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为国培养了79名院士,却沦为“国家罪人”!

2019-11-08 08:00 来源:未知

叶企孙便完成了芝加哥大学的学业,

  因人施教,重质不重量

图片 1

甚至一度被安上“罪人”的名头!

  提及当初的实验室教学,叶企孙的一位弟子王大珩在多年以后依然印象深刻:“叶企孙先生常这样讲:就是不能给你们好的东西用,就是要逼你们学会自己动手。开始我并不理解叶先生为何如此要求,毕业之后我才越来越懂得动手能力对学物理的人来说多么重要。现在,即使给我一堆废铜烂铁,我也能想方设法凑成一个像样的东西。”

现在说起钱学森,没有人不知道这位伟大的科学家,他的钱学森之问,也一直在拷问着中国的高等教育,我们不知道钱老在问起这个问题时是否想起了他的教师——叶企孙。肯定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个名字,但是在中国物理学界,在中国两弹一星的功勋中,说起这个名字,那可是每个人都要深表敬意的。他有多么厉害呢?我们来看一个他的学生,已经说了的钱学森,第一位当选为美国科学院院士的中国人,是他的学生林家翘;第一位当选为美国工程院院士的中国人,是他的学生戴振铎。第一次获获诺贝尔物理学奖的中国人杨振宁与李政道,也是他的学生。

用封建家长式的统治,把持着教学。

  李政道心服口服,从此更加脚踏实地以理论结合实践潜心学习。

图片 2

正是他的父亲,

  叶企孙学成归国之时,恰逢清华学校在1925年创立大学部。在清华教务长梅贻琦的力荐之下,27岁的叶企孙到清华出任物理科副教授,担当起了筹建物理系的重任。

图片 3

可就是这样一位功勋卓著的大师,

  从1925年叶企孙创建清华物理系,到1929年成立理学院,从这里走出来的清华毕业生日后构建了共和国尖端科学应用与研发的脊梁。在23位“两弹一星”功臣之中,有9人是他的学生,2人是他的学生的学生,还有2人的事业与他有着密切的关系。

图片 4

任谁也猜不透他的真实身份。

  在新式学堂里,熟悉的国文、经史不再是唯一的学习内容,西算、理化、外文等新式课程日渐主流。耳濡目染之间,叶企孙开始喜欢上了理化课程,逐渐偏离了未来成为国学大师的既定方向,转而走上另外一条人生道路。

这位温润如玉,学贯中西的一代宗师,终生未娶,全部的爱都倾注在扶持年轻人身上。然而,在晚年却过得非常凄惨。文革期间,叶企孙受到学生牵连被无端指责为特务,教学工作被停止,遭受批斗,被关进牛棚,肉体和精神经历双重折磨,以致出现幻听症,每日需交代罪行,整个人处于崩溃边缘。当时的中关村一带,有不少人都看过他,他穿着一双帮裂头缺的破棉鞋,有时到一家小摊上,向摊主伸手索要一两个小苹果,边走边嚼。如果遇到学生模样的人,他伸手说“你有钱给我几个”。

已经超过了许多美国的同学,

  叶企孙这个名字对于一般人而言并非耳熟能详,但在他门下受业的弟子,名谓则是振聋发聩——华罗庚,李政道,钱学森,钱三强正是这一个个俯仰天地的大师,成就了清华的黄金一代,也为这所大学奠定了名扬国际的声誉与坚实的学术根基。

新中国成立前夕,叶企孙被任命为清华大学校委会主席,主持清华大学的改革工作。而后,国内兴起知识分子思想改造运动,多年来坚持学术自主和学术自由的叶企孙不太认可,于是就在思想改造运动中成为后进典型,挨了不少批评。1952年,大专院校院系调整,叶企孙被调往北大物理系任教授,虽然从学校领导降级为普通教授,但只要能在一线教学,发挥自己的能量,这对于叶企孙来讲,已是莫大的幸福了。

要几个钱,所求不过三五元。

  在晚年,经历了文革变故的叶企孙疾病缠身。在他最后的日子里,他的学生、物理学家钱临照去探望他的时候,叶企孙取出《宋书》,让钱临照看其中的一段:“吾狂衅覆天,岂复可言,汝等皆当以罪人弃之,然平生行已在怀,犹应可寻,至于能不,意中所解,汝等或不悉知。”

1986年,叶企孙终于得到彻底平反。1987年2月26日,《人民日报》发表文章《深切怀念叶企孙教授》。1990年,清华大学物理系校友在清华设立“叶企孙奖”。1992年,包括王淦昌、王大珩、吴健雄等在内的127名海内外着名学者联名向清华大学呼吁为叶企孙建立铜像,联名者平均年龄高达72岁,希望叶先生的伟大人格和卓越贡献能被后人敬仰和学习。1995年,叶企孙铜像在清华大学第三教学楼门厅内揭幕。

赤子常思报国心。

  叶企孙选拔、培养人才的标准极为严苛,但也正是源于这一理念,但凡从理学院顺利毕业的学生,未来的成功率几乎达到百分之百。

他对中国物理学研究、理科研究作出了重要贡献,是中国近代物理学奠基人之一。他不但是伟大的科学家,更是伟大的教育家。1925年,清华学校大学部成立,叶企孙离开南京,北上进入清华大学任教,做副教授。在他27岁那年,叶企孙就创立了清华大学物理系,第一届学物理的有4个人,第二届只有2个人,第三届只有1个人。从一年级到二年级,到三年级,都是他一个人教的,所有的课都是他一个人开。他执教非常之严,李政道上他的课得了了83。他允许李正道不听自己的课,“因为你看的参考书比我的更高明”,但是“你的实验做得不认真,要扣去25分”。这份试卷叶先生一直留着,他去世后多年,亲人发现了这三张写在泛黄的昆明土纸上的答卷。

1907年,9岁的叶企孙进入上海敬业学校读书,

图片 5  1995年4月30日,著名科学家施嘉炀和叶企孙的弟子王淦昌(左),在清华大学为新落成的叶企孙铜像揭幕。

后来,叶企孙又推举吴有训担任物理系主任和理学院院长,自己甘愿成为一名普通的教授。他的努力很快就结出了硕果,20世纪30年代,清华大学物理系迅速发展,知名教授纷至沓来,校内精英荟萃,已然成为中国物理学学习的圣地,后来的物理学界栋梁多出于此。抗日战争时期,叶企孙积极保护学校内的仪器和实验材料不受损失。后来清华大学被迫南迁长沙,与北京大学、南开大学组成西南联大,后又转至昆明,叶企孙在战火中继续和吴有训等教授培养了一大批物理学人才。

中国之落后,在于实业之不振,

  13岁的叶企孙通过考试顺利步入北京清华学堂,成为“游美肄业馆”正式更名“清华学堂”后的第一批学生。当时的清华校友吴宓将他形容为“年龄优质而英文程度极深”的“聪俊之士”。

他一个人单挑物理系,是因为当时的物理研究还是零基础,没人愿意来。但叶企孙相信只要奋斗,荒漠中一样可以开出花来。1928年,叶企孙完成了创设物理系后的一件大事,邀请到了中国近代物理学奠基人之一吴有训来校任教。虽然他是物理系主任,名气也很大,但叶企孙仍请求学校给予吴有训高过自己的薪水。一年后,清华大学建立了中国第一个近代物理实验室并投入使用。

已经成了知识分子们的聚集地,

  叶企孙有一个习惯,那就是喜欢和他的学生、青年教师在家中聚餐或吃茶点,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清华大学物理系被撤并。

{"type":2,"value":"

俨然一副乞丐模样,

  从此,叶企孙发现班上有个学生总是低头看书,不听他讲课。可到了提问环节,该学生又总是对答如流。于是,叶企孙开始留意这个表现异常的学生。

国内23位被授予“两弹一星功勋奖章”的科学家中,有9人是他的学生,有2人是他的学生的学生,还有2人的事业也与他有着密切的关系。也就是说,整个“两弹一星功勋“中一半以上都和叶先生有师承关系。可以这样说,如果没有他,中国的两弹一星事业不知要推迟到什么时候。有人统计他一共培养了79位院士, 有人说他培养了50多位顶尖科学家。王淦昌、赵九章、彭桓武、 王大珩、 钱三强、钱学森、钱伟长、邓稼先、周光召、朱光亚……这些中国科学界的精英,人民的功臣,都有一个共同的教师,叶企孙,他无愧为中国物理学界的一代宗师。

给了叶企孙很大震撼,

  叶企孙的大弟子、被誉为“中国原子弹之父”的王淦昌对此也是深有感触:“叶师非常重视实验室建设,我们三四年级的实验仪器设备都是我们进校之后才逐步制作购置的。他非常重视学生们动手和实践能力的培养,鼓励学生既动手又动脑,形成一种风气。”

叶企孙1898年7月16日出生于上海一个书香门第,父亲是位前清举人,1918年从清华学堂高等科毕业后赴美留学,同年在芝加哥大学获理学学士学位,后进入哈佛大学攻读博士学位,1923年6月获哲学博士学位。叶先生在在物理学的研究上有两个重要成果:一是用X射线精确地测定普朗克常数h,得出当时用X射线测定h值的最高的精确度,这一数值被国际物理学界沿用达16年之久;二是开创性地研究了流体静压力对铁磁性金属的磁导率的影响,这是本世纪20年代在物质铁磁性方面的一项重要研究工作,受到了世界各地科学界的重视。

在叶企孙的带领下,

  二十七岁聪俊之士创建物理系

200多名赴美留学的学子,

  “能,快看完了。”李政道紧张地说。

回国后,致力于现代教育,

  终于有一天,师生间有了以下这段对话:

13岁的叶企孙,

  无论是在引进师资、招生,还是在日常教学中,叶企孙始终强调“重质不重量”。从1929年至1938年十年间,清华物理系毕业生只有74人,整个理学院也只有361人。纵观整个清华园的学生升学情况,每年淘汰率基本都在19%以上,而理学院的淘汰率则一直位列榜首。

到底隐藏着一段什么样的故事呢?

图片 6  1935年,清华大学物理系部分师生在礼堂前合影。1 排左起:戴中扆、周培源、赵忠尧、叶企孙、萨本栋、任之恭、傅承义、王遵明;2 排左起:杨龙生、彭桓武、钱三强、钱伟长、李鼎初、池钟瀛、秦馨菱、王大珩;3 排左起:于光远、杨镇邦、谢毓章、孙珍宝、刘庆龄;4 排左起:赫崇本、戴振铎。

改为清华学堂,开始招生。

  彼时,清华开设了高中物理学和大学部的普通物理学、力学、电磁学、光学微子运动的物质论、热力学、力学声学热学分子物理实验等21个课目,但师资力量仅有两个教授、一个讲师和两个助教。而在梅贻琦出任教务长之时,物理教授仅剩叶企孙一人,大量课业便压在了他身上。

也没办法取得整体的进步,

  他缔造了清华物理系及理学院,从那里走出来的科学家构建了共和国尖端科学应用与研发队伍的脊梁。在23位“两弹一星”功臣之中,十多人师承于他

为新中国培养了79名院士,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中国23位两弹元勋,

  整整100年前,即1911年的2月,一个名叫叶鸿眷的年轻人考取了北京清华学堂,成为“游美肄业馆”更名“清华学堂”之后走进清华园的第一批学生。这个13岁的少年,就是日后桃李满天下的叶企孙。

所以当一位衣着破烂、

  1929年7月6日,叶企孙被教授会、评议会推荐任命为清华大学理学院首任院长兼物理系主任。那一年,他31岁。

他的老师,曾获得过诺贝尔奖,

  抗日爆发后,清华迁至昆明,与北大、南开大学一道合并成立西南联大。转学到这里的李政道开始去上叶企孙教授的电磁学课。尽管叶老师的课上得很好,但所讲内容李政道已经熟知。为了不浪费时间,他开始在叶企孙的课上翻看借来的电磁学高级教程。

随后转战哈佛,

  1951年考入清华物理系的戴道生在纪念叶企孙的文章中写道:“他常常对我说,要每周或定期邀一些人进行座谈,相当于茶话会,让大家随便谈谈自己工作中遇到和解决的问题,以及当前的研究动态,相互交流,相互提高。同时他总是谦虚地说,这对他也是一种学习。”

差距越大,越是要迎头赶上,

  叶企孙十分重视培养学生的动手能力,格外看重实验室教学。建系之初,他曾高薪聘请一位来自德国的技术工人,让他配合实验室的工作。在师资尚未健全的情况下,他又在清华校内找来一位工人,安排他在实验室内工作,在上课时配合叶企孙的讲解为大家做实验演示。后来,叶企孙甚至将这位工人破格提拔为正式职员。

但身上背的却是救国图存的使命。

  本刊记者/杨光

在这里,他第一次接触到西方近代科学知识。

  叶企孙时常说,学习好不一定是一个好的科学家,关键在于是不是具有创造性。他并不主张学生多做习题,尤其是难题怪题;对于程度较好的学生,他会免去一般性课程。他还强调,需根据每个学生的不同特点以不同的方式培养,因人施教。

2000多年的帝制也终于要走到了尽头。

  第一个进入叶企孙法眼的是吴有训。在叶企孙留学美国期间,吴有训在留美学子中声名鹊起,起因是他近乎疯狂的实验精神。在短短几个月中,他连续用坏了20多个X射线管。之后,他又协助导师康普顿发表了数篇物理学论文,成功验证了康普顿效应。为此,康普顿获得了1927年诺贝尔物理学奖。

还把他做的很好。

  看着低头不语的李政道,叶企孙笑着说:“以后再有我的课,你可以不来听了,我批准你免课。但实验你必须做,绝对不许缺课。”

更别说将科学应用到实际,

  在叶企孙身体力行之下,尊师重教之风在物理系深入人心,而正是凭藉这一精神,叶企孙令清华物理系吸引了一批名家前来受聘,包括熊庆来、吴有训、萨本栋、张子高、周培源等等。欧美著名学者也被吸引到这里短期讲学,当中有欧洲著名物理学家玻尔、英国学者狄拉克、法国学者朗之万、美国信息论创始人维纳和欧洲航空权威冯·卡门等。短短几年之中,仅有一名教授的清华物理系成为了名师云集、具有国际水平的人才培养和科研基地。

办理过海运事务,

  1918年,叶企孙登上赴美留学的“南京轮”,远赴芝加哥大学物理系学习。两年后,他以优异的成绩获得芝加哥大学物理学学士学位;同年9月,转入哈佛大学研究院攻读实验物理博士学位,师从后来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教授布里奇曼。

在外国人看来这个选择简直不可思议,

  “既然都能看懂这本书,还来听我的课不是浪费时间吗?”

经常能够遇见知名的专家教授。

  在物理系那段青黄不接的岁月里,叶企孙率先在系里设立工厂,要求学生必须学木工、金工和机械制图等。他在教热力学的时候,要求每一个学生都做一个温度计,他则一边讲解测温度的原理,一边解释制作温度仪器的技术关键。由于系里设施仪器欠缺,他就带领学生自己动手制造仪器,自给自足。

是最紧要的事。

  如果说梅贻琦在清华巩固了学术自由、民主管理、尊奉大师的治校之道,那么,叶企孙就是这一理念的坚定信徒与执行者。他一手创建了物理学系,同时也是清华大学理学院各系发展的奠基人。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清华之所以从一所小有名气而无学术地位的学校,转变为名实相符的大学,都要归功于理学院,而物理学系则又是其中的佼佼者。

要在科学的道路上,走得更远,

  1928年的深秋,吴有训欣然接受了叶企孙的邀请,加入了清华物理系。为了表示对吴有训的尊重,叶企孙将他的薪酬水平定在了全系最高,甚至盖过了他这个系主任。

没有一个人为即将到来的旅程感到高兴,

  在叶企孙的倾力组织下,物理系建起了一个个实验室,买来了一件件精密仪器,各种教学设施在此期间日益完善,物理系的教学从而逐渐步入正轨。

在这里,叶企孙完成了对克朗普常数的测定,

  在不影响教学的同时,为了解决物理系师资严重不足的窘境,叶企孙开始着手招募物理人才。

现代高等教育体系和科学研究体系根基全无,

  在之后的一次电磁学考试中,李政道信心十足交卷后,原以为至少得95分以上,却只得了83分。叶企孙告诉李政道,“你的理论成绩几乎得了满分,但实验成绩拖了总分的后腿。如果实验不行,理论分数永远不可能得满分。”

叶企孙和他的同事们,

  1946年春节过后,政府选派数理化三方面的优秀研究生去美国深造,叶企孙于是推荐了李政道。那时,正在就读大学二年级的李政道只有19岁。破格推荐如此年少之人赴美,一时引起各方争议,成为西南联大的头条新闻。

报国之志早已在心里生根发芽。

  李政道在走向国际级大师的成功道路上,同样离不开叶企孙的启发与提携。

身子弯成了90度。

  李政道不敢回答。

而这件事,叶企孙不仅做了,

  第一届毕业生施士元如此回忆那段时光:“叶先生亲自上课。他担任的课与学生同步升级。我在一年级,他教一年级的普通物理;我升到二年级,他教二年级的电磁学;我升到三年级,他教三年级的光学;我升到四年级,他带我的毕业论文。当时采用的是美国大学的通用教材。叶先生教课很认真,遇到难度较大的地方,他会进行重点解释,有时启发学生思考。他讲话有点口吃,但这丝毫不影响他的教学效果。”

被派往美国留学。

  “你能看懂这本教材吗?”

兴华须有凌云志,

  在那个动荡的年代,知识分子空前活跃。

如果他继续搞研究,

  但事实证明,叶企孙的慧眼成就了一个物理学的大师。仅仅11年之后,李政道和师兄杨振宁一道便在美国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

当时的中国没有学术环境、没有教学土壤,

  每当考试时,叶企孙不喜欢使用统一的试卷,而是因人而异地出不同的题让学生作答。在一次统计物理考试中,叶企孙给王大珩出了一道与众不同的考题:他交给王大珩一本德文的统计物理专著,让王大珩看完专著后写出自己的见解。德文本就生疏的王大珩一时难以理解。数年之后,他方才领悟,当时世界光学研究的中心在德国。恩师的用意即是在此,对他日后开展光学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晚景却异常凄惨,

  清华校内各式各样的学生社团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其中就包括了叶企孙于1914年创办并出任社长的清华“科学会”。彼时,对“科学”的追求和向往已深深扎根于清华学子心中,伴随着他们日益高涨的热情,“科学会”逐渐壮大,乃至影响全国。

可以称作大师的并不多,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而这所学校的校长,

  “给我一堆废铜烂铁,我也能想方设法凑成一个像样的东西”

会讨上一两个小苹果,

  出生于1898年的叶企孙,幼时入学著名的敬业学堂,这所创办于1748年的书院,以经书举业为办学主旨;随着时代变迁,西学东渐的趋势开始形成,敬业书院也匆匆更名为敬业学堂。叶企孙的父亲在此担任校长,是他的启蒙老师。

也许并不困难,

  王大珩后来被科技界称之为中国的“光学之父”,中国精密机械事业、仪器仪表事业、现代计量事业的奠基人。

在父亲的鼓励下,毅然报考,

当时在知识分子遍地的中关村,

“科学救国”的信念,

“对普朗克常数最为可靠的一次测定”,

在敬业学校尚未毕业的叶企孙,

其结果被物理学界沿用多年,

第一次写在了现代自然科学学术著作中!

引到中国来,是非常困难的事”。

他是叶启孙,

有的是列强环伺、军阀混战;

他的同学,经常出现在学术期刊上。

祖父曾为清朝五品官职,

这背后,

先后创办了物理系和理学院,

从那时就在他的心中生了根。

自然不为过!

一个人哪怕取得再大成绩,

而他的测定被国际学术界称为:

将所学尽快带回国内,

如此,被中国物理界称作一代宗师,

在清华毕业之后,叶企孙顺利通过考试,

为了防止顽固派的专制,

在老师和同学的看来,

也早早确定了人生的轨迹。

他为国培养了79名院士,却沦为“国家罪人”!。当时的清华没有仪器设备、没有学科传统,

他为国培养了79名院士,却沦为“国家罪人”!。也走到了他往后会奉献一生的地方——清华。

还要同这些旧势利作斗争,

叶企孙,也让中国人的名字,

成为“有用的技术了”。

不过两年时间,

但对他来说,

“吾国人不好科学,

而不知20世纪之文明皆科学家之赐,

所有人都面色凝重而庄严,

问鼎诺奖是迟早的事。

1925年,叶企孙正式回到清华,

和一般的清朝遗老遗少不一样,

若是碰到学生打扮的人,

17岁的他曾在日记中写下这样的话:

叶景坛不仅精研国学,

此去万里,虽名为求学,

02

是个划时代的年份,

这一年,之前负责派遣留学生的游美肄业馆,

他为国培养了79名院士,却沦为“国家罪人”!。在那里,接触了新式的办学理念。

不仅要抓紧办教育、

至于物理学,更是听都没听说过。

图片 7

挣得了一份殷实的家境。

只有一群出身官僚的老顽固,

此人趿拉着一双帮裂头缺的破棉鞋,

清华成立了教授校务委员会,

但是要把物理学引到中国来,

走在街上,

站在码头,留下了这张珍贵合影。

叶企孙此时的成就,

就显得格外突兀。

1970的北京中关村,

就必须到更先进的地方去看一看。

以便顺利推进新式的教学体系。

有一半都是他的学生。

神志不清的老人行走其中,

实业之不振,在于科学之不发达”。

中国近代物理学的奠基人,

这位乞丐,不仅能够占据一个名额,

武昌起义让中国开始迈向共和,

父亲叶景坛是前清举人,

1911年,对于中国,

还曾被清政府派遣赴日本考察,

不少科学研究部门进驻其间。

路过街边的小摊,

曾先后担任过几个学校的教师、校长。

叶企孙出生于上海的一个官宦之家,

一手创办了清华的物理系和理学院。

便会伸出一只干枯的手,

并且顺利入学,成为清华的第一批学子。

开始了近半个世界的教育生涯。

01

美国留学经历,

当时的中国,

清华、北大等诸多一流学府矗立于此,

但叶企孙却选择了回国,

后来,叶企孙又继续考取了清华的高等科,

“一个人得诺贝尔奖,

他亲眼见识到了世界一流的科学技术水平,

而且,还是“大师中的大师”!

取得了学士学位。

版权声明:本文由致富彩票平台发布于军事军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他为国培养了79名院士,却沦为“国家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