦。
(Leon唔小心又开一枪,将李太打咗落去)
Leon:佢唔死得嘅?!点都唔可以俾佢死架。
阿群:好核突呀!
Leon:你唔係就噉就死咗吓哗?
道友明:係人都知佢死咗啦!你留返啲力嚟救我呢个半条人命架道友啦。
卢Sir:係呀,佢就嚟唔得架嘞。
Leon(猛打李太):醒吓喂!醒呀,醒呀...... 求吓你呀,畀吓面吖。醒呀。
卢Sir:条傻佬杀得性起,会唔会杀埋我哋架?!
道友明:报警啦。
(李太突然醒返)
李太:你打够未吖?
卢Sir(吃惊):噉都可以打返生?
李太:做咩救我呀?
Leon:有咩唔啱咪大家拆掂佢啰。唔使回魂吓哗?
李太:冇得拆!我老公死咗,你搞成我噉。我要同佢一起死。(拔出Leon腰间的手枪)睇吓你点救我!(往自己身上开了好几枪)
Leon(埋去李太身边,转身):即刻同我去Seven仔买包冰返嚟。
阿群:点解吖?
Leon:去呀。
卢Sir:要叫黑箱车喇啩?
Leon:好在,冇打中个头。
卢Sir:重有得救?
Leon:唔知,要就地同输血先。
卢Sir:呢度边有血呀?
Leon:一面都係,重话冇?啲佢过嚟!
道友明:你都黐线架你。
卢Sir(拖住道友明):喂......喂,帮吓手啦......
道友明:唔得架。
Leon(分别喺李太同道友明手上割开一道口):咪喐呀僆仔,打镬你架。(忽然发问)咩血型架你?
道友明:AB。
Leon:死火嘞!条女B型。你唔早讲?!唔同血型点输呀?!你有冇医学常识架你?!累事呀你个冚家铃!
阿群(赶到):冰呀。
Leon:倒落去雪一雪个伤口先。
道友明:你唔好用晒啲冰得架,留番啲畀我吖!我都流好多血架。
Leon(揸住道友明只手):喂,攞只手嚟。嗰边揸佢条女只手。你两个,走。
道友明:去边呀?
(Leon将电线接上电闸,道友明俾电到全身发抖,李太慢慢醒番。)
道友明(瘫喺地上,痛苦状):边个做吓好心,了结咗我生命,唔使我再受苦啊?
李太(抆块面):做咩又救返醒我?(执起手边手枪谂住自杀)
Leon:甩枪。(一把匕首飞向李太,正中额头正中,李太伏低,扣动手枪扳机打中道友明大髀)
道友明(即刻起身,大嗌):我而家先知道乜嘢叫做生不如死啊。
卢Sir:你掟支枪就好喇,又会中佢个头嘅?!不过你重有办法嘅,你再嚟啦。
Leon:俾我亲手杀死冇得救嘅。回魂夜当晚少不免血流成河,生灵涂炭。
(大把人聚在一扇铁栅栏前)
某人:如果有咩事就打电话去差馆啦吓。
差人甲:唔该……
差人乙:借借……
卢Sir:你哋返屋企瞓觉啦!冇嘢嘅……冇嘢嘅吓。
有人问阿群:阿群嗱,李生李太点会跳楼架?
阿群:啱喇喂,你哋有冇人可以通知到佢啲亲戚嚟凑住佢个仔呀?
(保安室)
卢Sir:你班友身为保安,当班时间一个就叫鸡,一个就帮人叫鸡。你两个重衰,走去爆格?呢啲事俾人知道你话点嘞?重有啊,大厦有鬼单嘢啊,胡Sir话唔好传出去啊,你哋知唔知呀?!
(Leon入嚟)
卢Sir:大师,而家点呀?
Leon:我已经将李老太嘅鬼魂送返落下边。
卢Sir:点送啊?
Leon:听唔到我冲水咩?
铁胆:势估唔到几廿岁人同个八十几岁嘅伯爷婆发生关系嘅!
Leon:呢啲当驱风啫!
铁胆:你讲嘢呀?!我俾佢搞到下边呀人头咁大个呀,冇晒知觉啊,你睇吓!
阿强:真係冇晒反应㖞。
Leon(用脚踢):真係冇?
卢Sir:重漏水添㖞。
铁胆:嗱!屙咗都唔知,你话死冇?!
卢Sir:大师,我哋应该点做呢?!
Leon:唔使急嘅!我睇而家大家都见肚饿架嘞。不如食咗嘢先。
卢Sir:食咩哩?
Leon:我食生果嘅。
卢Sir:阿强,同佢买吖。
阿强:食咩生果呀?
Leon:豉汁蒸橙吖。要多个蕉丝腐乳西瓜添,小辣好喇!

自有飞虎队出动以来,这是最惨烈的一役,除了我「不幸」踩中手榴弹,更不幸的是贼匪向楼下掟手榴弹,令七名队员受伤。我听见队员讲﹕「Banny最大剂,一见到炸弹就大叫Take Cover,但最伤就系佢。」

Siwy是一名在JWK已经服役超过10年的老兵。

广袤嘅空地)
Leon(揸住大声公):早晨!捉鬼课程第一堂首先同大家解释吓恐惧嘅定义。想了解何为恐惧,好简单。(用食指指向一个人)边个够胆锡佢?
铁胆:我嚟。
铁胆:臭到吖!顶唔蒲!我认输嘞。
那人(左手搭住铁胆膊头):算啦!你望到我咁耐,都算好嘢架嘞。
铁胆(挣脱嗰人左手):训练係由浅入深架嘛。使唔使一嚟就咁高度先?
Leon:啱嘅!玩过样吖!
Leon(从箱中攞出一嚿嘢):呢度有屎一笃,边个够胆掂佢?
甲:咁多嘢唔玩?你使唔使玩屎咁核突嘅嘢呀?
Leon: Why not? 你噉讲係因为你谰係受过高等教育,出入又谰係上流社会。係你嘅谰係学识,认为屎就係无聊同埋污秽嘅。就等于你老母或係大姨妈由细到大话俾你听鬼就係恐怖嘅一样,所以就算笃屎唔臭你都一样睇佢唔起。鬼唔埋嚟咬你,你都一样会惊。如果我哋能够反转呢个观念噉就得嘞。够胆埋嚟踏吓佢吖。
甲(埋去掂嚿屎):我掂咗喇。体验到咩恐惧呀?练到啲咩咁巴闭呀?
Leon:若然係噉呢?
甲:救命呀。
Leon:学嘢呢个时候嘞。呢位先生就係摆脱唔到传统嘅观念,所以一抆落去就死嘞。
铁胆(唔志在):旁门左道!
Leon(手揸电光炮):如果想练习点样克服恐惧就要靠呢支电光炮。大家望一望,条引咁长,明知点着咗就有排先爆架。但係要你揸住佢呢就更大胆都拗底嘅,但係我唔舍佢㖞。(点着条引,即刻爆,Leon俾推入急症室)
Leon:正话攞错咗支超快速引爆电光炮,但係我泪都冇流过一滴,大家知我沙炮啦。训练亦唔会因为小小嘅意外而中断,家吓继续。(将电光炮塞入口,点着条引,电光炮爆,Leon又俾推入急症室)
Leon:医生话净係爆哨咗我棚牙已经算係不幸中之大幸,但係我嘅伤势眨吓眼就变得咁严重嘅时候呢,再多次意外添就恐妨唔能够再坐喺度教导大家,所以我嗱嗱声将我嘅训练嚟到升级,家吓你哋要接受俄罗斯练胆大法嘅挑战,我点着条引嘅时间呢就氹氹圈噉传,睇吓边个唔好彩嘞。
阿强(双手抱头,恐惧状):我唔想好似佢噉呀。
卢Sir:定啲!
大孖(举手):对唔住!压力太大。我唔玩嘞!(大叫并行开)
(Leon拉响手雷,向大孖走嘅方向抛去,大孖的一只脚被炸返嚟)
Leon:我拼条命嚟教导你哋,边个够胆走?!坐好。
(Leon点着条引,氹氹圈噉传落去,走咗一转,返番到Leon手)
阿群(伸出手):快啲吖!快啲啦大佬。
Leon(阴阴笑):体验到恐惧嘅可怕未呀?爆嘞㖞!畀你!
(好快又走咗一转)
Leon:使唔使咁快呀?!
甲:係噉快架嘞!揸住吖。
Leon:等等先。
甲:到你呀,唔好诈诈谛谛。
Leon:我揾紧嘢。
甲:吆!
Leon:等等先架都话。我欠你嘅咩家吓?!等吓都唔得?
甲:吆!
(Leon戴住头盔)
阿群:到我啊,攞过嚟吖。
(几人均被推入急症室)
甲:你戴头盔不得止重着埋避弹衣?你个冚家铲!
卢Sir:舐嘢,舐嘢。
(某餐馆)
Leon:鬼,其实係一种能量。佢冇分日夜噉存在喺呢个世界上边。如果係一啲枉死嘅报仇鬼呢,因为佢能量大,所以影响到我哋嘅视网膜神经令我哋产生幻觉,上次你哋睇到李老太嘅鬼魂就係一个例子嘞。能量再大啲嘅话,可以影响埋我哋嘅脑细胞同埋运动神经,称之为鬼上身,李氏夫妇分分钟就係呢一只,不过呢啲情况係好少,反而一啲对我哋冇影响嘅游魂野鬼就周街都係。(手指一个方向)嗰度有一只。天花板有一只。同埋我隔篱都伏咗一只。喂老友,听时听,唔好搭膊头得嘛?唔该。
卢Sir:我受咗内伤唔激得架嘞。你正经啲讲点捉鬼啦。
Leon:捉鬼用保鲜纸。打鬼用朱古力。因为保鲜纸含有一种硝酸氧化硫,可以将鬼嘅能量分子包住。而朱古力含有牛奶,鬼又怕牛架嘛。噉所以帮阎罗王打工嗰喳都係牛头多过马面。
(卢Sir喷血)
Leon:见点呀你?有反映嘞。噉就再同大家玩啲新嘢。呢樽唔係李斯得林漱口水,係牛眼泪。我哋薄薄哋搽一浸喺双眼呢,就会见到所谓游魂野鬼嘞。
(搽完之后)
铁胆:啲鬼呢?啲鬼呀?!
Leon:叫咗你哋搽快啲架啦。走晒。
甲:挑!忍无可忍喇呢铺!喐佢。(掀翻只台)
(众人追打Leon):斩佢!斩开佢九碌啦。
Leon:咪住。嗱……话口未完,嗰度有只着红衫长头发嗰只呢。睇唔睇到呀?想害人呀?唔好喐。
众人:点呀?
卢Sir:畀多次机会佢。追。
(阿群想跟去,俾个伙计拉住)
伙计:赔钱呀!你打烂晒啲嘢。
Leon:走去边呀吓?!
卢Sir:红衫长头发係呢个喇。
众人:原来係佢呀!唔好走呀!
(阿群返转头攞银包)
阿群:我个银包呢?阿伯,你坐住我银包。阿伯,唔该借借呀。
鬼:我死咗几廿年,你係第一个见到我咋。不如大家做个朋友哩?(消失)
阿群:真係有鬼吖。(跑开)
餐馆老板:你个忽得妹日光日白係度啪丸?十足十我老婆呀。{/P}{P}
着红衫条女:你哋做咩呀?想打劫呀?
卢Sir(埋去抢咗条女手袋):打劫?!现身。佢真係有脉搏架!可能唔係嗰啲嘢㖞。
铁胆:黐线嘅,把脉嘅咩?!听心跳架嘛。噫,又真係有心跳㖞!
卢Sir:我唔信。係㖞。
阿强:我都唔信。
甲:冇可能嘅。
大孖:行开啦!轮到我喇。我重未掂呀。
铁胆:心跳验咗嘞,大家认为点呀?!
大孖:验过第二样啦。
众人:好。
(两个差人杀到)
差人:差人。
众人:斩开佢十八碌呀,个黐线佬!
铁胆:教我哋搽牛眼泪㖞。你睇,搽到马骝屎窟噉!真係岂有此理哗!僆妹,个黐线佬喺边度?
阿群:喺上边啰。
铁胆:哦,你个仆街重喺上边摇来摇去。摆柳呀而家你?落嚟吖。
Leon:啱嘞。我正想同大家介绍吓我花咗好多年心血而制成嘅飞行号。今朝我见到着红衫嗰只,肯定係复仇鬼嚟嘅。但係我一追出去嘅时候呢,眨吓眼佢就消失咗嘞。所以我感觉到啊,如果我哋大家能够晓飞天嘅话,再加上我盘花嘅感染力呢,要捉鬼呢就肯定容易好多嘞。
阿群:佢话啊,戴咗佢又食正气流架话呢,会飞架。飞呀。
卢Sir(埋去Leon身边):大佬呀,你唔好咁黐线啦。今朝嗰单嘢激到佢哋好嬲呀,你而家算点呀?
Leon:再整多单你叹吖!
卢Sir:唔好……唔好。佢哋要劈你吖。而家群情汹涌啊。莫讲话佢哋啦,我都想劈呢呀,你知唔知呀?
Leon:你试吓喺呢度飞出去,试吓吖!
卢Sir:我卢雄明知你黐线我都保住你。搏你有一日会成才。你而家噉样同我讲嘢?叫我飞出去?
Leon:飞!信就飞得起架嘞!(抛出飞行号)
大孖:够胆喐我细佬?
(群情激昂)
众人:你死过未呀吓?
Leon:未吖。
卢Sir:我帮你唔到嘞。攞条单车链嚟。
众人:劈佢……斩佢。
Leon:我有神功护体,刀枪不入嘅。边个话我流嘅?就埋嚟对刀我试吓吖。
铁胆:你吓鬼吖?
(铁胆埋去)
铁胆:我铁胆未舍过你,我要对你就对你,要斩你就斩你,我劈你就劈你,我揦你啲肺,揦你的肠出嚟浸酒呀,咩呀?笑,我未惊过啊,话俾你听吖!真係!我行雷出世嘅!嗱你哋大家睇住啦!我点样……
(甲埋去拉开铁胆)
甲:收嗲呀你,讲埋咁多废话!伸只手出嚟吖。伸埋嗰只。我叫你伸个头出嚟吖。吆!呢一刀唔劈落去呢,我冚家铲呀!(揸住Leon衣襟)我杀咗你咪要坐监?我冇咁笨!
Leon:嗱。(掴咗甲一巴)对我吖。畀少少勇气啦,对落嚟吖快啲。过嚟喐我呀。
甲:我抵死,我冇胆!我冇用,我惊坐监。
Leon:你哋赔呀,连工包料呢就三十六个八呀。
众人:斩佢吖……
卢Sir:当我错好唔好呀?算啦!
阿群(提起一把刀冲向前):等我嚟!我信你。
(将刀插入Leon体内,Leon伏低)
阿群:我今朝喺大排档真係见到有鬼架,佢冇呃我哋架。
道友明:喂,等埋呀,重有一个伤者呀!都唔知边个冚家铲掟嚿烂鬼铁落嚟。(转身,迎面驶嚟一架车,被撞到路边)
(阿群房间)
画外音:你个衰女搞单噉嘅嘢?唔使旨意我俾你出去呀!

庄回想八年前那晚,正是好梦正浓时,突然被急促拍门声惊醒,揉卅騚i忪睡眼气愤开门:「边鬼个咁夜呀!」就在大门打开的一刹那,两名全副武装的飞虎队特警已冲入,手执轻机枪,极敏捷地指卅韫L的前额大喝:「差人做卅禳A唔好乱郁!」

巴尔科姆则是一名来自澳大利亚的自由撰稿人,主要报道有关国际司法、国防和安全问题。

——————————————
以下是[整鬼专家]全篇剧本
——————————————
一条友:开门呀喂!开门啊!
李(向上抛白纸):阿娘,你在天有灵,保佑我哋一家大细平平安安。
(四个保安揽成一个圈)铁胆:嗱,差唔多掟嘢落嚟架嘞。呢个礼拜掟咗三晚嘢落嚟架嘞。先旨声明呀,边个放手先边个输架。
阿强:唔止呀!边个走开就输双倍呀。
保安丙:啲人又会掟嘢落街咁无聊嘅?
保安丁:无聊得过我哋喺度等佢掟嘢落嚟?!
李(向上抛白纸):保佑阿荣仔快高长大,生生性性。
(楼梯口)李太(一路点香一路对荣仔讲):荣仔呀!今晚阿嫲回魂夜,快啲装番炷香畀阿嫲啦。
两大厦居民(行上嚟):今晚又冇鉝搭呀!又要行楼梯。都唔知做乜鬼嘢嘅!
李太:希望你今晚返嚟之后食饱先好去投胎做人。
(两个人从旁经过)甲:生前又唔孝顺,而家拜佢有鬼用咩?
乙:咪係啰!如果係咁孝顺呀,就唔好三更半夜叫个老人家落街买嘢啦。喺后楼梯仆死咗都冇人知呀。
李:福财婶你讲边个呀?
乙:李生。
甲、乙:走喇……走喇。
李太:如果你生前我係有啲乜嘢对你唔住嘅话,希望你死后大人有大量,千祈唔好怪我哋呀。
(镜头转换,阿群坐喺床头。有人起势敲门)一女声:开门呀!你开唔开啫?!家姐,开门呀!我要入嚟攞番啲嘢呀。(转身)妈咪呀,家姐又唔开门呀。
妈咪:阿群老窦,快啲叫佢开门喇。
老窦:开门啦!阿群你作死咩?!成个礼拜放工都锁住自己喺房。
甲:有料到呀。
乙:咩嘢料?
甲:二场二号赢梗。
女(攞起电话):喂,家姐又失恋呀。
(阿群拿起一个皮箱往外使劲抛出)
铁胆:嗱!听到声喇,越嚟越近嘞!
保安丙:我顶唔紧呀。
保安丁:顶住!唔好衰俾老坑睇。
铁胆:咩话?!你话边个呀?
卢Sir:喂,你班死仔又喺度蛇王?房署啲人嚟紧架嘛。
铁胆:今次掟嗰边呀。
胡Sir:喂。
阿强:胡Sir。
胡Sir:阿卢喺边呀?
阿强:嗰度呀。
(两保安跟住卢Sir)
胡Sir:增加人手?!你都傻架!唔使钱呀?等我谂吓先啦。
卢Sir:唔係吓话?噉我哋点——
道友明(阻住卢Sir):卢Sir,借两草嘢嚟吖。
卢Sir:草你老母呀!草纸都冇呀。
道友明:借嚟吖!
卢Sir:喂……死啦。
铁胆老婆:阿强同我交封信畀我老公。我要同佢分手。
阿强:阿嫂呀。
道友明:强哥。
保安戊:商场间精品店十点半闩门,佢哋习惯朝头早至存啲钱入银行嘅。噉我哋一於听晚去爆佢格。
保安戊(跳起,兴奋状):Yeah.
保安己:唔好!隔篱间花店好啲。
保安戊:点解呀?
保安己:花店条女个波好大架。奸佢!
保安戊(扇咗保安己一下):吆!点解你成世人都係噉架你?听晚去爆佢格。
保安己:爆完格,再奸佢?
保安戊:爆完格有钱架,有钱你咪去叫鸡啰。做人有啲原则好唔好?
保安己:叫完鸡,再奸佢。
保安戊:咪住,上个礼拜个阿婆喺呢度跌死嘅,今晚係佢回魂夜。吆,你咪生人唔生胆啦。行得正企得正怕咩呢啲嘢啫?行啦!巡过第二层呀。
(卢Sir行埋过来)
铁胆(瞓喺地度):掟死我吖!掟吖。
卢Sir:铁胆你个死仔又蛇王?!噉样瞓喺度,慌死冇人睇到呀?!
铁胆(悲伤噉):我老婆跟佬走呀。
卢Sir(跑上前去):起身!好狗唔挡路呀。
铁胆:你俾我死呀。
卢Sir(将铁胆推向墙):死啦……自己冚头埋墙啦。
铁胆:喂……,嗱……,你而家烧坏脑係咪呀?我而家死之嘛,你都要同我争?!而家攞奖咩?噉都抢?!
卢Sir:抢乜嘢至得架?!噉样掟个雪柜落嚟。
铁胆:本来係掟我架嘛!
李太(慌失失):卢Sir,荣仔唔见咗呀。
卢Sir:荣仔吓嘛?
李太:係呀。
卢Sir:你哋唔使咁惊嘅。可能佢出去晚吓一阵就返嚟架嘞。
李,李太:唔係呀!
李:唔见咗成个钟头架嘞。我係鉝口重执到佢只表呀。
铁胆:噉梗係遇到变态色魔啦!使乜讲吖?
李太:唔係吓话?!
卢Sir:黐线嘅咩?!荣仔係仔嚟架嘛,变态色魔捉佢咗咩得架?
铁胆:鸡奸啰。
李太:店算呀?
卢Sir:死人铁胆你话?冇句好嘢讲架你。躝返上去。
铁胆:噉咪最多标参掳人勒索啰,噉得未呀?!
卢Sir(用警棍猛咁扑铁胆):你重讲吖嗱?!讲?讲吖嗱?!
李(上前劝阻):算嘞……算嘞。等我嚟。(一脚将铁胆踢倒)仆街吖!你讲乜嘢呀?
卢Sir:喺度再瞓过啦你。李生,我哋上去打电话报警啦。嚟吖。
李(开门):入嚟吖卢Sir。
卢Sir:你哋唔使噉伤心嘅,而家报咗警嘞,警方好快会同你揾返个仔架嘞。
李太:佢老窦做厨房之嘛。每个月都掹掹紧,我哋又冇钱,都唔知捉咗荣仔做乜嘢?
(李行去李母灵位前,神色紧张)
卢Sir(走向前):李生,咩事呀?
李:阿娘返过嚟呀。
卢Sir:你讲笑咋係话?你阿妈返嚟?
李(双眼望住灵位前嗰只鸡髀分析):你睇吓!只鸡冇咗只髀,一定係阿娘食咗。
卢Sir(惊慌万分,顺势坐喺一张摇椅之上):你噉肯定?
李:阿娘生前好钟意食鸡髀,佢就好似你噉坐喺张椅度食。
卢Sir(即刻起身,六神无主):佢会唔会係返嚟揾我呀?
李太(劝李):你唔好噉啦。
卢Sir(往后退):你唔好咁激动,我斟杯水畀你呀吓。
卢Sir(走去厨房,打开雪柜,睇到荣仔匿埋食紧鸡髀,惊极):啊……,你老母匿埋喺度食鸡髀呀!(晕)
(李氏夫妇冲入厨房)
李太:咩事呀?
荣仔:妈咪。
李太:荣仔。
(镜头转向阿群家,阿群打开门出去)
阿群妈咪:咁夜重去边呀?正一衰女嚟架。碰呀。
一牌友:睇住包呀!
阿群(双手揸住栅栏,信誓旦旦):由呢分钟开始,我要忘记Johnny。上帝,求祢畀个新嘅开始我吖。
(星爷出场)
Leon(喺楼下):好,我应承你。
(阿群走落楼,睇到黒暗中有一个人)
Leon:都话应承你嘞。你讲。9413号房。我知呀,你讲多次。再讲多次。收到。
Leon(斟杯牛奶,转身):喂,十二点架喇㖞。係至好呀。饮啖!罢就。你定啦!都唔係第一次架啦。乜嘢话?!
(阿群坐电梯来到9楼)
Leon:我唔係话乜嘢,替天行道係我嘅责任,啱唔啱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唔紧要!唔使为我担心。(睇表)Yeah!够钟。(捏碎杯,擸起花盆,离开门口,走向走道)
(卢Sir行出李屋企)
李:唔好意思呀!
卢Sir:第日你个仔食鸡髀……
李:好声……好声……
卢Sir:叫佢唔好企埋喺角落头食呀吓!会吓死人架。
李太:得喇。唔该晒你呀,卢Sir。
李:麻烦晒你㖞。
李太:好声行呀吓。
(李氏夫妇送完卢Sir返嚟)
李(对李太说):不如今晚我哋带埋个仔去酒店过夜。你执啲嘢吖,我打电话book房。
李(拨通酒店电话):喂!唔该同我查吓港京酒店几多号电话。
李太(慌失失噉由卧室冲出):荣仔!
(电话另一头):喂,咩酒店呀?
李:咩事呀?
李太:荣仔又唔见咗呀。
李:吓?
李太:荣仔!
李:你留喺度,我出去揾吓!
李太:我都去。
李:你留喺度呀!
(李出去揾荣仔,李太入厨房雪柜度攞杯水饮,突然间啲灯熄晒,李太内心升起一丝惧意)
(四周黒晒,李太喺间房周围走)
(音乐可怖)
(李太坐喺一张梳化度,双眼睇住墙上边奶奶张相,恐惧万分。忽然间电话响,李太好紧张噉攞起电话)
李太:喂?
(电话另一头传过嚟李嘅把声)
李:老婆,个仔返嚟未呀?
李太:未呀!重未呀。
李:我同卢Sir就快返上嚟架喇。
(李收线,李太挂返电话,转身睇到只摇椅喐紧)
(李太走去电视前边,睇到自己喺电视入边。李太拧转身将一嚿闪吓闪吓唔知係乜嘢嘅嘢熄咗。抬头见到一幕极之恐怖嘅嘢:李母喺电视里边)
李母(拧转身,阴阴笑,电视音量越嚟越大):家嫂!赔返条命畀我。
(李太想行出间房)
李母:走?!
(李太发觉啲门锁住晒)
李母:你咁冇人性,夹埋啲坏人害死我?!我攞你命。
(李太开门,见到荣仔揸住把刀仔,势凶夹狼)
荣仔:你走唔甩架嘞。
(李太倒入房)
(Leon突然间手执大声公出现)
Leon(将大声公对住荣仔):Hello!
阿群(跳起,大笑):Yeah!
(李同埋卢Sir行埋嚟)
李:你喺度做咩呀?
阿群(大笑):你个仔鬼上身呀!鬼上身呀!回魂呀!
(李跑返屋企)
李:老婆。
李太(坐喺地度):老公。
李(揸住李太双手):乜嘢事呀?
李太:个仔鬼上身呀!
李:头先嗰个係咩人嚟架?
李太:佢用大声公吓走咗阿仔呀。
李:究竟咩事呀?
李太:奶奶呀!
(Leon追紧俾鬼上咗身嘅荣仔)
(配电房)
铁胆(举起插苏):几万W电插落个头都唔死?!鼻涕虫都会打交啦。
(荣仔入嚟,门将铁胆撞晕)
Leon(喺黑暗中突然出现,攞把刀顶住荣仔嘅喉):噉样吓人号惊架㖞。知唔知噉做係唔啱架?
荣仔:知。
Leon(从后攞出一部电话):知就嗱嗱声打个电话返屋企讲对唔住。
荣仔:唔係吓嘛?!
Leon:係。
荣仔(打电话返屋企,阴声细气噉):我係奶奶呀。
(电话另一头):啊……
荣仔:佢哋吓走晒喇。
Leon:把声係唔係衰。鬼係咪一定要阴声细气——“我係奶奶”呀噉讲嘢嘅啫?!
荣仔:好喇㖞!我假假地係只鬼㖞。
Leon:鬼大晒呀?巴屎闭呀?
荣仔:唔係话巴唔巴屎闭呀。我生前俾人害死,今晚返嚟报仇。
Leon(将荣仔带埋一边):嘘!呢啲嘢行埋一边讲。
阿群:Highlander?
荣仔:妈咪。嫲嫲。(鬼离开荣仔)
(铁胆醒返)
铁胆:喂,同你有仇口呀?死都要同我争食?!你贵姓呀?边个?
(Leon由配电房走出,撞到卢Sir)
Leon:保安队长吓话?
卢Sir:係。
Leon:在下Leon。
卢Sir(同Leon握手):Leon?!
卢Sir(电流从Leon的手中流出):你只手有电架㖞。
Leon:你惊嘅咩?
卢Sir:你唔惊嘅咩?
Leon:惊?!(笑)只鬼应该离开咗个僆仔,但係重喺呢层大厦里头。(转身)保安队长,附近有冇Seven仔呢?
卢Sir(迷惑):Seven仔?
Leon:7-11。
卢Sir:7-11?!有……有。
Leon:嗱嗱声买樽护发素返嚟。
卢Sir:买嚟做咩呀?
Leon:你啲头发烘烘哋,发尾开晒叉,係时候擦一擦啦。
卢Sir:你讲乜嘢呀?
Leon:啲冤魂最惊就係见到啲容光焕发嘅人。叫你扮靓啲个头,绝对有根有据嘅。攞两嚿水嚟。
卢Sir:哦。嗱,有……有。
Leon:多谢!
卢Sir:你攞钱嚟做咩呀?你畀只鬼架?
Leon:唔係,係我冇钱搭的士啫。
卢Sir:哇,你讲嘢咁飘忽,你黐线架?
(画外音):冇错!佢係黐线嘅。
(三条友)
甲:你个死铲吖!次次喉我瞓着觉就偷走。
Leon:我唔返去呀!
(Leon俾三条友拉走)
(几秒钟之后,Leon返转头)
Leon(搭住卢Sir膊头):大家咁好倾,一齐返精神病院倾吓偈吖?
(三条友又出现)
甲:倾你老母咩?!走嘞。
(篮球场)传个波畀我吖。
一阿群书友(食紧饭):呢个世界真係有啲人咁大胆?其实你知唔知佢住喺边架?
阿群:重光精神病院。
阿群书友:吓?
阿群:我放工去揾佢。
阿群书友:阿群呀,其实冇咗Johnny,你都唔使揾个黐线嘅咁离谱吖。
阿群:其实佢唔係黐线架,佢只不过係住喺精神病院嘅世外高人!你估我唔知呀?!
(重光精神病院门口,大风,阿群孭住只包走向精神病院)
一条友(揸住碌电棍突然见闪出):喂,你揾边个?探病时间过咗嘞㖞。
阿群:我……

枪火的光影乍明乍暗,我大步冲前突然踩在一个圆锥状物体,一个踉跄勉强站稳。「仆街啦,我踩中手榴弹!」这个手榴弹,就是刚才被我用防弹网反弹入屋,命运的安排由我自己踩中。如果一松开,它就会爆炸,在最后关头,我只能用身体为同僚掩护,面临生死一瞬间,至亲的人,一张张熟悉的脸庞在脑海飞闪,但我完全无能为力,只能接受最后的审判。

我们发现叛乱分子占据了很有利的防守位置,而且他们预测突击会从大门发起。于是我们在建筑的左侧找到了一个小楼梯,看起来是个不错的选择。这个楼梯使我们能从一个意想不到的位置发起突击。

作者加入飞虎队,曾参与包括广州楼、浣纱街、成和道多宗惨烈的剿匪战役,退役后已移居外国,现接受本报诚意邀请,把过去从未向外界发布的骇人秘辛,一一为读者赤裸奉献。 「仆街啦,我

这次的旅程是令人难忘的,因为波兰人非常开放的为他展示了特种部队。这段经历也是独特的,因为其中一个部队特地讲述了身处复杂情况下,他们是如何完成危险复杂的人质营救的故事。

「A1注意,贼人爬紧上楼。」狙击手老大哥Mike哥用传呼器通水,有他做「千里眼」,大家都放心。

沙兰市省政府大院 帕克提卡省 2012年1月10日

庄先生一直以来和家人都住在广州楼,更在楼下经营生果档,但并没有因为这次经历而搬走。

使用 SATCOM antenna AV2040卫星通讯天线的JWK队员,它是重要的远程联络器材

队友MP5的火力交织成一片火网,响起「哒哒哒哒」的扳机声,贼匪退入房间,然后扮作飞天卅z蟧,由窗口往外窜逃,这班亡命之徒,可能宁愿挞死,也不肯被捕。在二十三楼大厦外墙,像一群老鼠似的窜来窜去。在单位内硝卅?打瓷A我看见一对男女,双双跪在地上叩头,脸色比死灰更要惨白,女人不断尖叫﹕「唔好开枪!唔好杀我!」队友即时将他们带走。如果我不是踩在手榴弹上,略为延误攻击时间,相信他们所有人根本没有机会逃出窗口,早已全体跪地。

50特遣队的副队长表示,“阿富汗人拥有悠久的战斗传统,我们明白,如果我们能对他们表示信任和尊重,他们也会信任并尊重你,然后他们会跟我们一起投入到非常危险的情况中去。”他还表示,“如果阿富汗战士被激励出士气,那么他们会为你奋勇作战,必要的话会为你冒巨大的生命危险。”

致富彩官方网站 4致富彩官方网站 5

受美国《反恐》杂志委托,安德鲁·巴尔科姆去年夏天访问了位于克拉科夫的波兰特种作战司令部POLSOCOM。

大家看警匪枪战电影应该听得多,指挥官温文有礼地说:「你卅奶w经被包围啦,请你卅民|高手投降。」真正的实战情况却是:「×你老母,你班友冇得走,投降等拉啦。」明哥有名大声公,今次拿卅鞴j声公向卅韫胃苳j门大喝,顿时走廊都响起回音。

沙兰基地里的美军快反部队被召来增援PRC,两架AH-64“阿帕奇”也正好抵达。沙兰基地里的美军指挥官接手了行动指挥。他决定用直升机的30mm航炮清除屋顶的目标。此时,所有与会要员都已经聚集在了省长大楼内的行动协调中心里。

「仆街啦,我踩中手榴弹呀!」不要以为飞虎队都像未来战士般冷血无情,事隔八年,每过一段时间,我都会发同一个梦——踩住一个手榴弹,双脚紧张得发抖,同僚擦身而过,狰狞地向我冷笑。梦境会消失,这一幕却是切切实实发生在自己身上,唯一与梦境不同,只是同僚向我打气:「我卅永式筒熙ㄕn,后面卅舅H都要踩住条尸冲过去。」

随着扫荡的进行,剩下的叛乱分子都被击毙了。其中两人穿着自杀炸弹背心,还好没引爆。在其中一个“人弹”所处的房间里,我们发现了另外两名叛乱分子的尸体。他们可能死于之前的两次突击,也有可能死于伤势过重。两名人质也被成功解救。我们检查了剩下的房间,已经没有敌人活动了。

我微微弯腰,左望望,右望望,慢慢松开脚,一支箭似地扑出门口,狼狈地与队友撞个满怀。事后我才晓得,手榴弹的撞针受潮生卅怴A所以未能引爆,这一条命总算是捡回来。

JWK的阿富汗学生们。PRC是阿富汗治安不稳定省内的重要战斗力量

九二年十二月一日傍晚六时大家受训完毕,队友明哥笑说:「呢班契弟同恐怖分子一样咁得人惊,求神拜佛唔好叫我卅孕X马。」十二月二日凌晨三时,特製Call机急骤的咇咇声就在枕头底响起,我不由不滴咕爬起床,诅咒明哥「正一系乌鸦嘴。」并非我迷信,起床后致电总部报到,发出指令直接在荃湾警署集合,我两边眼眉毛,同时微微地颤抖,像有不祥凶兆。

致富彩官方网站 6

我第一个俯伏身子趋前,在铁闸上挂上防弹网,但未够时间后退,木门已打开一线,一个手榴弹掟出来,被防弹网反弹入屋,我以为他们自作孽「今次仲唔自己炸自己」,良久仍未传出爆炸声,后再有队员暗叫:「超,死好命,咁都唔爆」。

努力建立良好关系,一直是他们与阿富汗安全部队及当地百姓形成密切合作的主要手段。但是波兰人并不乐于冲在最前面,他们正忙着训练阿富汗人能自己指挥反暴乱作战。他们的努力使抓捕高价值嫌疑人和突击IED工厂行动取得了较高成功率。每次行动都有阿富汗队友的配合。

「今日有猛人请食饭,大家记得冲乾净凉,唔好畀我闻到臭汗味。」大功告成,一切又如往常,几日后队长到健身室向大家训示。「边个贵宾呀?」我问,队长冷冷地答﹕「一阵咪知萝。」「CP呀,死蠢!」与我出生入死的拍档马仔,突然当众奚落我。

我们当天正在和PRC进行实弹射击训练,而且离省政府大院很近。我们听到枪声和爆炸声后就赶到了沙兰基地弄清楚状况。在和PRC指挥官的通话中,他描述了现场状况并向我们求助。鉴于情况复杂,战术行动中心并不急于给我们介入行动的许可。但经过联系协商,我们最终获得了行动许可。

可能只是一两分钟,在昏暗之中,时间彷彿凝结不动。直到响起熟悉的脚步声,罗礼队长和我的救星──拆弹专家布立敦,在我眼前出现。

他们左转车头,径直向省长办公楼冲去。VCP里的阿富汗警察们用AK和PK机枪开火,但没能阻止他们。两名在通讯中心站岗的警察试图拦住他们,却被叛乱分子开枪击倒,接着车一头撞上了通讯中心的大门。叛乱分子知道他们没法按原计划攻击省长办公楼了,于是转而攻击通讯中心,并挟持了里面的人当作人质。

踩中手榴弹,阴森森的寒气由脚底升起,我想过只需「轰隆」一声,一瞬间自己便会支离破碎。一哥李君夏在我的棺木上,替我卅T警队旗还是英国旗呢?

反恐:50特遣队在阿富汗的人质救援行动

极度的愤怒,自己都听到牙关打战。罗礼用通讯器下令引爆大门,我冲前装上定向炸弹,一秒钟内轰隆一声,整度铁闸卷起,我卅巨潃茪H一排共分四行,一鼓作气冲入屋,漆黑中,将所有盲聋弹「有几多掟几多」,大家分前后变成梯级形,然后用MP5机枪密集狂扫,贼匪连爬带滚退入中间房。

受美国《反恐》杂志委托,安德鲁·巴尔科姆去年夏天访问了位于克拉科夫的波兰特种作战司令部POLSOCOM。本文由《反恐》杂志授权转载,所有图片版权归POLSOCOM所

在惨胜之后,大家返回粉岭基地卸下装备,再飞车赶到医院,七人之中,以Benny、芝麻仔和杰仔伤得最重,大家最关心的还是Benny的眼珠。

接下来的内容,是由参与过这次行动的波兰JWK老兵提供给作者的。

在爆炸时亦在场的高佬站近我身边,他平日古古板板,原来外冷内热,眼泪在面颊滑落,留下透明的水印。「佢只左眼完全被打爆,用双手捧起跌落卅葡敞],我谂佢卅蔑}仲唔知发生乜卅衬?C」高佬的声音充满苦涩。在病房外大家相对无言,一直等到听见Benny脱离危险期的消息……

由于PRC并没有直接参与突击,我们便有时间和他们一起制定突击计划。当时联军还没有得到救援人质的许可,但不管允许与否,我们已经开始准备装备,研究建筑的布局。

「梗系掂啦,你同我定。」我拍拍胸口,吃饱了惊风散,应是「复仇」的时间。第二轮攻击开始,展开「瞎子」和「跛子」捉贼时间。我加入攻击队,兵分两路,在广州楼上下层夹攻,狙击队则在大厦外围监视,作为攻击队的「双眼」,随时报告匪踪。

我们通过50特遣队的战术行动中心,向ISAF 特种部队指挥官和波兰特战司令部指挥官发出行动请求,然后得到了许可。我们一直密切训练的PRC小组也放下了警戒任务加入了我们。

记笠记甚至背心短裤,也可以是飞虎队的制服,指挥官并无限制队员在行动时,必定要穿上全套「虎虎生威」的战衣。相反,只要队员穿上他们认为最舒适的服装,最重要是能够尽量展露他们的野性,发挥终极的战斗力,才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就在会议进行的时候,一组5名叛乱分子穿着军警制服,开着一辆军车接近了一个车辆控制点( Vehicle Control Point ,VCP)。其中一名在VCP执勤的警察感到有些不对劲,便开始对这帮人进行仔细检查。叛乱子感觉自己已经暴露,于是倒车后退。

拍档报告总台﹕「二十五楼拉到两件!」一分钟后,其他队员亦报捷,分别在楼下单位制服两名贼匪,整个行动中,五男一女歹徒全部落网。

致富彩官方网站 7

连续敲打几个单位,户主都睡眼惺忪地开门,我猜想他们见到一班蒙面荷枪的「黑夜怪客」,一定以为活见鬼。仍然没有发现,直到二十五楼走廊尽头,我们拍打电表房时,「卅峞v一声木门打开,我们两支机枪已向内伸入。「唔玩啦!」两名贼匪戏剧性举手投降。「无晒子弹?!」其中一人恨恨地解释,眼神没有流露半点悔意。

本文由《反恐》杂志授权转载,所有图片版权归POLSOCOM所有。

但此番回应却是密集的枪声,AK47步枪两吋半长子弹,穿过闸门打在走廊墙尾,我们弯下身,仅仅在头顶飞过。部分子弹在走廊墙尾「v won,won」来回反弹。

大院离我们只有500米远,所以我们首先在离通讯中心100米的地方设立了狙击点,位置就在当地安全局情报站的屋顶上。狙击手装备的是TRG-22狙击步枪。然后我们就到了隔壁的PRC指挥官那里。

庄先生经历这飞虎剿匪一夜后,内心永远留下烙印,当想起电影「英雄本色」中,周润发的一句对白:「我唔会再俾人用枪指住个头!」亦为之苦笑。

在事发初期,叛乱分子杀害了通讯中心里的两名平民。具体情况尚不明确,但我们怀疑是平民试图逃走导致的。沙兰市的PRC是这次会议的快速反应部队。当危机发生后,他们奉命围绕通讯中心设立了警戒线。

布立敦是现任爆炸品处理组主管高级拆弹专家,当时他像现在一样英式打扮,头戴绅士帽、手持一米长士的,双眼炯炯有神,装作漫不经意的走近。「Don’t move!」他镇定地说,仔细观察我脚下的手榴弹,摸一摸,然后竖起拇指,队友在门口鼓励﹕「咁耐唔爆,应该唔会再爆。」

在今年早些时候,媒体开始流传一小队波兰突击队员,从被叛乱分子占领的帕克提卡省省长大院中,救出了若干名阿富汗人质的故事。

庄说,当时被吓到魂魄都唔齐,被推落地板「五体投地」,冷冷枪嘴仍然紧贴脑袋,那一刻的感觉,就如被人处决行刑。惊慄两、三分钟极为难受,直至飞虎队极速搜屋离开后,良久仍未将肝胆俱裂的紧张心情平复过来。

2010年初,波兰特战司令部下辖的另一个单位——50特遣队调防到了加兹尼这个“波兰省”。该部由来自1 PSK——也就是特别突击团的人员组成。他们部署在两个主要的波兰基地——加兹尼基地和勇士基地,他们的主要任务是指导并训练阿富汗警察的特种单位——加兹尼省的省内快速反应连(PRC,Province Response Company)。50特遣队的任务包括了:侦察、直接行动以及协同PRC抓捕高价值目标。2011年,上级决定由50特遣队负责帕克提卡省PRC的培训工作,所以50特遣队的一个分队被部署到了沙兰基地。

摆明要打一场困兽斗,是进?是退?通讯器又传出消息,贼人掟手榴弹落街,有七个警员受伤,有人连眼珠都跌出来。明哥大怒掟下大声公表示:「外围有兄弟受伤,呢班仆街一个都

在这个事件发生两天后,一个美军EOD小组在试着搬走藏在毯子里的叛乱分子尸体时,遭遇预先设置好作为诡雷的炸弹背心袭击,两名队员受伤。

成为飞虎队一员,我早已向自己立下盟誓——只许成功,无论如何不能后退,即使嚥下最后一口气。不想惊动家人,我悄悄地打开闸门,十二月严寒天气,扑面一阵冷风吹至。

不过首先我们要介绍下,关于波兰人最近这次在阿富汗行动的背景。

「点都要顶住呀!」后面的队友在我两边闪过,我相信在精神上,仍是对我不离不弃。在子弹横飞中,我只能成为一个「活靶」。如果当时我知道楼下有狙击手连眼珠亦炸爆,一定不会诅咒自己的不幸,但在那一刻,只恨无用武之地,生生死死,只想迅速来个决断。

今年初在帕克提卡省,50特遣队被召来协助解决一起复杂的人质救援行动。这个行动是在被他们训练过的阿富汗警官们的协助下进行的。

SDU 广州楼战役之二

致富彩官方网站 8

当狙击手在高处监视,总指挥罗礼下令「Stand by……Stand by……Go!」

2009年,驻阿富汗的波兰军队增加到了2600人。波兰政府掌控着加兹尼省,波兰的特种作战特遣队——49特遣队从坎大哈转移到了在加兹尼的前线行动基地。

队友相继离开去追匪踪,单位内只剩下我一个人,静得可听到自己「卜通卜通」心跳声。总部透过通讯器,鼓励我撑下去,纾缓了我紧张的情绪。

致富彩官方网站 9

至于Benny不负众望,坚强地接受了十几次矫形手术,医生为他镶金属脸骨,才能装上假眼珠,现在他已重返飞虎队,不过由最前线转做考官,将他用鲜血换来的经验代代相传。

省长决定试着发起突击解救人质。由于PRC正在外围警戒,行动由普通警察和NDS情报官们代替进行。他们进行了两次突击。在第一次行动时,敌人以投掷手榴弹和猛烈火力将突击小组从一楼击退。

今日,我舒舒服服躺在有吊手的藤椅上摇来摇去,露台上闪耀白茫茫的阳光,但是过惯激烈的飞虎生涯,每一根神经,随时都会像一条绷紧的线。由九一年六月至九二年五月,九龙连遭发生五宗金行劫案,其中三宗发生街头枪战,狗仔队情报怀疑这一批雌雄大盗,可能与叶继欢有关,配备AK47步枪,九毫米大口径手枪,苏製手榴弹……

事发地点离我们的位置很近,当时我们分队正在基地培训PRC人员。我们联络了VCP里的一名警察,马上就知道了情况。我们还收到了NDS局长的情报。目前叛乱分子没有伤亡,已经占领了通讯中心并挟持人质四名。

感谢微博会员:@尐鎺錝白砡灵猫提供文章

致富彩官方网站 10

这一招事先张扬攻击法,以前万试万灵,我试过直接打电话入屋向歹徒大骂,他们吓破胆,真的乖乖举手走出来,膝头哥仍在发抖。

叛乱分子开始从窗户向外用轻武器和RPG火箭筒开火,成功击毁了一辆MRAP防雷车。与此同时,我们接到消息说另一群叛乱分子开始从警戒线外向PRC发起攻击,试图支援通讯中心内的5名叛乱分子。我们不知道第二群叛乱分子到底有多少人,我们只知道他们混在大量平民里,显然是企图分散联军的注意力。他们用AK-47和RPG射了几发。

还好榴弹炸开了门,接着我们爬上楼梯占据了走廊。当我们绕过走廊边缘时,二楼左侧第二个房间的一名叛乱分子开火压制住了我们。他以门框作掩护,使我们没法开火击倒他。我们投掷了一枚闪光震撼弹,让他躲了一秒,趁这个机会,我们占据了走廊入口右侧的房间。其中一名队员有最佳位置来等待这家伙露头。当他的武器和肩膀露出来准备再次开火时,这名队员果断干掉了他。这样一来两个小组就控制了走廊并开始扫荡左右两侧的房间。

经历了两次失败后,省长和警察总指挥决定组织一个由PRC警员组成的突击小组,并问我们能否提供支援。省长决心要尽快发起攻击,因为他相信,在天黑后叛乱分子很可能会杀掉所有人质后再试着突围。

在第三次突击过程中,我们击毙了三名叛乱分子;但也有两名平民被他们杀害。叛乱分子所穿的炸弹背心是通过手机信号引爆的,信号很有可能是由在外围的叛乱分子发出。一名叛乱分子死前居然还试着把自己的炸弹背心设置成诡雷。

我们分成两个突击组,每组由4名JWK队员和12名PRC队员组成。我们隐蔽地占据了进攻位置。我们得到情报,门后的走廊空无一人,我们便决定在楼梯下面用40mmGLM榴弹发射器破门。我们的攻击位置离门实在太近了,有可能会出现榴弹引信触发失败的情况,那样的话我们就不得不用其他方法破门了。

使用TRG-22的JWK狙击手

1月10日,沙兰市,一个当地阿富汗要人参与的会议正如其举行。来客名单上包括省长、NDS(National Directorate of Security 阿富汗国家安全局)局长、帕克提卡省警察总指挥(Provincial Commander of Police,PCOP)和当地国民军的指挥官。武装分子已经掌握了有关会议的消息,决定发动袭击并杀掉所有在场的人。袭击者中也有穿着炸弹背心的“人弹”(5个月前,他们已经用同样的方式杀害了17名警察)。

The Counter Terrorist: TF50 Hostage Rescue Operation in Afghanistan

波军缴获的自杀炸弹背心

版权声明:本文由致富彩票平台发布于战役事件,转载请注明出处:自家在飞虎队的光阴:小编踩中手榴弹 最严寒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