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洪同志文被捕法院陈诉:有一位决定军队比非

2019-12-22 19:50 来源:未知

主犯共十六名,即林彪、江青、康生、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陈伯达、谢富治、叶群、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林立果、周宇驰、江腾蛟。内中林彪、康生、谢富治、叶群、林立果、周宇驰已死,出庭受审的是十名主犯,人称“十恶不赦”。

指使鲁瑛派记者搜集诬陷党政军领导

图片 1王洪文 在“四人帮”之中,王洪文最为年轻,也是身体最好的一个。但是,可能由于在“四人帮”中他的阅历最浅,心理承受力也最差,所以他在狱中显得非常苦闷,长吁短叹,愁眉苦脸。沉重的心理压力,让王洪文一病不起。 王洪文死亡过程揭秘 1977年7月中旬,中共十届三中全会在北京举行。会议通过了《关于恢复邓小平同志职务的决议》,邓小平重新出任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这样“三副一长”职务。会议还通过了《关于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反党集团的决议》,指出: “永远开除资产阶级野心家、阴谋家、反革命两面派、新生资产阶级分子王洪文,国民党特务分子张春桥、叛徒江青、阶级异己分子姚文元的党籍,撤销‘四人帮’的党内外一切职务。” 在1980年,王洪文的弟妹们曾经获准前往秦城监狱,探望王洪文。 王洪文有三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即王洪武、王洪双、王洪全、王桂兰。 王洪文的弟妹们,在王洪文飞黄腾达的时候,仍过着平常的生活,并没有沾大哥的光。正因为这样,在王洪文倒台之后,他们也依然过着平常的日子,没有受到牵连。 王洪武、王洪全在长春老家农村务农:王洪武在长春绿园区西新乡开源村,王洪全在西新乡百家屯。王桂兰在吉林市,家庭妇女。 王洪双在1958年参军,1962年转业到陕西省武功县飞机修配厂工作。 王洪文的弟妹们接到通知,赶往北京。他们在秦城监狱见到了长兄王洪文。见面的时间总共四小时──上午两小时,下午两小时。 这是多年以来弟妹们与王洪文唯一的一次见面。 王洪文叮嘱弟妹们好好劳动,好好照料母亲。 1980年底,“四人帮”终于被押上历史的审判台。 数亿中国人聚精会神,从电视荧光屏上观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审判“四人帮”的实况。 对于王洪文的审判,大致如下: 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开庭审判王洪文概况表 日期被告人庭审主要内容 1980年11月20日“四人帮”宣读起诉书。 1980年11月24日王洪文“长沙告状”。 1980年12月6日王洪文诬陷陈毅; 指使鲁瑛派记者搜集诬陷党政军领导干部的材料; 策划、指挥“上柴联司”武斗事件; 组织指挥上海康平路事件。 1980年12月13日王洪文组织第二武装;策动上海武装叛乱。 1980年12月20日王洪文法庭辩论。 1981年1月25日“四人帮”法庭宣判。 平心而论,在“四人帮”之中,认罪态度最好的要算王洪文;张春桥一言不发,瞪着三角眼,以沉默相抗;姚文元总是咬文嚼字,避重就轻,至多承认犯了“错误”,不承认犯罪;江青则“和尚打伞——无法无天”,大闹法庭,以至写下《我的一点看法》相抗;倒是王洪文问一答一,问二答二,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早已没有“造**司令”那副不可一世的神气。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特别检查厅起诉书对王洪文的起诉如下: “被告人王洪文,以推翻人民民主专政为目的,组织、领导反革命集团,是反革命集团案的主犯。王洪文积极参与江青夺取最高权力的活动。 “1966年12月28日,王洪文参与制造了上海康平路武斗事件,打伤九十一人。1967年8月4日,王洪文组织、指挥了围攻上海柴油机厂的武斗,关押和伤残六百五十人。 “1976年,王洪文伙同江青、张春桥、姚文元在全国制造新的动乱。王洪文指使鲁瑛派人到一些省,按照他们的意图编造诬陷重新出来工作的领导干部的材料。 “王洪文伙同张春桥,以上海为基地,建立由他们直接控制的‘民兵武装’,多次指示马天水、徐景贤、王秀珍加紧发展‘民兵武装’,策动上海武装叛乱。 “被告人王洪文犯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九十八条组织、领导反革命集团罪,第九十二条阴谋颠覆政府罪,第九十三条策动武装叛乱罪,第一百零一条反革命伤人罪,第一百三十八条诬告陷害罪。” 1980年12月20日上午,王洪文在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第一审判庭作最后陈述(摘自《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卷》),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我认为最高人民检察院特别检察厅在起诉书中所指控我的犯罪事实,以及大量证据,都是事实。在法庭调查过程中,我已经如实作了回答。就今天这个机会,我向法庭表个态。“文化大革命”运动中,我参与了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反革命活动,成了这个集团的主要成员,犯下了严重的罪行。经过几年来的反省和交代,特别是在公安预审和检察院的调查过程中,我逐步认识到了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以及我个人在这个集团里面所犯罪行的严重性。最高人民检察院特别检察厅在起诉书中以大量的事实,确凿的证据,充分说明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反革命罪行是极其严重的,给我们党和国家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真是罪行累累,罪恶滔天。我是这个集团里的一个重要成员,我的罪行是大量的,严重的,同样给党和国家造成了重大损失。特别是我犯下了参与诬陷周恩来总理、陈毅同志等中央一些领导人的严重罪行,犯下了镇压群众的严重罪行,犯下了组织帮派武装,煽动民兵武装叛乱等严重罪行。我在这里向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认罪。我自己感到,由于陷在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里边很深,罪行严重,完全转变立场还要有个过程。但是我有决心转变立场,改造自己。衷心地希望政府能给我一个改造自己重新作人的机会。 1981年1月2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对王洪文作如下判决:“判处被告人王洪文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王洪文表示服从特别法庭的判决,并在最后陈述中申明了自己的态度。 关于王洪文为什么被判处无期徒刑? 《国际新闻界》1996年第五期,发表伍修权撰写的长篇回忆录《回忆与怀念》中,透露了对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主犯的量刑和宣判的内情,其中涉及王洪文: 1980年,中国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就是对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十名主犯的公开审判。6月中央成立一个由彭真同志主持的审判工作指导委员会,作为中央对审判工作的党内指导机构。我被推选入这个领导小组。 审判“四人帮”和林彪反革命集团,是党和人民的一致要求。1980年9月,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特别决定,宣布成立审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的最高人民检察院特别检察厅和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 在如何判刑的问题上,是经过不少的争论的。有人主张轻些,说将这些人养起来算了;有人主张重些,提出一定要判处死刑;也有人提出不轻不重的判法。可当时到处都是一片杀声,这对我们也是一种压力。在全体审判员会议时,大家同样认为江青、张春桥等人死有余辜,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开始都准备判决杀,但反复考虑以后还是不行,一要顾及国内外的影响;二要设想后代人怎么看,不能以一种义愤情绪来决定。 我们充分陈述了自己意见后,很快得到了各审判员的支持,最后又得到了中央的同意,即将江青、张春桥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别的主犯则分别判以无期或有期徒刑。王洪文还年轻,他自己就曾说过,十年以后再看分晓。对他判轻了可能还会出来起作用,他的地位也最高,罪行及影响仅次于江青和张春桥,所以将他判为无期徒刑。姚文元本来也应该重判,后来考虑到他搞的宣传活动许多都是上面指示了叫他办的,对他判重了就不大公道了,所以判了个二十年徒刑。 1981年1月25日上午,第一庭和第二庭的十名主犯全部押到一起,听取对他们的判决。十名被告显得十分紧张,他们也急于想知道自己将受到什么样的惩处。江青尽管平时装腔作势,这时也沉不住气了,当我念到“判处被告人江青死刑”时,还没等我念出“缓刑二年执行”,她就慌忙叫喊起来。待我宣读完对江青的判决,法警立即给她戴上手铐,这时全场破例地爆发出了一阵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由于江青企图挣扎和还想喊反动口号,头发也散乱了。我看到江青正想捣乱,立即下令道:“把死刑犯江青押下去!”当时我太兴奋了,竟少说了一句话,应该在下令前,先说由于江青违犯法庭规则、破坏法庭秩序依法将她赶下场的。当全部宣判完毕,并由江华庭长宣布将十名罪犯押下去交付执行时,全场洋溢起欢庆胜利的声浪。 历时两个月零七天,开庭四十二次的对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主犯的公开审判胜利结束了!根据判决后的国际舆论来看,我们做得是正确的。 “死缓”二年以后怎么办?当时我们也有个初步设想。于1983年1月25日,对两案主犯宣判整两年以后,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发表了一项“裁定”,宣布“对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主犯江青、张春桥,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原判处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不变”,并说他们在“死缓”期间“无抗拒改造恶劣情节”,其实,还应该说“也无接受改造实际表现”,但为了给他们减刑,也只能那么说。 1981年,在王洪文被判处无期徒刑不久,他的母亲王杨氏因脑溢血在长春去世。 在“四人帮”之中,王洪文最为年轻,也是身体最好的一个。但是,可能由于在“四人帮”中他的阅历最浅,心理承受力也最差,所以他在狱中显得非常苦闷,长吁短叹,愁眉苦脸。沉重的心理压力,使王洪文病倒了。 据王洪文弟弟王洪双说,王洪文自1986年起,离开秦城监狱,住入公安部所属北京复兴医院。他与张春桥住在同一幢病房大楼里,医疗条件不错。 1992年8月5日,《人民日报》刊登王洪文病逝电讯,全文如下: 新华社北京8月4日电 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主犯王洪文因患肝病,于1992年8月3日在北京病亡。 王洪文五十八岁,于1981年1月经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王洪文于1986年患病后即被送医院治疗。 据北京八宝山殡仪馆火化工段月忠说,王洪文死后,被送往八宝山火化。为王洪文送行的有王洪文的妻子和王洪文的兄弟。段月忠回忆说:“他兄弟跟他长得真像!” 至此,王洪文结束了他的一生。 如今,王洪文的妻子和三个子女在上海过着普通市民的生活。王洪文的妻子崔根娣与王洪文的弟妹们常通信,而且还多次从上海前往东北老家看望他们。

图片 2

“1966年12月28日,王洪文参与制造了上海康平路武斗事件,打伤九十一人。1967年8月4日,王洪文组织、指挥了围攻上海柴油机厂的武斗,关押和伤残六百五十人。

江青关押在秦城监狱内一幢单独的两层小楼里。这幢楼只关押江青一人。江青住在底层的一间二十多平方米的房子,屋里有卫生间,也有书桌、椅子、床。她可以看书,也可以看报。房门上设有观察洞,狱警通过观察洞监视着江青的一举一动。

在1980年,王洪文的弟妹们曾经获准前往秦城监狱,探望王洪文。

江青拿出起诉书,上面写满她的批语。江青说:“起诉书完全否定了毛泽东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完全违背了毛泽东的革命路线。”

平心而论,在“四人帮”之中,认罪态度最好的要算王洪文;张春桥一言不发,瞪着三角眼,以沉默相抗;姚文元总是咬文嚼字,避重就轻,至多承认犯了“错误”,不承认犯罪;江青则“和尚打伞——无法无天”,大闹法庭,以至写下《我的一点看法》相抗;倒是王洪文问一答一,问二答二,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早已没有“造反司令”那副不可一世的神气。

这则消息明白无误地告诉我们:王洪文并没有因为担任党中央副主席而增加工资、提高待遇。陈永贵并没有因为担任国务院副总理而改变他的农民身份。吴桂贤担任副总理之后,喝杯茶水还都是要掏钱的。官居副主席、副总理却和普通的工人农民一个样,这就是毛泽东时代的干部!XLW

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开庭审判王洪文概况表

图片 3

王洪文表示服从特别法庭的判决,并在最后陈述中申明了自己的态度。

从1978年2月起,汪东兴组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武警干部大队,从十三个省抽调了近三百名干部。这个干部大队专门负责秦城监狱要犯的看管。

1980年12月20日上午,王洪文在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第一审判庭作最后陈述,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姚文元死后和妻子合葬在一起,墓地在上海青浦区福寿园,为了不给子女带来麻烦,他虽然是和妻子合葬,但是墓碑上没有姚文元的名字,从外表看只是一个人的墓碑。

1981年1月25日“四人帮”法庭宣判。

江青在囹圄之中,还要摆“皇太后”的架子呢!

“1976年,王洪文伙同江青、张春桥、姚文元在全国制造新的动乱。王洪文指使鲁瑛派人到一些省,按照他们的意图编造诬陷重新出来工作的领导干部的材料。

江青自己提出了三个人:

王洪文的弟妹们接到通知,赶往北京。他们在秦城监狱见到了长兄王洪文。见面的时间总共四小时──上午两小时,下午两小时。

“万恶”的“四人帮”之首王洪文被捕时,看看从家中搜出的“财物”,看完汗颜!

王洪双在1958年参军,1962年转业到陕西省武功县飞机修配厂工作。

因为多年从事特殊工作养成的谨慎,何殿奎从不轻易接受采访,更不接受外媒采访。记者本人无数次向他转达其他媒体的采访请求和出版社的出书邀请,都被他谢绝。但只要看到媒体上关于一些历史人物的不实“纪实”,他就会很气愤,不吐不快。

“被告人王洪文犯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九十八条组织、领导反革命集团罪,第九十二条阴谋颠覆政府罪,第九十三条策动武装叛乱罪,第一百零一条反革命伤人罪,第一百三十八条诬告陷害罪。”

特别法庭经过研究,决定为江青请两位律师:一位是北京律师协会副会长、特别法庭辩护组组长张思之,另一位是上海华东政法学院刑法专家朱华荣。

对于王洪文的审判,大致如下:

三、坚持真理,不认罪、不怕死。

1980年12月6日王洪文诬陷陈毅;

“江青至死没有离开过秦城监狱!”何殿奎斩钉截铁地告诉记者。

王洪武、王洪全在长春老家农村务农:王洪武在长春绿园区西新乡开源村,王洪全在西新乡百家屯。王桂兰在吉林市,家庭妇女。

王洪文被判无期徒刑,他比江青晚去世一年,是在1992年8月5日,因肝病去世在狱中的。

数亿中国人聚精会神,从电视荧光屏上观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审判“四人帮”的实况。

开庭之前,江青收到起诉书的副本,便提出:“我身体越来越坏了,不知还能不能支撑到宣判?如果身体不行,能不能缺席判决?”

我认为最高人民检察院特别检察厅在起诉书中所指控我的犯罪事实,以及大量证据,都是事实。在法庭调查过程中,我已经如实作了回答。就今天这个机会,我向法庭表个态。“文化大革命”运动中,我参与了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反革命活动,成了这个集团的主要成员,犯下了严重的罪行。经过几年来的反省和交代,特别是在公安预审和检察院的调查过程中,我逐步认识到了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以及我个人在这个集团里面所犯罪行的严重性。最高人民检察院特别检察厅在起诉书中以大量的事实,确凿的证据,充分说明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反革命罪行是极其严重的,给我们党和国家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真是罪行累累,罪恶滔天。我是这个集团里的一个重要成员,我的罪行是大量的,严重的,同样给党和国家造成了重大损失。特别是我犯下了参与诬陷周恩来总理、陈毅同志等中央一些领导人的严重罪行,犯下了镇压群众的严重罪行,犯下了组织帮派武装,煽动民兵武装叛乱等严重罪行。我在这里向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认罪。我自己感到,由于陷在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里边很深,罪行严重,完全转变立场还要有个过程。但是我有决心转变立场,改造自己。衷心地希望政府能给我一个改造自己重新作人的机会。

“这篇文章的内容全是假的!”年近80岁的何殿奎依然瘦削硬朗、腰背挺直,记忆力也特别好。近日,他把记者叫到家中,指着某文摘报上《江青晚年骚动的监狱生涯》的文章(摘自美国作者特里尔所写的《江青全传》)说。

“被告人王洪文,以推翻人民民主专政为目的,组织、领导反革命集团,是反革命集团案的主犯。王洪文积极参与江青夺取最高权力的活动。

江青马上反驳:“我是反革命?可笑!邓小平、叶剑英、华国锋才是反革命!他们要起诉我,我倒要起诉他们呢!他们在1976年10月6日,突然袭击,把我逮捕,把我扔进地下室,扔在地上六七个小时没人管我,这是非法绑架……”

王洪文有三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即王洪武、王洪双、王洪全、王桂兰。

不言而喻,江青在试探能不能躲过公开审判这一关。

1980年11月20日“四人帮”宣读起诉书。

她得到的答复是:“在法庭上,叫你站,你就得站。允许你坐的时候,你可以坐。”

王洪文叮嘱弟妹们好好劳动,好好照料母亲。

会见室就在秦城监狱江青所住的那幢小楼底层,在关押江青的房间的隔壁。

日期被告人庭审主要内容

江青说:“我身体不好,易忘,易激动;有时候感情一激动会说不出话来。因此想请个顾问,在法庭上好有人替我说话。我有不懂的问题,可以同顾问商量。”

1980年底,“四人帮”终于被押上历史的审判台。

江青被捕之后,关押在北京远郊的秦城监狱。

王洪文的弟妹们,在王洪文飞黄腾达的时候,仍过着平常的生活,并没有沾大哥的光。正因为这样,在王洪文倒台之后,他们也依然过着平常的日子,没有受到牵连。

四人帮被抓捕后,王洪文曾在法庭陈述,有一个人把控军队很多年,他的死党控制很多军事部门。他是谁呢?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特别检查厅起诉书对王洪文的起诉如下:

他告诉记者,这个职务主要是名义上的,实际上大家都在一线,6个监区(编号从201到206)各有负责人。他负责的204监区,当时主要关押的是林彪集团嫌犯。

1980年12月13日王洪文组织第二武装;策动上海武装叛乱。

值得一提的是,王洪文有个女儿,是一位成功的商人,美国人曾邀请他的女儿去美国定居,但是被拒绝了,他的女儿只说了四个字,我爱祖国。

策划、指挥“上柴联司”武斗事件;

二、绝不向修正主义者低头;

关于王洪文为什么被判处无期徒刑,《国际新闻界》1996年第五期,发表伍修权撰写的长篇回忆录《回忆与怀念》中,透露了对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主犯的量刑和宣判的内情,其中涉及王洪文:

朱华荣律师一看,这样下去,双方会僵持,就转移了话题,问江青有什么不清楚的法律问题,需要他们帮助解答。

1977年7月中旬,中共十届三中全会在北京举行。会议通过了《关于恢复邓小平同志职务的决议》,邓小平重新出任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这样“三副一长”职务。会议还通过了《关于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反党集团的决议》,指出:

据副庭长伍修全回忆:在开庭之前,“我们还到关押江青等人的秦城监狱,在不被他们知道的情况下,一一观察了这些即将受审的主犯。记得我那次看到江青时,她正坐在床铺上,用手不住地摩平自己裤子上的褶纹,看来她一方面是感到很无聊,一方面还是有点穷讲究,坐牢也不忘打扮。她每次出庭前都要梳梳头,衣服尽量穿得整齐些,时刻不失她的‘戏子’本色。”(注:伍修权,《往事沧桑》,上海文艺出版社1986年版。)

1980年11月24日王洪文“长沙告状”。

经特别法庭所有审判员对罪犯逐一进行评议,然后逐一进行表决,特别法庭最后判处王洪文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1981年1月2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对王洪文作如下判决:“判处被告人王洪文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请谁当她的律师呢?

“王洪文伙同张春桥,以上海为基地,建立由他们直接控制的‘民兵武装’,多次指示马天水、徐景贤、王秀珍加紧发展‘民兵武装’,策动上海武装叛乱。

这一回,江青见了两位律师,没有鞠躬,却亲自给两位律师沏了茶,表示敬意。

1980年12月20日王洪文法庭辩论。

她恼怒了:“你们也是那边的人!你们不敢做我的代言人,那就不能作我的律师!”

这是多年以来弟妹们与王洪文唯一的一次见面。

当她的要求被明确地否定之后,她又提出:“在戏曲里,审讯皇太后的时候,皇太后是坐在那里的。我在法庭上能不能也坐在那里?”

“永远开除资产阶级野心家、阴谋家、反革命两面派、新生资产阶级分子王洪文,国民党特务分子张春桥、叛徒江青、阶级异己分子姚文元的党籍,撤销‘四人帮’的党内外一切职务。”

其实,江青把他的名字记错了,他叫刘大杰,上海复旦大学教授。这时,刘大杰已经去世,无法担任江青的辩护律师。

组织指挥上海康平路事件。

图片 4

江青的地位特殊,所以在秦城监狱里的待遇也特殊。

但是没有对外界公布,张春桥在出狱后,仍和妻子在一起生活,直到2005年4月21日,因癌症去世,据说他去世后被安葬的老家山东巨野县。

江青的墓碑是李讷和丈夫还有外孙合立的,墓碑的名称是江青的本名“李云鹤”,立碑人只有“女儿、女婿、外孙”几个字,没有具体的名字,据说是为了不引人注意!

张思之律师明确向她指出:“律师要看什么文件,律师自会安排。现在的问题是,你要不要请律师?”

你们不敢做我的代言人,那就不能作我的律师!

为了慎重,审判长曾汉周与审判员王战平、曹理周相互交换了一下目光,再次向王洪文宣布:“法庭辩论结束。王洪文,你还有最后陈述的权利。你有什么要讲的吗?”

在批判“四人帮”的高潮过去之后,江青在外界也渐渐被人们所淡忘。但是,到了1980年下半年,她在狱中的安静生活被打破了,她又一次成为万众关注的焦点。

张思之律师听到这里,不客气地打断了江青的话:“现在不是‘党内斗争’的问题,你是作为反革命集团的首犯被起诉!”

据江青的秘书所说,江青生前嘱咐死后要葬回老家山东诸城,但是女儿李讷不同意,因为李讷不能去山东诸城为母亲守墓,又担心墓被人破坏。

三时十五分,江华宣布“传被告人江青到庭”。

朱律师向江青指出:“律师只能按照事实和法律维护被告人的合法利益,但是不能做代言人。”

显出从未有过的“谦虚”,居然给两位律师鞠了一躬

图片 5

图片 6

这么一来,变成律师与江青进行“法庭辩论”了。

图片 7

江青马上反驳:“我是反革命?可笑!邓小平、叶剑英、华国锋才是反革命!他们要起诉我,我倒要起诉他们呢!他们在1976年10月6日,突然袭击,把我逮捕,把我扔进地下室,扔在地上六七个小时没人管我,这是非法绑架……”

大寨大队给这位国务院副总理每天劳动工值一块五毛钱。一个月出满勤是四十五元。陈永贵除挣大寨的工分外,中央每天给陈永贵一元二角的生活补助,一个月三十六元。

图片 8

一个中队看管“刘少奇线上”和“文革线上”的人。所谓“刘少奇线上”的人,是由于当时刘少奇冤案尚未平反,有关刘少奇案的重要人物便被称之为“刘少奇线上”的人。所谓“文革线上”的人,是指戚本禹、王力这些人。另一个中队看管“林彪线上”的人,如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还有一个中队则看管“‘四人帮’线上”的人,如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此外,还成立了“女子分队”,江青便属于这个分队看管。

图片 9

江青说,过去毛主席接见他时,她见过他。

图片 10

干部大队分成三个中队:

1980年11月22日,朱华荣律师和傅志仁律师去秦城监狱与江青谈话。

江青得到这样的答复:“史良现在不是律师,年事已高,她不可能出庭为你辩护。”

江青指着那些批语说:“你们要根据我的意见,批驳起诉书,为我进行辩护,作为我的代言人。”

何殿奎是秦城监狱前监管处处长。近日记者采访了他。他所说的江青及林彪的“四大金刚”在秦城监狱的生活,与社会上流传的多有不同。

周建人,鲁迅之弟。江青在提出周建人之后,马上又自己加以否定:“哦,周建人年纪也大了,恐怕不行。”

图片 11

一、永远保持英雄形象,保持革命者应有的志气;

我是这个集团里的一个重要成员,我的罪行是大量的,严重的,同样给党和国家造成了重大损失,特别是我犯下了参与诬陷周恩来总理、陈毅同志等中央一些领导人的严重罪行,犯下了镇压群众的严重罪行,犯下了组织帮派武装、煽动民兵武装叛乱等严重罪行。我在这里向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认罪。我自己感到,由于陷在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里边很深,罪行严重,完全转变立场还要有个过程。但是我有决心改变立场,改造自己。我衷心地希望政府能给我一个改造自己重新做人的机会。我的陈述完了。”

1976年粉碎四人帮后,媒体上揭露王洪文的腐败案例,就是王洪文用半价购买人民大会堂宴会喝剩的茅台酒。

江青是梳洗打扮了一番才出庭的。她的目光是傲慢的。据云,在出庭前,她为自己下了三条“决心”:

林彪的“四大金刚”,1976年12月29日被送进秦城监狱。

1986年王洪文在体检时发现有肝病,被送往医院治疗,实施保外就医。1992年8月5日,《人民日报》刊登一则消息:王洪文病亡,终年58岁。XLW

江青是四人帮的主要人物,她是在1991年5月14日去世的,她去世后是唯一的女儿李讷,到狱中为她签署的死亡通知书。

经过几年来的反省和交代,特别是在公安预审和检察院的调查过程中,使我逐步认识到了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以及我个人在这个集团里面所犯罪行的严重性,最高人民检察院特别检察厅在起诉书中以大量的事实,确凿的证据,充分说明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反革命罪行是极其严重的,给我们党和国家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真是罪行累累,罪恶滔天。

在审判“四人帮”之前,党中央决定在这四条“腿”中先“断”其一条,使其失去平衡。由于王洪文资历最浅,又全是靠“文化大革命”中造反起家,因此决定先“断”王洪文这条“腿”。

江青说要考虑一下。这样,她结束了与两位律师的谈话。

图片 12

两位律师在会见室坐定后,政委从隔壁把江青带了进来。

接连不断的法庭对质和辩论,已经将王洪文所犯罪行揭露得体无完肤,他这时稍微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坐在审判台上的几位法官,又将头低了下去,然后说:“我没有什么值得辩论的。在这里我只想说明一点,在法庭调查中,王秀珍在作证时,提到我曾经说过‘军队里没有我们的人’这样的话,这话我不是这样说的,也不是这样的意思。我当时是说林彪控制军队那么多年,许多部门和单位都被他的死党把持着,没有我们的人,别的我就不想多说了。”

图片 13

图片 14

然而,江青一开口,就露出了她的“本色”:“两位律师的简介,我都看了。两位都是很有名的律师,这很好。不过,我知道你们很可能是邓小平、叶剑英派来的。虽说这样,也没有什么可怕的,党内斗争嘛……”

原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主管工业卫生的国务院副总理吴桂贤,当了副总理仍然每月只拿西北国棉一厂六十七元二角的工资。参加国务院会议喝一杯茶要交一角茶叶费,吴桂贤原来不知道这个规矩,就喝了茶,知道这个规矩后,就说自己不爱喝茶,只喝白开水了。

张春桥也是在1981年进行宣判的,他被判了18年,在1998年1月的时候,被保外就医,在狱中的时候,1973年时张春桥已经和妻子离婚了。

这样,江青拒聘了律师。XLW

1976年,何殿奎是秦城监狱管教科科长。

下午三时整,庭长江华宣布开庭。

也有人说姚文元是留下了一块“无字碑”。

王洪同志文被捕法院陈诉:有一位决定军队比非常多年。过了一会儿,江青告诉监管人员:“那个姓张的律师,我不要;我先要那个姓朱的律师吧。”后来,法庭加派了北京律师协会副会长傅志仁律师,和朱华荣律师一起,担任江青的辩护律师。

第三个是周建人。

已经四年多没有公开露面的江青,在两名女法警的押送下,走出法庭的候审室,站到了被告席上。

1980年11月20日下午,北京正义路一号人头济济。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在这里开庭,审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

姚文元是比较幸运的,他在1981年经过审判之后,判处了20年的有期徒刑,刑期从1976年算起,到了1996年10月的时候,他就刑满释放了。

他在被捕之前,还一直想要和妻子崔根娣离婚,但是入狱之后就没有离婚,而崔根娣也一直帮忙,照顾王洪文的老家父母。

图片 15

1991年5月13日晚,江青照常上床睡觉,却再也没有醒来。值班人员早晨发现她时,她的身体已经变硬。她经过精心准备,攒下安眠药自杀了。

在经过预审时的反复较量之后,王洪文在法庭上的态度明显好于其他3个人。

于是,江青向他们提出一连串问题:什么叫公诉?公诉她的法律依据是什么?朱华荣律师一一作了答复。

当时人民大会堂宴会后,把各个桌上喝剩的茅台酒集中倒在一个瓶子里,在内部以半价出售。当时茅台酒价格是4.6元,半价2.3元,王洪文就凭借党中央副主席的特权,以2.3元的价格,购买喝剩的茅台酒,以此来证明王洪文生活十分腐化,判处死缓罪有应得。

王洪文作了最后的陈述之后,审判长曾汉周宣布:“带被告人王洪文退庭,等候最后宣判。”

她得到的答复是:“无法替你请‘顾问’,但是你可以请律师。作为辩护律师,对于委托辩护的被告人提出的问题,只要与案子有关,都会作出答复,这也可以说是起了‘顾问’的作用。”于是,江青要求请律师。

在对王洪文的最后一场法庭辩论时,公诉人发言结束,曾汉周审判长对王洪文宣布:“被告人王洪文,根据刑事诉讼法第118条规定,你可以行使辩护和最后陈述的权利。”

图片 16

图片 17

江青穿了黑色棉大衣,戴了顶帽子。她见了两位律师,显出从未有过的“谦虚”,居然给两位律师鞠了一躬。

最后,江青又提出要请个“顾问”。

他和妻子金英很恩爱,他在出狱后就为妻子修建了坟墓,之后他主要在家中写回忆录,直到2005年12月23日,因为糖尿病去世,享年74岁。

据云,江青在关押期间,每日闻鸡起舞,锻炼身体,为的是上法庭“捍卫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她说:“造反有理,坐牢;革命无罪,受刑;杀头坐牢,无上光荣。”

第二个是刘大坚。

一九七六年十月王洪文被捕后,搜查者从他在钓鱼台的住所搜到“一些装有现金的信封。信封上印有上海某机关的名称。这些信封还未拆开,是上海每月给他的生活补贴,每月十五元。

图片 18

江青无法自己指定律师,就要求特别法庭为她请律师。

王洪文最后说:“我只讲几句,我认为最高人民检察院特别检察厅在起诉书中所指控我的犯罪事实,以及大量证据,都是事实。这些在法庭调查过程中,我已经如实做了回答。就今天这个机会,我向法庭表个态。‘文化大革命’运动中,我参与了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反革命活动,成了这个集团的主要成员,犯下了严重的罪行。

1980年11月13日,两位律师在司法部律师公证司司长王汝琪的陪同下,前往秦城监狱。到了秦城监狱,那里的贾政委向律师介绍了江青的近况,然后安排他们会见江青。

文章被画上了多道着重线,用数字标注出9处虚假,包括:审判结束后彭真来到秦城监狱看望江青、1988年12月她提出的全家聚会纪念毛泽东诞辰的要求遭拒后吞下50多粒安眠药、1989年11月中办为她在酒仙桥附近找了一栋2层小楼、她最后在公安医院病房的浴室里用手帕上吊自杀等。

生活上的优待没有了

江青在狱中住了一段时间,渐渐习惯。她焦躁的情绪慢慢安定下来,不再骂骂咧咧,不再咒骂“修正主义”。她喜欢看书。她的注意力渐渐被书所吸引。

第一个是史良。江青说,史良是大律师,又是女的,比较合适。

江青听罢,说道:“按照宪法、国法、党纪,我都没有罪!我请你们,是要你们替我跟邓小平、叶剑英辩,不是让你们代表他们跟我辩。你们要好好学习《五·一六通知》,好好学习《十六条》,好好学习《九大政治报告》……”

王洪文去世后,他的骨灰一直被妻子崔根娣保留在家中,为的是能够日夜的陪着他。

原中央政治局委员、主管农业的国务院副总理陈永贵,当了副总理不仅老婆和孩子仍是农村户口,靠工分吃饭,他这位堂堂副总理没有城市户口,没有国家干部工资,仍在大寨挣工分。

L一般革命先烈、国家干部,死后都会进八宝山公墓,但是像四人帮这样的,肯定是不可能进八宝山公墓,那么他们会安葬在哪里?

最近,某官方媒体披露:王洪文在担任党中央副主席之前月薪六十八元,当了中央副主席以后月薪仍旧是六十八元。

后来经过上级批准,允许江青葬在北京,最后李讷选择把江青葬在北京福田公墓,这里背靠燕山山脉,引来的有永定河河水,算是一块风水宝地。

版权声明:本文由太阳集团娱乐网址发布于军事军史,转载请注明出处:王洪同志文被捕法院陈诉:有一位决定军队比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