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战争停战背后的阴谋与诡计-菜叶网-轻松阅读

2019-12-22 23:43 来源:未知

6、朝鲜战争是平局,但中国参与的抗美援朝战争获得大胜,与美军开战在鸭绿江,结束在38线,美军丢盔弃甲一泻千里。

朝鲜战争停战谈判从1951年7月10日开始到1953年7月27日结束,足足持续了两年多,可见在这场谈判背后必有不少需要磨合的地方。从早期的杜德事件到后来的金城战役,虽然波折不断,好歹顺利落幕。

关于朝鲜战争停战的时机,中朝双方似乎一直争论不休。

美军为了在谈判桌上争取主动,一边不断单方面宣布休会,回避关于战俘的讨论;一方面连连出动战机,轰炸朝鲜境内的水电站等目标。从6月到10月,不只是谈判没有任何进展,还爆发了一场大战——上甘岭战役。双方激战43天,依据中方的统计数据,志愿军阵亡7100余人,伤8500余人,联合国军伤亡2.5万人。毛泽东给志愿军发来贺电:“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战争继续下去,固然会给朝鲜人民和志愿军带来进一步的损失,但中朝人民也在战争中愈战愈强,鼓舞着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去反对侵略战争,并推动了全世界保卫和平运动的发展。战争使美国的主要力量陷在东方继续遭受损失,而苏联的建设得到了加强并影响着各国人民革命运动的发展,因而也就推迟了世界大战的爆发。毛泽东保证,中国人民愿尽一切可能帮助朝鲜人民解决困难。总之,“在现时形势下,接受敌人这一方案必然要长他人志气来灭自己威风”。

至此该谈的都谈得差不多了,只要协议一签,朝鲜战争就能告一段落。此时还做着统一梦的李承晚不甘心就此罢手。6月18日,李承晚下令释放了2.7万名拒绝被遣返的“反共战俘”。战俘营本由美军管理,但实际负责看守的是韩军警察和宪兵。韩军士兵晚上剪断铁丝网、关闭探照灯后就“自动下班”,让战俘各自逃跑。

12、朝鲜半岛的分裂状态最符合中国和美国利益,半岛的现状将维持下去,这也是小国的悲哀,中国与美国在朝鲜半岛上的博弈不会停止。

当过志愿军停战谈判代表团党委副书记的杜平说,这起事件的原因在于“美国侵略军惨无人道的战俘政策”,“巨济岛我方战俘扣押杜德是面对美军暴行迫不得已采取的反抗行动”。李奇微在回忆录中说,“这些无视战俘所有合法规章制度的共产党人显然还认为自己是战斗人员,他们随时准备发起攻击,企图压倒我们的部队。”而扣押杜德的战俘们“差不多是要联合国军彻底丢丑。他们要当局承认自己所犯的罪行比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纳粹所犯的罪行还要野蛮。”联合国军方面否认了几乎全部指控,但承诺“尽一切可能防止再发生暴力事件和流血事件。”不久,战俘们释放了杜德准将。

最后,毛泽东不无用意地告诉金日成,中方的看法和方针,在征求了斯大林的意见后再告诉平壤。同日,毛泽东致电斯大林说,中国主张坚决拒绝“敌人这种挑拨性和引诱性方案”,并表示准备战争扩大。毛泽东还通报说,“金日成同志对此有不同看法。”金日成在7月16日给毛泽东的回电中表示赞同他对当前局势的分析,并感谢中国将全力提供援助的承诺。

毛泽东在获知苏联希望尽快恢复谈判的这一态度后,调整了中国的立场,表示愿意接受克拉克提出的先交换伤病战俘的提议。伤病战俘交换从1953年4月20日开始,一直持续到5月3日结束,中朝方面遣返联合国军战俘684人,联合国军遣返中朝战俘6670人,其中志愿军1030人。

8、朝鲜现在的穷困与朝鲜战争无关,天下没有一场战争要过60年才知道胜负。朝鲜以前富裕程度超过韩国,在苏联解体后,社会主义经济体系崩溃,朝鲜才陷入困境。

图片 1

板门店谈判真正的转机是1953年3月5日斯大林的突然去世。斯大林所有接班者,从马林科夫、贝利亚,到莫洛托夫,没有一个不想结束既往的内外政策。苏联的领导人对前来吊唁斯大林的周恩来一再表示:“没有不能用和平方式解决的问题。”“过去拖的路线应该改为停的路线,不改是不正确的。因为拖下去,不利于苏联和中朝人民;停下来,有利于苏联和中朝人民。”

7月27日,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板门店,南日、哈里逊在停战协定上签字,随后再交双方司令官金日成、彭德怀、克拉克等签字。因为签署的仅仅是停战协定,所以在理论上朝鲜战争从没有结束。

图片 2

杜德事件发生、上甘岭战役打响的同时,李奇微奉命接替艾森豪威尔任北约武装部队最高司令,克拉克继任联合国军总司令。

1、朝鲜战争1950年6月25日开始时是朝鲜内战,与中国无关,中国也不想参与。朝鲜韩国都决心统一朝鲜半岛,双方军事冲突不断,只不过是朝鲜先准备好了,先下手而已。

停战谈判在4月26日重开,双方对达成协议都表现得更加迫切,几番博弈后,一个最终方案出台了——双方在停战协定生效后60天内遣返一切坚持遣返的战俘。剩下的没有被直接遣返的战俘,则交给波兰、捷克、瑞士、瑞典和印度五国组成的中立国遣返委员会。战俘所属国家在随后的90天内,派人向战俘做出相关解释,由战俘自己决定未来去处。

沈志华:朝鲜战争历时三年,但是从1951年7月至战争结束,打打停停,多一半时间都是在停战谈判中度过的。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中朝双方在停战时机的问题上,也是分歧不断,争论不休。

李承晚的小动作让美国大丢面子,金日成、彭德怀质问克拉克:“究竟联合国军司令部能否控制南朝鲜的政府和军队?如果不能,那么朝鲜停战究竟包不包括李承晚集团在内?如果不包括李承晚集团在内,则停战协定在南朝鲜的实施有何保障?”美国人极为愤怒,对李承晚失去了信任。

“金日成指示南日弄清楚中国人在这个问题上的态度,并建议以李克农的名义在战俘问题上做出让步。”拉祖瓦耶夫还反映,中国领导人“担心大量苏联军事装备的供给会随着朝鲜战争的结束而减少或中断”,并认为匆忙地解决问题,只能相反地导致削弱中朝方面的力量。

1952年5月9日凌晨,在联合国军关押战俘的巨济岛发生了一件轰动世界的大事:因为不满对战俘的“甄别”,也即强迫志愿军俘虏选择前往台湾,战俘们扣押了战俘营司令杜德准将。美军随机出动士兵包围了战俘营。

此外,1951年11月中朝商定,为便于释放战俘工作,以后南朝鲜战俘交由人民军管理,而志愿军只管理其他国家的战俘。这样,中方实际看管的战俘人员十分有限,没有多少谈判的本钱,这大概也是中国主张“全部遣返”的原因之一。而朝方出于战后经济建设需要劳动力的考虑,则暗地里扣留了大量战俘。

为让李承晚彻底死心,不再破坏谈判,毛泽东指示彭德怀:“停战签字必须推迟,推迟至何时为适宜,要看情况发展才能做决定,再歼灭伪军万余人,极为必要。”7月13日,志愿军发动在朝鲜的最后一战——金城战役,志愿军损失2万余人,韩军损失5万余人。在战役进行中的7月24日,谈判双方最后一次重划军事分界线,这时中朝方面比1951年11月第一次划界时多控制了332.6平方公里的土地。

毛泽东在获知苏联希望尽快恢复谈判的这一态度后,调整了中国的立场,表示愿意接受克拉克提出的先交换伤病战俘的提议。伤病战俘交换从1953年4月20日开始,一直持续到5月3日结束,中朝方面遣返联合国军战俘684人,联合国军遣返中朝战俘6670人,其中志愿军1030人。

板门店谈判真正的转机是1953年3月5日斯大林的突然去世。斯大林所有接班者,从马林科夫、贝利亚,到莫洛托夫,没有一个不想结束既往的内外政策。苏联的领导人对前来吊唁斯大林的周恩来一再表示:“没有不能用和平方式解决的问题。”“过去拖的路线应该改为停的路线,不改是不正确的。因为拖下去,不利于苏联和中朝人民;停下来,有利于苏联和中朝人民。”

朝鲜战争时毛泽东什么话曾引起金日成极大的不满?

第五次战役以后,中国方面终于感到战争难以继续下去了。1951年5月下旬,毛泽东主持中共中央召开会议,决定采取“边谈边打,争取谈判解决问题”的方针。金日成却仍然急于求成,反对战争长期化的打算,要求中朝联军6月末至7月中旬再发动一次总攻。毛泽东只得请金日成于6月3日抵达北京进行商议。

周恩来说:“朝鲜人以为,继续打下去不利,因为每天的损失要超过在遣返上有争议的战俘人数,而停战对美国不利。毛泽东则认为,战争打下去对我们有利,因为这打乱了美国对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准备。”

至此该谈的都谈得差不多了,只要协议一签,朝鲜战争就能告一段落。此时还做着统一梦的李承晚不甘心就此罢手。6月18日,李承晚下令释放了2.7万名拒绝被遣返的“反共战俘”。战俘营本由美军管理,但实际负责看守的是韩军警察和宪兵。韩军士兵晚上剪断铁丝网、关闭探照灯后就“自动下班”,让战俘各自逃跑。

图片 3

李承晚的小动作让美国大丢面子,金日成、彭德怀质问克拉克:“究竟联合国军司令部能否控制南朝鲜的政府和军队?如果不能,那么朝鲜停战究竟包不包括李承晚集团在内?如果不包括李承晚集团在内,则停战协定在南朝鲜的实施有何保障?”美国人极为愤怒,对李承晚失去了信任。

对于平壤的说服工作,自然还要莫斯科出面。在9月4日与金日成会谈时,斯大林问到,朝中之间在谈判问题上是否存在某种分歧。金日成回答:“我们之间不存在原则上的分歧。我们同意中国同志提出的那些方案。但是,由于朝鲜人民目前处于的严重状况,我们更愿意尽快缔结停战协定。”

为让李承晚彻底死心,不再破坏谈判,毛泽东指示彭德怀:“停战签字必须推迟,推迟至何时为适宜,要看情况发展才能做决定,再歼灭伪军万余人,极为必要。”7月13日,志愿军发动在朝鲜的最后一战——金城战役,志愿军损失2万余人,韩军损失5万余人。

虽然他表示同意毛泽东的意见,但还是希望尽快停战:“我们必须坚决力争尽快签订停战协定、实现停火和根据日内瓦公约交换所有战俘。这些要求会得到所有爱好和平的人民支持,并使我们从被动的局面中摆脱出来。”

后来因美国代表在分界线问题上提出了过分要求,并在谈判中立区进行挑衅,中方表现出强硬立场,才使朝鲜人的情绪有所好转。不过,拉祖瓦耶夫注意到,“最近数月来,朝鲜人对中国人的态度明显地冷淡了,朝鲜人更加坚定了依靠苏联的方针。”

据苏联大使拉祖瓦耶夫观察,“朝鲜领导人对于停战谈判有些戒心,尽管他们没有公开和直接地表达出来”。

战俘问题,这个看上去不那么大的问题竟然成为了双方谈判的死结。

4、中国当时国力弱小,不希望参战,表示朝鲜战争是内战,即便是韩国军队越过三八线,统一朝鲜半岛,中国也不会介入,只是要求美军不要越过三八线,美国置若罔闻不予理会,结果在朝鲜遭遇惨败,后来在越南战争中就非常听话了,中国要求美国陆军不能过17度线,美国听话极了,无论仗打的多艰苦坚决不过线。

问题最后还是在莫斯科得到解决的。1952年7月15日毛泽东电告斯大林,美方提出的方案,“两者比例极不相称,敌人企图以此来挑拨朝中人民的战斗团结”。“在敌人的压力下屈服,对我极为不利”,并表示即使谈判破裂,也绝不让步,“因为这个问题是个政治问题,不但对朝中两国,而且对整个革命阵营都有影响”。第二天斯大林即复电:“你们在和平谈判中所持的立场是完全正确的。”

虽然朝鲜领导人后来也“认识到了缔结停战协定在军事和政治上的必要性”,但他们认为中国代表团为能达成停战协定而对美国人过分宽容和让步,同时也抱怨中国人在谈判过程中没有及时地、充分地听取朝鲜代表的意见。

5月2日,朝鲜停战谈判五项议程中的四项已经全部达成协议,但在第四项议程,即关于战俘安排问题上,美国方面提出了自愿遣返的原则,而中国方面坚持应全部遣返,双方的谈判由此陷入僵局。朝鲜领导人原指望不晚于5月份与美国人签订停战协定,并依此来计划安排1952年下半年的经济工作和政治工作,没想到谈判因战俘问题产生争议而拖延下来,“这使朝鲜领导人感到莫大的失望。金日成建议中国同志在战俘问题上做出让步,并争取签订停战协定”。

图片 4

斯大林当即肯定说:“毛泽东是对的。这场战争伤了美国的元气。北朝鲜人除了在战争中遭到牺牲以外,并没有输掉任何东西。美国意识到,这场战争对他们是不利的,必须结束它,特别是当他们知道仍有我军驻在中国以后。需要的是毅力和耐心。”斯大林还提出了一个更能触动中国领导人神经的问题,他提醒周恩来说:“对美国必须强硬。中国同志必须了解,如果美国不输掉这场战争,那么中国永远也收复不了台湾。”

金日成认为拖延谈判是不利的,因为美国的空军正在继续给朝鲜造成惨重的损失。他看不到继续就战俘问题进行争论有什么合理性,因为这些争论正在导致更大的损失。”金日成还认为,中国志愿军的大多数战俘都是以前蒋介石军队的人,在政治上不可靠,所以“为了他们去斗争没有特别的意义”。

关于朝鲜战争和朝鲜你必须要知道的12件事,件件惊人!朝鲜战争时毛泽东什么话曾引起金日成极大的不满?

3、中国介入朝鲜战争是由于美国入侵中国,时间是1950年6月27日,朝鲜战争爆发的第三天,地点是台湾,美军占领中国领土台湾,美国阻止中国统一,与中国大陆为敌,中国是被动迎战和反击。

图片 5

显然为了照顾朝方的意见,7月3日,中朝代表团提出新建议:除了非朝鲜籍战俘仍需全部遣返外,同意朝鲜籍战俘无须全部遣返,“即其居住地在敌对方的朝鲜籍战俘应返回敌对方领土;在应召入伍前居住于俘获方领土上的朝鲜籍战俘,应全部留在原处并应被释放遣送回家”。

图片 6

11、朝鲜为自身安全坚持研制核武器和导弹,中国目前要制裁朝鲜,但也要保障朝鲜的安全,朝鲜的覆灭不符合中国国家利益。

图片 7

杜德事件发生、上甘岭战役打响的同时,李奇微奉命接替艾森豪威尔任北约武装部队最高司令,克拉克继任联合国军总司令。

在朝鲜战争期间,中朝高层之间缺乏一种超脱意识形态的真诚和信任,从而给他们的同盟及合作带来了困难。

9、朝鲜对中国参战非常感激,在朝鲜平壤建造了志愿军纪念碑等。朝鲜从来没有砸毁志愿军烈士墓之类的行为,这是谣言。

对此,中国领导人的态度十分坚决。毛泽东在7月15日给金日成的电报中说,在敌人狂轰滥炸的军事压力面前,接受其挑拨性和引诱性而并非真正让步的方案,对中朝方面在政治和军事上都是极为不利的。

当过志愿军停战谈判代表团党委副书记的杜平说,这起事件的原因在于“美国侵略军惨无人道的战俘政策”,“巨济岛我方战俘扣押杜德是面对美军暴行迫不得已采取的反抗行动”。李奇微在回忆录中说,“这些无视战俘所有合法规章制度的共产党人显然还认为自己是战斗人员,他们随时准备发起攻击,企图压倒我们的部队。”而扣押杜德的战俘们“差不多是要联合国军彻底丢丑。他们要当局承认自己所犯的罪行比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纳粹所犯的罪行还要野蛮。”联合国军方面否认了几乎全部指控,但承诺“尽一切可能防止再发生暴力事件和流血事件。”不久,战俘们释放了杜德准将。

此时,毛泽东主张把战争继续下去,而在和平谈判问题上坚决不能让步,但朝鲜方面却希望接受美国的停战条件,尽快在停战谈判协定上签字。斯大林从苏联与美国对抗的全球战略出发,再次支持了毛泽东。

特别是当7月27日毛泽东通知金日成,如果美国人坚持将现有的前线作为分界线的话,那么可以向美国人做出让步时,金日成表示了极大的不满。他立即答复说,“这种让步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意味着对朝鲜的“严重政治打击”。金日成甚至对朴宪永说:“我宁愿在没有中国人的帮助下继续进行战争,也不愿意做这种让步。”

10、朝鲜现在对中国的态度是羡慕和戒备,因为朝鲜面临巨大的生存压力,不可能走中国改革开放的道路,担心开放会带来严重后果,这是朝鲜自己的选择,中国不宜干涉。

7、中国通过朝鲜战争维护了国家安全,获得经济军事援助等巨大利益,得到了几十个陆军师的装备,几百架飞机,提早归还中东铁路和旅顺大连,还有苏联援助的156个重工业项目,成为工业化国家。

1952年5月9日凌晨,在联合国军关押战俘的巨济岛发生了一件轰动世界的大事:因为不满对战俘的“甄别”,也即强迫志愿军俘虏选择前往台湾,战俘们扣押了战俘营司令杜德准将。美军随机出动士兵包围了战俘营。

经斯大林同意,6月10日金日成和高岗乘苏联派来的专机飞往莫斯科。斯大林详细询问了中方关于停战谈判的意见后,表示同意,并给毛泽东回电:“我们认为,现在停战是件好事。”金日成无法再坚持己见,朝鲜战争由此进入边谈边打的阶段。

美军为了在谈判桌上争取主动,一边不断单方面宣布休会,回避关于战俘的讨论;一方面连连出动战机,轰炸朝鲜境内的水电站等目标。从6月到10月,不只是谈判没有任何进展,还爆发了一场大战——上甘岭战役。双方激战43天,依据中方的统计数据,志愿军阵亡7100余人,伤8500余人,联合国军伤亡2.5万人。毛泽东给志愿军发来贺电:“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但是就在同一天给斯大林的电报中,金日成却抱怨说,由于消极防御的方针,轰炸给朝鲜的城市和平民带来了极大损失,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拒绝接受敌方的条件。

图片 8

周恩来随后于8月访苏,并与斯大林举行了多次会谈。中途赶来的金日成、朴宪永和彭德怀参加了后期会谈。除讨论中国经济建设的问题外,会谈的重点在于确定以后战争中应采取的方针。周恩来介绍了战场上中朝力量的情况,认为“现在我们有足够的把握,可以进行更长时间的作战,并且因为建立了坚固的坑道工事,也经得住轰炸”。

1952年2月板门店谈判达成协议:在签订停战协定后九十天内召开相关国家的政治会议解决朝鲜问题,但在其他议程,特别战俘问题上还有争议。这时,朝方主张尽快结束谈判,金日成还直接向毛泽东表示出“不愿继续进行战争”的意见。拉祖瓦耶夫向莫斯科报告说:“金日成在与南日讨论谈判陷入困境的原因时表示了这样一种看法:应该建议签订停战协定,而把所有未解决的问题移交给政治会议去研究。

我记得您提过,到了1952年,中朝双方对于停战谈判的态度又倒了个,只是,双方的立场仍旧是对立的。

金日成回到朝鲜后,心情十分沮丧,认为苏联在联合国的代表马立克6月23日呼吁停战谈判的发言“是中国力图达到停战和摆脱援助朝鲜这一负担的最明显的表示”,甚至在马立克发表声明之后的几天时间里,北朝鲜的报界以及其他宣传机关,对此都“没有进行详细的解释,也没有发表任何评论文章”。

图片 9

但是美国方面不顾中朝方面的一再退让(包括已不再坚持遣返全部被俘人员),于7月13日提出了总共遣返八万三千人(包括人民军被俘人员百分之八十和志愿军被俘人员百分之三十二)这个基本数字,并声称这是最后的、坚定的、不可改变的方案。中朝方面被迫做出最后选择。

图片 10

经过商谈,金日成同意6至7月不发动进攻,但还是要求经过准备在8月发动反攻。毛泽东无奈,只好要求斯大林接见金日成和高岗,同时希望在苏联养病的林彪也参加会谈。

5、苏联一直支持朝鲜和中国,由于当时苏联要求中国大陆政府取代国民党政府在联合国的席位,抗议国民党霸占联合国席位,苏联代表马利克暂时离开联合国会场表示抗议,此时美国操纵联合国通过了谴责朝鲜组建联合国军的决议。

2、部分朝鲜人在朝鲜亡国后来到中国东北,抗战时在中国东北和中国战友一起抵抗日本侵略者,这些人在抗战胜利后编入东北野战军,组成三个朝鲜师,朝鲜独立后这些人要求回到故乡朝鲜是天经地义,不是中国对朝鲜的支持。

关于战俘问题,斯大林首先指出,美国人想按自己的主张解决战俘问题,而根据国际法,交战各方必须遣返除罪犯以外的所有战俘。斯大林问,毛泽东对战俘问题是怎样考虑的:是让步还是坚持自己的主张。周恩来简要地介绍了在这个问题上中朝之间存在的分歧,并表达了毛泽东“必须坚持遣返全部战俘”的看法。

7月27日,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板门店,南日、哈里逊在停战协定上签字,随后再交双方司令官金日成、彭德怀、克拉克等签字。因为签署的仅仅是停战协定,所以在理论上朝鲜战争从没有结束。

沈志华:中朝之间在谈判中的战俘问题上持有不同立场,除了政治上的考虑之外,还有一个更为实际的原因,即双方的战俘政策完全不同。由于受国内战争传统做法的影响和缺乏国际斗争经验,中方从一开始就未曾想过扣留战俘。1950年11月17日彭德怀致电军委,拟在战役发起前释放一百名战俘,以动摇敌人军心。18日毛泽东复电,“释放一批战俘很对。今后对战俘应随时分批放走,不要请示。”这样,中方掌握的战俘即相应减少。

为让李承晚彻底死心,不再破坏谈判,毛泽东指示彭德怀:“停战签字必须推迟,推迟至何时为适宜,要看情况发展才能做决定,再歼灭伪军万余人,极为必要。”7月13日,志愿军发动在朝鲜的最后一战——金城战役,志愿军损失2万余人,韩军损失5万余人。在战役进行中的7月24日,谈判双方最后一次重划军事分界线,这时中朝方面比1951年11月第一次划界时多控制了332.6平方公里的土地。

图片 11

沈志华:的确,中朝双方对谈判的态度不久便走到了自己的对立面。1952年下半年,在朝鲜战场双方基本取得力量平衡的同时,板门店的停战谈判却陷入了僵局,问题竟胶着在毛泽东起初认为最容易解决的战俘问题上。

据继任苏联大使苏兹达列夫的报告:“朝鲜同志认为将大量南朝鲜的战俘扣留下来,让他们在北朝鲜从事各种繁重的体力劳动比较好,而无须去考虑他们要求返回自己家乡的愿望。”

停战谈判在4月26日重开,双方对达成协议都表现得更加迫切,几番博弈后,一个最终方案出台了——双方在停战协定生效后60天内遣返一切坚持遣返的战俘。剩下的没有被直接遣返的战俘,则交给波兰、捷克、瑞士、瑞典和印度五国组成的中立国遣返委员会。战俘所属国家在随后的90天内,派人向战俘做出相关解释,由战俘自己决定未来去处。

版权声明:本文由太阳集团娱乐网址发布于军事军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朝鲜战争停战背后的阴谋与诡计-菜叶网-轻松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