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正操谈匹兹堡事变:那时候是张汉卿救了蒋瑞

2019-12-23 03:33 来源:未知

张学良:杨虎城这个人呐,我批评他是个老粗,他这个人很时髦,要我说就是时髦,明白,他后来他结交很多人,他手底下很多人都是差不多都是共产党,那么他受他们影响很大。

东北三省沦陷后,日本加强了对中国的进犯,全国掀起了抗日救亡运动的高潮。蒋介石仍坚持不抵抗的政策,同时,加紧进攻陕北的红军。当时在陕北的是以张学良为首的东北军和以杨虎城为首的西北军,中国共产党为了推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建立,结束内战,共同抗日,对他们做了大量的工作。 早在1935年12月,汪锋被毛泽东派往西安会见杨虎城。杨虎城早年参加辛亥革命,有忧国忧民的思想和解救广大劳苦大众于水深火热之中的远大抱负,和中共上海地下党组织和中共北平局也有联系。因此,他见到毛泽东的信后非常高兴,从内心里赞同共产党的政策,对蒋介石对外投降、对内作战的反动政策十分不满。1936年,双方经多次协商后,达成了四项合作协议。不久,杨虎城即按协议设立了交通站,帮助中国共产党购买所需物资,方便同中共人员的往来,共产党派张安彬为驻十七路军代表,杨虎城任命他为总指挥部政治处主任秘书。 争取西北军的同时,中共把争取东北军作为工作的重点,因为东北军在西北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一是由于其数量大,当时,陕甘宁苏区周围有敌军173个团,其中东北军就占有60个团;二是东北军统帅张学良同时又是国民党军的副总司令,在国民党军中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另外,由于东北军是在东三省沦陷后,由于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被迫撤进关内,将士怀念故土,强烈要求抗日,收复家园,他们从心里都赞同中共的抗日主张。因此,中共非常重视对东北军的工作。 但蒋介石一意孤行,强令东北军对红军进攻。1935年10月到11月,东北军在对红军的作战中,连战连败,被俘近万人。红军对被俘者不杀、不辱,愿留的,分别留任职位;愿回的,一律发给路费;负伤的,同红军伤员一样治疗。 1936年1月上旬,被红军俘虏的东北军67军619团团长高福源,经过中共的思想工作,接受了中共的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主张。回到洛川后,他规劝张学良、王以哲联共抗日。此时的张学良,正处于彷徨之中。九一八事变后,他执行蒋介石的命令,丢掉东三省,大军一撤千里,被国人斥为不抵抗将军。年轻有为、满怀抱负的他深感无颜见江东父老。东北军流亡关内后,全军上下一致呼吁打回老家去,身负国耻家仇的张学良也希望回师东北,报仇雪恨。但蒋介石偏派他攻打红军。 战场上,东北军毫无斗志,连连失败,损兵折将,官兵怨声载道。张学良异常苦闷。1935年10月,张学良趁出席国民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机会,专程到上海看望了他的好友《新生》主编杜重远和东北义勇军将领李原。他们都反对蒋介石的妥协政策,主张抗日。他们的意见对张学良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但他对红军的政策和苏区的状况毕竟了解不多,经过高福源一番慷慨陈词,张学良深受感动,表示愿意和中共联络谈判。 高福源回到陕北,向毛泽东、周恩来报告后,两人非常高兴,当即派中共中央联络局局长李克农前往洛川,进行接触。1936年1月17日,李克农抵洛川,同王以哲、张学良商谈,张学良表示愿为国防政府奔走游说,并与红军各守原防,互相通商。毛泽东得知这一情况后,采取主动姿态,于1月25日与周恩来、彭德怀等联合发出《红军为愿意同东北军联合抗日致东北军全体将士书》,提出誓死不做亡国奴的口号,表示红军愿意先同东北军联合,作抗日先锋。 1936年8月,东北军、十七路军和红军三位一体的抗日联军的设想,在西北地区实现了。 蒋介石对西北局势的变化非常恼怒。1936年10月,蒋介石亲自飞往西安,逼迫张学良、杨虎城继续剿共,调集260个团的兵力,准备对红军大举围攻。他还准备撤换张、杨,另派他的嫡系蒋鼎文为前敌总指挥,派胡宗南到陕西边境,切断东北军、西北军同红军的联系。这年冬,陈诚、卫立煌、蒋鼎文等20多位将领聚集西安,战争一触即发。 张学良对蒋的倒行逆施十分不满,曾多次规劝蒋介石。12月7日,张学良又痛切陈辞,恳求蒋介石改变攘外必先安内的错误主张,蒋介石勃然大怒,拍着桌子痛斥张学良,骂他年幼无知,受了共产党的迷惑,高喊你就是拿枪打死我,我也不能停止剿共。二人不欢而散。随后,杨虎城又劝说,又被蒋严辞拒绝。张、杨见蒋不可救药,开始考虑兵谏。 12月9日,西安万余青年学生为纪念一二九运动一周年举行示威游行,蒋介石严令特务军警镇压,学生群情激愤,准备前往华清池向蒋请愿。蒋介石令张学良派军镇压,如不听劝阻,格杀勿论。张学良乘车到场劝说学生。群众高呼:我们愿意为救国而死,我们前进吧!群众的悲愤呼号,不畏死亡,激发了张学良的爱国热情和勇气,他流着热泪对学生恳切地说:诸位放心,一个星期之内,我必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群众回去后,张学良直奔杨虎城处,开始商谈捉蒋的计划,下定决心兵谏。 张、杨二人经具体部署后,商定东北军负责到临潼捉蒋,西北军负责拘禁在西安城内的蒋系军政要员。经过周密策划后,行动开始了。12月12日晨5时许,东北军卫队营营长孙铭久率一个连冲进华清池,与守卫士兵激战。蒋介石从睡梦中惊醒,仓皇出逃,翻墙时跌伤脊椎骨,躲到骊山一块大石后,捉蒋部队立即搜山,在草丛中将缩成一团的蒋介石捉到,将他解至西安新城大楼。同时,西北军也展开行动,在军官训练大队副队长赵寿山的带领下,将南京军政大员陈诚、朱绍良、卫立煌等数十人活捉,拘禁在西安招待所。这就是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 事变发生后的第二天,张、杨通电全国,申明兵谏的目的,提出八项主张。西安事变发生后,全国反响强烈,各界爱国人士对张、杨的爱国行动给予广泛的同情和支持,在国际上也引起了很大的震动。各帝国主义国家从本国的利益出发,态度各异。日本政府阴谋制造大规模内战,从中渔利,极力主张讨伐张、杨。日本对中国的侵略严重危胁英、美的在华利益,因此,英、美等国反对日本独占中国,主张和平解决西安事变。 张、杨对事变后纷乱复杂的形势无所适从,他们迫切盼望中国共产党派代表来商讨解决事变的办法。 12月16日,应张、杨的邀请,周恩来、秦邦宪等到西安,与先期抵达的叶剑英会合后,前往参加谈判。周恩来将中共提出的停止内战、逼蒋抗日、和平解决西安事变的方针,转告张学良和杨虎城,对他们的爱国行动表示肯定和支持,对他们说明,在全国人民抗日救亡运动高涨、国民党内爱国力量日益增长的形势下,又由于日本帝国主义与英、美在华利益的冲突,是有可能迫使蒋介石同意抗日的。如能说服蒋介石停止内战、一致抗日,中国就会实现全民族抗战,否则,可能引起更大的内战。历史的责任要求我们力争说服蒋介石,只要他答应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主张,就可以释放他回南京。这样有利于发动全面的抗日民族解放战争。周恩来的精辟分析,坚定了张、杨逼蒋抗日的决心。 23日,宋子文、宋美龄代表蒋介石与西安方面正式谈判,周恩来作为中共全权代表参加了谈判,最后达成了六项决议。达成协议后,蒋介石以领袖人格担保,不做书面签字,提出回南京后分条逐步执行。西安方面以民族利益为重,表示同意。和平谈判获得初步胜利。25日下午3时半,张学良亲自护送蒋介石直奔西郊机场,同蒋介石一同飞回南京。蒋介石回到南京后,背信弃义,扣押了张学良。 周恩来与中共代表团在经历二个多月的艰难曲折的斗争后,终于争取了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国民党亲日派扩大内战的阴谋破产。国共两党从此开始了共同抗日之路。 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成为当时扭转时局的关键,它使长达10年的内战基本结束,开始了国内和平的新局面,国共两党有了新的合作,并走上了共同抗日的道路。张学良、杨虎城以民族利益的大局为重,具有非凡的勇气和超人的魄力。

剿共,内战,东北军在内耗中损兵折将,国力更深受损害。张学良深感痛心,慨然赋诗:“极目长城东眺望,山河依旧主人非。”他意识到:这么打下去,日本人会更猖狂,只有联俄联共才能打回老家,收复国土。

解说:早在张学良戒掉大烟,游历欧洲之时,意大利独裁者墨索里尼曾经告诉张学良,中国之所以战乱频仍,经济落后,就因为领袖太多了。张学良告诉周恩来,过去他一直相信法西斯独裁可以救中国,因此曾提出拥蒋的口号。

文章出处历史(www.lishiqw.com)

高大会:到对蒋介石绝望的时候,他开始追求共产党,他甚至说逼急了老子也参加共产党了,最后他真提出入党要求,而且中共中央还真批准了,这原来都不让讲的。

九一八事变后东北沦陷,东北军将士离家别井。

张学良:他们军队多数都穿蓝的衣服,我是看见了本来我过去时候还是我们军,我回来一看怎么是蓝的衣服,把那个地方占了,那我们不是投炸弹,我们拿那个迫击炮但当炸弹往下投,差点把他炸死,后来认识了,他说那天那里头就有我。

12月4日,蒋介石由洛阳抵西安,准备召开西北“剿共”军事会议,南京国民政府的一批军政要员也来了。其间,张学良以破釜沉舟的决心,声泪俱下,据理力争:“只有领导全国团结抗日,才是委员长振兴国家的惟一正确的道路,我有为委员长牺牲一切的决心。”蒋介石拍案大叫:“现在你就是拿枪把我打死,我的‘剿共计划’也不能变!”张学良哭谏无效,又请西北军司令杨虎城再去劝说,结果仍是白费口舌。此刻,张学良、杨虎城已痛切感到:除了发动兵谏,别无他路可走。

姬乃军:当时蒋介石大概就说了,你是本党的老同志,因为杨虎城是孙中山介绍加入国民党的,资格非常老,1924年,所以他说你是本党的老同志,你还是应该理解我们党的政策,就是攘外必先安内,所以的话你还是应该教育部队,然后全心全力做好这个剿共。

“拥蒋抗日”的张学良,迅速转变为“逼蒋抗日”

解说:这是张学良在西安租用的住所,金家巷5号。在高崇民等人的调解下,曾经对张学良在抗日问题上,深有误解的杨虎城,意识到自己和张学良在政治上同是患难兄弟,两人的接触频繁起来。有一次,杨虎城到东北军军长王以哲家做客,此时,王以哲因为军费迟迟不到,东北军饷发不下来而烦恼不已。

1934年初,张学良被蒋介石任命为“鄂豫皖剿匪副总司令”,代行总司令职务;1935年10月,张学良再被任命为“西北剿总”副司令,代行总司令职务。东北军奉命“剿共”,其中的一○九师、一一○师在劳山、直罗镇战役中被红军歼灭。高福源负伤被俘。他在红军医院里得到了细心医护,还在瓦窑堡参加了“东北军军官政治学习班”,被选为班长。周恩来副主席也亲临学习班,号召东北军官兵在抗日战争中贡献力量。高福源深受感染,决定冒着被杀头的危险返回东北军,说服张学良放弃“剿共”。中共中央联络局局长李克农接见了他。高福源问李克农:我愿回去说服军中官兵和张学良将军,与红军联合抗日,你们敢放我回去完成这任务吗?红军高层同意了高福源的设想。

张学良:他说我,我也拿这话说他,他说我反应很快,就说几句话就明白,用不着啰里啰唆。

1936年10月22日,蒋介石亲自到西安督战,布置“剿共”计划。张学良苦苦陈情,请蒋介石停止内战。蒋介石却大发雷霆:“军人以服从为天职,我叫你去死,你就得去死!”

解说:1935年10月底,张学良赴南京参加国民党会议,专门转道上海,去虹桥疗养院探望了东北同乡,爱国民主人士杜重远。杜重远向张学良提出了三点建议,联合红军,联合杨虎城,联合新疆的盛世才。张学良深表赞同,并开始积极了解与红军有关的情况。

1936年1月,高福源回到东北军甘泉城驻地,现身说法。此后,数次在苏区与东北军驻地间往返。当时,六十七军军长王以哲奉张学良之命,正设法与红军取得联系,得到消息,立即将高福源秘密接回洛川。王以哲与参谋长赵镇藩和他作了长谈,并密电张学良。次日,张学良乘飞机亲临洛川。高福源向他递交了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副主席的信件。张学良命高福源速返苏区,请红军派一名正式代表与东北军会谈。

情景再现:

西安事变前的重要信使高福源

杨瀚:实际张学良到了南京之后,蒋介石实际上也有所察觉,就怕他们有响应,就派人成天围着他转,这些人怎么转,就陪他上舞厅,陪他上歌厅,陪他玩儿,这个张学良回来解释说,我看他们(“两广”方面)太无能,两下就败了,所以我就没回来,第一次两个人合作,本来准备“硬干”是这么个干法的,就失败了。

西安事变迄今已整整70周年过去了。此次事变促成了第二次国共合作,奠定了中国人民共同抗日御侮并取得胜利的基础,写下了中国乃至世界反法西斯史上惨烈而光荣的一页,其意义实际上已超出了“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民族主义范畴。

解说:杨虎城提出加入共产党的申请,在当时并没有被批准。在共产党看来,他仅仅是一位旧式军阀,并不能作为真正依靠的革命对象,带着不被理解的失意,杨虎城携夫人谢葆真赴日本学习考察。在仔细考察日本的军事、政治和文化后,杨虎城认为自己找到了一条前行的道路,而此时,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

吕正操回忆:西安事变张学良送蒋被扣后,东北军群龙无首,有功于联共抗日的王以哲将军被少数盲动分子杀害。高福源也于1937年2月4日在西安被秘密诱杀,铸成千古奇冤。高福源的遗体在中共地下党组织的协助下,由高的家属和堂弟高福洪偷运出来,掩埋在西安市东城门外的城墙脚下,直到1981年才将遗骨找出,安放在西安市南郊陵园。

解说:但是,在1936年8月9日,张闻天、周恩来、博古、毛泽东四人联名写给张学良的一封长信中,却将张学良称呼为“李宜同志”。李宜正是张学良与红军联系的化名。在1936年9月22日,毛泽东与张学良签订的《抗日救国协定》中,也将张学良称呼为同志。而在此之前,毛泽东则称呼张学良为“汉卿先生阁下”。直到现在,对于张学良是否入党仍是一个疑团。周恩来生前对此也三缄其口。

西安事变的发生,有许多举足重轻的人物:张学良、杨虎城、周恩来、毛泽东……但在吕正操的记忆里,在西安事变前后,还有一位“发挥了不可磨灭的历史作用”的信使高福源。高福源,字少卿,是吕正操东北讲武堂第五期的同期同学,也是东北人,是他主动承担起沟通红军与东北军的联系工作,最早成为张学良、王以哲和共产党合作的桥梁。

杨中州:什么东西吃不了,咱也没有东西可给他吃,几乎要死掉。后来张学良送了一车慰问品,有香烟、有美酒、有饼干、有炼乳,这炼乳当时一个团长才能分一桶,或者连长分一桶。聂荣臻把这分有的炼乳给邓小平吃了,这样邓小平才活下来。

苦谏——诤谏——哭谏——兵谏,“拥蒋抗日”的张学良,迅速转变为“逼蒋抗日”。

解说:杨虎城和张学良商定,即便牺牲东北军和17路军,也要逼蒋抗日。但这一次,两位国民党高级将领,在愤怒和踌躇之间,仍然没有定下最后的行动日期。

本文摘自:《纵横》 2006年第12期 作者:方小宁

解说:1936年6月30日,中共联络员刘鼎突然密电中共中央,其中最关键的只有一句话,张学良申请加入中共。

事变前的两个月,张学良把吕正操从东北军六四七团团长任上调到西安张公馆负责内勤工作。吕正操是这一历史事件的重要亲历者和见证者。

图片 1

10月29日,蒋介石到洛阳再作“剿共”部署,张学良又向蒋介石诤谏,但再次遭受训斥。

李云峰:蒋介石说,张学良就你一个人这样看,在全国都没有人敢这样说,说我是委员长,我就是革命政府,你反对我,就是反对革命,就是反对政府,然后说是革命的你可以过来,不革命的你滚,所以张学良当时很气,把门拿脚一踢,就走了。

次年1月25日,毛泽东、周恩来和朱德发表了《致东北军全体将士书》,表示愿与他们首先停战,共同抗日。不久,李克农一行6人,由高福源接引,从瓦窑堡出发到洛川六十七军军部。经双方协商,达成了局部停战协定。4月9日,周恩来和张学良在肤施城内的一座教堂里举行了友好会谈,达成了红军与东北军互不侵犯、互相帮助、互派代表等项协议,并建立了电台联系。此后,高福源就留在张学良那里继续做与红军的联络工作,促成了东北军、西北军和红军“三位一体”的联合抗战局面。

窦文涛:这小张少帅对杨虎城傲慢,对红军轻敌,结果是三个月四连败,连打四回败仗。结果老蒋,他大哥不干,震怒啊,一下子撤了东北军两个师的番号,而且呢,痛斥张学良,说他指挥无方,你连穷途末路的红军你都对付不了,你这个东北军,打不过穷途末路的红军,你还谈什么抗日。张学良伤了心了,他觉得蒋介石,那不曾经他当大哥嘛,这大哥我曾经可以为你两肋插刀,可是你现在对我可有点儿不顾念手足之情啊,你有没有真拿我当弟弟。

与此同时,杨虎城的十七路军也在西安行动。住在西安招待所的南京国民政府的军政大员均被杨虎城的部队拘禁。

解说:动荡的时局,将张学良和杨虎城紧紧联合在一起,这一年的6月1日,两广事变爆发,陈济棠、李宗仁在广州召开联席会议,决定抗日,反对蒋介石。他们派人联络各地武装力量,其中包括杨虎城和张学良。

事变时间一到,张学良的部队在临潼抓捕蒋介石。

解说:这是一次异常大胆的交往,为了避人耳目,张学良命人在天主教堂四周布下哨兵,下令擅自走入教堂附近,百米内的人员一律格杀勿论。周恩来问张学良,你如何看中国的前途,张学良坦率地说道,中国的前途有两条,一是走共产党的路,一是走国民党的路。

张学良、杨虎城于12月12日凌晨4时,对蒋介石实行“兵谏”。

你们两个成脱缰野马了,是不是,跟共军都有什么勾结啊。

周秉德:晚上见面,不影响别人,比较机密嘛,夜里见面。他们一见面就一见如故。

解说:1935年,全国抗日声浪迭起,蒋介石却在逼杨剿共。毛泽东派人送了一封信给杨虎城说:“鄙人等更愿联合一切反蒋抗日之人,不问其党派,及过去之行为如何,只问今日在民族危急关头,是否有抗日讨蒋诚意。”杨虎城看到党派之争下的黑暗现实,无辜的生命血流成河。而祖国民族复兴的时日遥遥无期。对攘外必先安内政策十分反感的杨虎城,决意选择自己的道路。

解说:事实上,当时红军的境确实如蒋介石所料,极为困难。长征结束以来,虽然打了几场胜仗,但弹药难以补给,兵源不断流失。毛泽东几次电请张学良再助一臂之力,此时远在甘肃庆阳,得了伤寒症的邓小平生命垂危。

就这么定了吗?好,一言为定。喝酒。

解说:杨虎城更在生活上关心张学良,让妻子谢葆真经常给赵一荻送去一些陕西特产美食和舶来洋货。有一次,杨虎城听谢葆真讲,赵一荻说张学良最爱打网球,但整个西安居然没有一片网球场,所以也有半年多没打了。杨虎城立立即命令部下,将西安一处废弃的网球场修好,同时派出几位擅长打网球的副官陪张学良打球。张学良非常高兴。东北军与17军冰释前嫌之后,张杨唯一苦恼的就是如何应付蒋介石迫使他们剿共的问题了。

解说:由于接收张学良加入中共事关重大,必须经过苏联的批准,因此7月2日,由当时党的负责人张闻天致电共产国际,请求对此事的具体指示。但一个月后共产国际回复却是,不允许张学良入党。

解说:此刻,被蒋介石派往陕西剿共的张学良部队,却深受红军重创。为了缓解与杨虎城的关系,张学良派出心腹高崇民前去疏通。

解说:这是1934年,杨虎城为自己修建的别墅,名为“止园”取“止戈为武”之意,表明自己的政治上到此为止,没有野心,让蒋介石放心。

图片 2

喝酒。

杨拯美:说到这个程度,那你最后没有办法只有兵谏了。

情景再现:

解说:高福源是张学良的心腹爱将,带着对红军的好感回去见张学良。促成了张学良与李克农在洛川的会面。在这次会谈中,双方达成协议,表示东北军与红军互不侵犯,张学良还愿意在物资方面帮助红军。

解说:杨虎城知道以后,命令军师杜斌丞先把17路军一部分军费发给王以哲救急。张学良很快得知了这件事,他对王以哲说,杨虎城部队三万人,就拿我们一万人的军费,我亲眼看见他的士兵三、四年没有换一套新衣服,自己也穷得很,居然能给我们解围,很够朋友。

四万万同胞在日本的铁蹄下煎熬,我们还不下定决心说服蒋介石,坚决抗日吗?副司令,不能犹豫了,必须马上行动。

杨中州:于是乎两边的关系,有了一定的改善,但是他害怕关系改善了,两边团结了,又招来蒋介石的怀疑,所以他就商量了个办法,是暗通明不通,上面合作下面让他任意的冲突,任意打架,这样可以麻痹一下特务的警觉。

李云峰(西安事变研究室主任、著有《西安事变史实》):就是北面是汤恩伯,还有高桂滋等的部队,东面是阎锡山的部队,这边是胡宗南、马鸿达、马步芳马家的这些部队,然后南边是张学良,还有杨虎城这些部队,红军处在这样一个地方,所以毛泽东当时,就是西安事变前夕,追共中央曾经决定准备二次长征,长征就是说准备要打出这个地方,打到什么地方,打到陕西、四川、湖北、河南的交界的地方,以后再回来。

解说:在场所有的人将目光都聚焦在张学良身上,此时张学良内心五味杂陈,表面上却只能泰然处之,不动声色。

张允冲(张学良二弟张学铭之子):开始就研究共产主义,说实在的,他买书找人找书找他的部下,找那些过去的共产党员嘛,好像有些都是已经脱党的,但是给他上着课,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就那么难打这仗。后来越了解,觉得人家还是有些道理的。

高大会(张学良幕僚高崇民之子):我父亲回忆杨虎城,这个人不太爱说话,就城府很深,他就听。那我父亲给他讲了这些,给杨虎城介绍了张学良的苦衷,东北军的状况、过去、现状,现在当今之际应该团结起来怎么样,杨虎城一直都是在听,杨虎城涮火锅,在家里火锅,请我父亲一边吃一边听我父亲讲,讲完,那都是好几个小时啊一聊,完了就说先生所言甚是,希望以后常来赐教,那都很客气的。

图片 3

基本上就这么定了。

周秉德:周恩来回答说,我们红军不可能拥护蒋介石,蒋介石跟我们对立这么久,一直要屠杀我们。张学良马上就问联蒋如何。周恩来立刻回答联蒋可以,只要他放弃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我们是可以国共合作的,跟他合作共同抗日的。

解说:就在张学良多次劝蒋无果,逐渐绝望之时,杨虎城对张学良说,现在我看只有一个办法,蒋公来西安,我们就可行“挟天子以令诸侯”之故事。西安事变是张学良、杨虎城联合发动毋庸置疑,但谁才是关键主谋,这个貌似清晰的问题,连张学良都曾产生过疑问。1956年,张学良奉蒋介石之命,回忆西安事变时说,西安之变,杨虎城乃受良之牵累,彼不过陪衬而已。但是晚年的张学良,在向人讲述时却改口说,那西安事变,可以说他是主角,不过名义我是主角了。当年张学良听了杨虎城“挟天子以令诸侯”的话,非常愕然,沉默不语。

李海文(中央党史研究室研究员著有《周恩来之路》):因为他认为他必须要见到党中央的负责人,这些事情才能定下来。

李云峰:张学良就说他们都是爱国人士,你把他们逮捕了,就是沈钧儒说的这叫“爱国未遂罪”。你这样做,和袁世凯和张宗昌有什么区别。

解说:面对张学良的质问,蒋介石勃然大怒。

总裁息怒,绝无此事。

杨天石:这个叫三位一体,三方面已经确定要搞一个大的联合,而且要准备成立一个政府,叫西北国防政府。

图片 4

解说:此时的蒋介石目光紧盯着中国西部,铲除心腹大患指日可待,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杨虎城、张学良和工农红军,正暗中形成一股新的力量。

张友坤:当时很困难,没有钱,没有服装,后来张学良给了一万套冬装,当时为了躲开国民党特务,半路到兰州的路上专门去接,这是一种办法,枪支弹药怎么弄,打假仗,我打了你们退,等我到你们再反攻,我把好武器都给你们留下,我们就跑了,这武器不都成你们的了。

李海文:后来他又送了三十多万大洋,战场基本上就停了,就是红军也不打东北军,东北军也不打红军,对吧,这个战场就停了,这样就给共产党,给红军一个休养生息的机会。

解说:在与李克农交谈时,张学良提出,要求中共派出一位处于决策地位的大员来和他面谈,毛泽东、周恩来都可以,地点可以放在靠近苏区的延安。

解说:1936年12月3日,张学良再次由西安飞到洛阳,就七君子被捕事件,与蒋介石进行面谈,结果又是一次唇枪舌剑的交锋,期间张学良声泪俱下,当场跪在了蒋介石面前。

杨瀚:杨虎城就主动和张学良联系,碰头啊,就把这个事儿就端出来了,说“两广”找我了,张学良说,也找我了,那两个人都赞同支持,支持就想采取什么行动,如果蒋介石镇压就是说,第一,他们就发电来声援,就蒋介石不要动武,如果蒋介石动武,张杨两人共同出兵支援“两广”然后他们就制定了整个行军的作战计划都制定好了,行军路线都策划好了,就等着这个事情的发展。

图片 5

吕正操谈匹兹堡事变:那时候是张汉卿救了蒋瑞元。这个时候吧,本来这个入不了张学良法眼的杨虎城,显出点儿不同,他不但没有幸灾乐祸,反而是跟这个张学良好言安慰,让张学良觉着温暖,那张学良觉得杨虎城实际上那家伙也姜是老的辣,在西北摸爬滚打二十多年,政治经验异常的丰富,做事相当沉稳老练,蒋介石其实都忌惮他三分。蒋介石到西安,专门去拜会杨虎城的老母亲,张学良慢慢咂摸出点味儿来。

解说:就在张学良沮丧的回到西安的同时,杨虎城以绥靖公署主任,和17路军总指挥的身份,再赴南京向蒋介石劝戒。

解说:刀客出身的杨虎城早经历过辛亥革命的洗礼,信奉三民主义。在陕西,他的军力早已割据一方,孙中山久闻他的大名,曾亲自为他办理加入国民党的手续。随着部队里共产党力量的增大,杨虎城本人开始受到共产党的影响。

吕正操谈匹兹堡事变:那时候是张汉卿救了蒋瑞元。窦文涛:1936年12月9号,西安的形势更紧张。蒋介石的高级将领陈诚、卫立煌、蒋鼎文陆续到了西安,中央军三十个师啊,此前他们在解决两广事变,可是现在已经向陕甘集结。什么情况?蒋介石要对中央红军第六次大围剿,已然箭在弦上。可是那边厢,占了东北军老家的日军,早已经张开了大嘴,冲着中华大地,口水都流了一地了。这个时候压力的爆发点,聚焦在西安城。

情景再现:

张允冲:第三国际之所以反对他,一个理由就是他是个少爷,军阀,第二呢,他跟苏联打过一仗,中东铁路打过一仗,这事斯大林很恼火。

解说:谈话时,房间里只有周恩来和张学良两个人,所有谈话内容均以周恩来呈给中共中央的电报,及回忆文章为准。晚年张学良《口述历史》中讲到,周恩来说共产党愿意跟随张学良,由张来领导抗日,听了周恩来的话,张学良说,我跟蒋先生去说说,我这方面我负责任,你那说的可算话,那也许我上了他们的当也不一定。会面之后,由于得知红军军费紧张,张学良当场赠送给周恩来两万银元。

吕正操谈匹兹堡事变:那时候是张汉卿救了蒋瑞元。解说:没想到,张学良被蒋介石送到上海一个月没回来,“两广”方面还不停来电报催促张杨的行动,这让杨虎城非常着急,甚至心脏病都发作了。

杨中州:吃着吃着王以哲说着说着就放声大哭。后来杨虎城感觉到军长都这样子,下级的军官那更是,是吧。对于过这种流浪生活,家乡被日本侵占了,到处流浪,那更是不满。

坐坐坐,汉卿,你冲了我的省党部。你呢,部队里是不是窝藏了很多共党分子啊。

杨瀚:因为他到日本以后的表现,和他的言谈举止,共产党在日本东京支部就认为,他应该入党,应该发展这样的人入党,结果东京很当回事儿,专门找杨虎城谈,说你入党中共中央同意了。他说,对不起,我不入了,他当时用了一个词就是“我向右转了”。

张间蘅:绝对是杨虎城跟他提过,也跟他说过,他在犹豫,就是这个事能不能做,肯定那时候要以他为主,杨虎城这个不可能是这件事的变成主导者,可是他我觉得他一直都在犹豫,可是心里已经不满了。

解说:1936年10月31日,蒋介石在洛阳过五十大寿,庆典上,所有的祝词、贺词,无一例外地盛赞蒋介石的统一,剿共功绩。陪伴左右的张学良看到蒋介石露出难得笑容,于是向蒋介石请缨抗日,但却受到了蒋介石当面训斥。

解说:张学良回到西安不久,与红军和解的契机出现了,榆林桥战役中被红军俘虏的团长高福源被放回来了。

解说:对于蒋介石来说,1936年是他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年,经过八年军事作战,蒋介石终于控制了中国大部分地区,将中共包围在陕北苏区。在蒋介石看来,中共在五次围剿,长征后濒于绝境,最多一年就会被消灭。

杨天石(著有《寻找真实的蒋介石》):周恩来生前呢,有许多事情啊,特别是张学良和中共的关系,周恩来是不愿意讲的,这不仅周恩来本人不愿意讲,他也作为一条纪律,不让别的人讲。为什么?周恩来的理由就是说张学良还活着,有些情况讲出来,会危害到张学良的安全。

姬乃军(著有《西安事变实录》):有些人是不打共产党,就是不打眼前的敌人,而要打远在几千里之外的所谓日本人了,这种人的话就是汉奸。

张间蘅(张学良五弟张学森之女):他跟我讲,他非常佩服周恩来。他说这个人可了不得,他说他是一个伟大的外交家,这个人太了不起了,可惜我们交往的太晚了。

杨瀚:这时候共产党提出要贯彻“八七会议”的决议,要全面暴动,这时候就找杨虎城谈,因为十军那个力量很多,而且杨虎城又是支持革命的,杨虎城提出的条件开始很简单,就是第一要参加暴动可以,我要入党,我要做第二个贺龙。

解说:得知了张学良的态度之后,周恩来确定亲自去和张学良谈一次。1936年4月9日下午,张学良亲自驾驶飞机飞到延安。这一天的延安仍是皑皑白雪。清凉山下桥儿沟的天主教堂里炭火熊熊。时值傍晚,张学良在这里等候来自陕北红军的贵客。每过多久,只见五位身穿黑布制服的红军领导人,风尘仆仆地朝天主教堂走来,走在前面的一位仪表堂堂。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搞的什么鬼,你跟共军穿一条裤子,你是不是要叛变,你要当叛徒吗?你还像不像个革命军人,你知道攘外必须安内的意义吗?口口声声讲抗日,我不把共产党打败了我不会去抗日的。

图片 6

解说:蒋介石为解决两广事变,决定7月10日召开国民党五届五中全会,通知张、杨参加。

张友坤(著有《张学良年谱》):周恩来、邓颖超都给他们讲课,中国人不打中国人,我们帮助你们打回东北老家,所以这些战士很多受感动,有些都回来,有些都就地就参加红军了。高福源说,我愿意回去说服张学良,我认为他是有抗日思想的。

解说:事先仿佛早有准备的蒋介石,也毫不客气地给了杨虎城两个选择,一,全力剿共,中央军配合;二,东北军和17路军,分别调往福建和安徽,让出陕甘由中央军剿共。

杨瀚:杨虎城说这个会咱们不能去参加,咱们等着参加行动呢。张学良说,他那时候他就说,你不去可以,但是我去看看,他说为什么,我看看我会开飞机,他说他会开飞机,不好了情况不对我开飞机自己就溜了。

解说:此次谈话中,张学良对周恩来政治眼光的高瞻远瞩,谈判技巧的高超,甚至轩昂的气度都钦佩不已。周恩来还说起,一次与东北军对阵时自己差点死在少帅的手里。

杨拯美(杨虎城与谢葆贞之女):他和红军也达成了很多协议,比如说建立交通站,这个互不侵犯,是吧,互通情报。

图片 7

情景再现:

姬乃军:在11月初,张学良离开洛阳回到西安之后,他自己的话曾经就说过,说他听了蒋介石的训话之后,他感到非常失望,他甚至还背着人还嚎啕大哭了一次。

解说:对这个问题,张学良本人一直没有作正面回答,当访问者提出这个问题时,夫人赵一荻就会提醒张学良,这个是不能讲的。时至今日,张学良和中共的关系,仍是一个还没有完全解开的谜题。

版权声明:本文由太阳集团娱乐网址发布于军事军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吕正操谈匹兹堡事变:那时候是张汉卿救了蒋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