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臣战役中国和俄罗丝罗斯伞兵血战克尔特山高

2019-10-29 18:18 来源:未知

图片 1

1950年5月8日,原回族马步芳第82军旅长马云山,在平凉、固原地区串联回族匪特,组织发动叛乱,被称为“五八”叛乱。叛匪组织的“忠义军”下设4个团,有长、短枪97支,轻机枪2挺,冲锋枪3支。后扩充为19个团、1个混合旅,有回族匪徒2000余人,妄图攻占泾源、固原、西吉县城,颠覆人民政权。5月8日凌晨,叛乱分子分别袭击平凉安国区政府和西、海、固地区区、乡两级政府,杀死杀伤干部群众和解放军官兵337人,抢劫枪支45支、手榴弹395枚、子弹223发,并抢粮食、财产等,还杀害了固原张化区委书记等。次日,1000多回族叛众攻占平凉,拟再攻泾源。回族匪团长马成龙等在固原县扩充回族匪徒千余人,企图攻占西吉县城。西北军区派骑兵第2旅、骑兵第4团、西北军区独立第1 师平息叛乱。在政治攻势和军事打击下,叛军迅速分化瓦解或溃散。匪首马云山因内部矛盾激化,被同伙击毙。至7月底,“五八”叛乱被平息。共击毙回族叛匪 174名,击伤24名,俘虏168名,投降400名,缴获各种枪支520多支(挺),子弹3300多发。

第二天晚上,天气骤变,暴风雪席卷了这一地区,一些地方的积雪甚至深达半米,接着又是大雾迷漫。这意味着俄军即便徒步前往预定高地,也要面临巨大的困难,但是军情火急,时不我待。29日凌晨,叶夫秋欣中校和6连连长莫洛多夫少校率领6连主力、团侦察排等总计90名官兵组成的阻击部队,开始徒步向776高地挺进。士兵们携带着战斗卧具、枪械和弹药、火箭发射筒、帐篷和取暖用的火炉、电台等,在崎岖的山路上强行军。弗拉基米尔团长原来预计,90人的团队延绵5到6公里,每小时行进将不超过1公里,但是士兵们的表现远远超出了团长的意料,他们仅用几个小时便急行15公里赶到了776高地。然而,已疲惫不堪的战士们还没来得及休整,便投入了战斗……10米开外的遭遇战

无线电报务员的通信保障任务是:由我和肖振海作为主台,负责与X大队指挥部、XX4团、XX6团,XX军侦察连、喷火连建立联络关系,我连其他报务人员,都是作为主台,分别与后方指挥部、工作组、X大队的12个连队建立联络关系,8团的14名报务人员,分别配属到X大队的12个连队。

西北军区派遣步兵第8师3个团,骑兵第6师2个团以及平凉、庆阳军分区2个营、固原地区各公安局、县大队、武工队共同平息叛乱。宁夏(省)军区独立营和骑兵第四团也参加了平叛战斗。经多次激战,叛乱队伍瓦解,被裹胁的回民乌合之众全部溃散。杨枝云、马国瑗等匪首先后向人民政府投诚,杨年子被活捉,叛乱遂被平息。平叛中,共击毙回族叛乱分子151人、击伤23人、俘虏420人,共缴获各种枪支108支(挺),子弹2600多发,手榴弹63枚,刀、斧、矛等武器3000余件。

此时,联邦司令部正忙着向国内媒体宣传萨托伊会战的重大意义,声称此次会战将标志着车臣叛军被彻底歼灭;战地司令官特洛谢夫甚至放言:最终歼灭车臣叛军的战役将在两到三周打响。然而,真实的战况并没有司令部宣扬的那么乐观,叛军没有像俄军司令部设想的那样行动,而是兵分两路开始逃窜2月26日,在得知叛军的这一动向后,俄东集团军司令部命令第76空降师第104契尔赫斯基伞兵团立即向乌鲁斯-克尔特山东南方的705.6、626、787三个高地挺进,阻击溃逃叛军。2月27日早上,第104团自行火炮营、团侦察排、团先遣指挥部以及警卫部队重新部署到了马科赫特地区对面。该团指挥官是参加过阿富汗战争的弗拉基米尔·瓦拉别耶夫。俄军此前获知车臣叛军计划向东北方向的韦杰斯基地区突围,此前他们曾经征调7000人在那里修建了秘密基地网络,拥有充足的补给和坚固的掩体工事。叛军企图利用这一基地向邻近的达吉斯坦渗透,以便挟持大量人质作为和联邦政府讨价还价的筹码,迫使政府再像第一次车臣战争那样达成妥协。

8月3日上午9时30分,我各突击部队,已全部占领了村庄,突入村庄的部队,又从某集团军调来的一个团的部队,分别对村庄内、对村外的稻田地、甘蔗地进行拉网式搜查。叛匪核心成员10人,其中有3人被俘,其余都被击毙,叛首XXX的尸体,是在一段被炸毁的地道里找到的,在其尸体旁边,还有5位全副武装的年轻女子的尸体,他们都是被152加农炮炸死的,肚子都被炸开了。

3、1959年7月上旬-8月中旬,藏北剿匪战斗,击毙藏族匪徒1000多人。

弗拉基米尔团长奉命率领104伞兵团扼守车臣叛军的必经之路。叛军起初试图强行突击乌鲁斯-克尔特山东部5公里处的山脉,但在104团所属第3连凭借周密的部署和密集的封锁火力,迫使遭受巨大损失的叛军最终放弃了对该阵地的突击。受挫后的叛军在侦察了附近的地形后,又选择了乌鲁斯-克尔特山区附近一条200米宽的峡谷作为突破路线,峡谷边的一块高地可以俯瞰整个峡谷,这就是776高地。俄军指挥官也意识到了这块高地重要的战略意义。27日傍晚,第104团第2营奉命赶到团先遣指挥部,团长命令2营营长叶夫秋欣中校立即着手组建阻击部队,并且将自己的爱子阿列克谢伊·瓦拉别耶夫上尉率领的团侦察排分配给他调遣。此前俄军直升机曾对预定目标进行了空中侦察,但四周都是茂密的森林,根本不找到适合机降的空地。

原标题:一个老兵的平叛经历(二)

1958年,甘南再度发生大规模武装叛乱,这次规模更大,参加叛乱的回族人数一度高达数万人。步兵第11师除炮兵305团外,全部进入甘南平叛。此时步兵第11师还指挥内卫第二团,成都军区145团,组成了第一指挥部,于1958年3月18日进入甘南,与第二指挥部的独立骑兵第一团和第三团一同平叛。至同年11月,基本平定叛乱。毙伤俘回族匪徒万余人。

2002年初,第二次车臣战争爆发后不久,俄军主力在萨托伊地区成功地击溃了车臣叛军主力。2月9日,叛军退路被俄军切断,俄空军使用重达半吨重的航空炸弹对叛军展开猛烈轰炸。22日,连连失利的叛军决定兵分两路跳出俄军包围圈,一路直奔西北方向的共青团村;另一路取道东北方向直奔乌鲁斯-克尔特山区。

责任编辑:

5、1960年4月底,温泉、黑河、巴青围剿战,历时38天,击毙、伤、俘虏叛乱分子5000多人,击毙受过美国训练的藏族空降特务7人。

  • 安哥拉罗安达:堪称世界上最贵的城市2014-03-31 16:12

7月28日凌晨2点30分,已集结好的部队即将开始行动,按照作战计划,各突击部队要按时到达各自的指定位置。其中X大队的作战任务是:从东面两条进村的道路强行攻入,抽调X大队500人,从南面一条进村的主路攻入;XX6团的作战任务是:一是团侦察排在副团长的带领下,从西面的甘蔗地偷袭进村,二是一营、二营从西面的甘蔗地,尾随团侦察排突袭,三是团部率三营从西面两条进村的路攻入,四营作为团预备队;XX4团的作战任务是:一营、二营从北面山岗突袭,四营从南面一条进村的路攻入,三营作为团预备队。

解放初,西北回匪军大规模叛乱,骑八旅旅长马英,82军190师师长马振武,骑十四旅旅长马成贤被击毙,青马老将马元海(打西路军时青马前线总指挥)被俘后处决。搞暗的,82军副军长赵遂、100师师长谭呈祥、129军357师师长杨修戎、新编骑兵军军长韩起功(打西路军干将)被处决,共有近1万名回匪军被打死。

图片 2

图片 3

1959年3月,西藏叛乱,步兵第11师在平息甘南叛乱后,火速开赴西藏参加平叛。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相关新闻

编者按: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在所谓的内蒙古自治区,英勇果敢的滕海清将军对蒙古族独立分子进行坚决打击,华夏民族英雄腾海清将军在"文革”中任内蒙古军区司令员、内蒙古革委会主任。康生等人积极配合腾海清将军的部队清除蒙古族独立匪徒们,滕海清积极打击内人党,使34。6万名蒙古族匪徒被批斗,消灭蒙古族分裂分子16222名,沉重打击了蒙古族独立分子的反动嚣张气焰。“文革”结束后,蒙古族匪民们曾无耻要求对他判刑,但这些蒙古族匪民贼民奸民的无理反动要求被坚决驳回,因为有解放军撑腰,腾海清将军在济南军区副司令员职务上离休。在新疆的王震,内蒙古的腾海清、西藏的丁盛成为捍卫中国领土完整的钢铁卫士。

由于152加农炮的杀伤力很大,叛首开始突围。8月1日早上7点左右,约有200多人的武装人员,朝我前沿指挥部的方向开始突围。一位作战参谋发现了朝我方向企图突围的SD武装人员后,一边开枪示警一边大声喊叫:“xx冲出来了。”这时,左副部长命令前指警卫排和所有人员冲向阵地,顿时,枪声响成一片。这次的防御阻击战,相持的时间并不长,前指的左翼、右翼的部队也得到命令,一是迅速赶来增援,二是分别从前指的左、右翼向突围之敌进行打击。在猛烈火力的打击下,叛匪的突围计划失败了,扔下了几十具尸体,剩余人员撤回到村庄。在炮火的掩护下,我各突击部队逐步攻破敌的防御,XX4团的两个营,首先冲向北面的山岗,消灭了守卫北面山岗的120人的守军,从北面突进了村庄。XX4团、XX6团、某集团军的侦察连、九大队也分别从东、南、西突破了敌防御阵地,占领了有利地形,并逐步向村庄的纵深攻击。

6、1960年申扎、萨嘎、定日清剿战、阿里马泉河以北、国境以北、青藏公路以西清剿战和昌都东南清剿战,击毙藏族匪徒5000余人。

下午15时,前指最高指挥员,KM军区司令部作战部左副部长宣布:SD平叛战斗结束,除某集团军XX6团驻守SD外,其余突击SD的部队迅速撤离村庄,返回驻地休整,清查人数、清点武器弹药、救治伤员、处理牺牲人员的后事。

除了青海击毙藏族匪徒1。66万人外,另外关于西藏击毙藏族匪徒的重大战斗

整个战斗持续了7天,我军阵亡170余人,歼敌1500余人。

在西北甘肃南部回族叛乱有两次,第一次是在1956年初,甘、青交界的少数民族反动分子组织反动武装开始叛乱。3月下旬,四川康定地区武装叛乱平定后,甘南地区形势开始紧张,步兵第11师33团两个营、一个山炮连会同师侦察连,奉兰州军区命令于6月11日从临夏进入甘南,与骑兵第一团,73团一同平叛。33团在战斗中,击毙回民暴徒298人,缴获枪支71支。

图片 4

解放初,西北回匪军大规模叛乱,骑八旅旅长马英,82军190师师长马振武,骑十四旅旅长马成贤被击毙,青马老将马元海(打西路军时青马前线总指挥)被俘后处决。搞暗的,82军副军长赵遂、100师师长谭呈祥、129军357师师长杨修戎、新编骑兵军军长韩起功(打西路军干将)被处决,共有近1万名回匪军被打死。

在战斗打响前,184团有1名报务员牺牲了,他被鞭状天线暴露了目标。上级指示我们连派两名报务员增援SD。当年我在值警报台,7月31号早晨刚下深夜班,台长李德江就叫我和胡木名俩人支援SD前线。当时没有过多交待,也没有豪言壮语,我们俩就背着硅二瓦电台,坐营部卡车出发了。临近SD就听到零星枪声,司机交待,不要坐着,要躺在车厢里,以防流弹伤人。车行不久就到了14军一个训练团大院,平叛指挥部就设在大院内。下车后,己是中午时分,正赶上中午饭。基地理发员小宋在伙房帮厨。菜很好,“韭菜花炒牛肉”、“鸡蛋炒洋葱”,打菜时小宋大声对我说,“哥老倌吃饱哦,这顿吃了不晓得还有没有下顿哟!”这餐饭算是上前线的饯行饭吧。刚放下碗筷,我就被派往前线指挥所(简称前指)。前指距离叛点有一百米左右,当时由西南军区一位副总参谋长坐阵。我与连队前期到达的战友杨友奇、金庆福等会合后,刚寒暄了几句,前方就传来了消息:基地179团,刚从老挝修路回国就投入战斗。一个营与前沿指挥所电台不通,很被动,需要前指派人支援。

另外,藏族叛乱分子在外国的直接援助下,盘踞尼泊尔北部的木斯塘地区,组织了所谓的“卫教军”,从1960年起经常窜扰边境地区。1964年经中央军委批准,西藏军区在扎东组建了中共特委和军事指挥部,加强反回窜斗争,与藏族卫教军的反回窜斗争一直持续到1974年卫教军被尼泊尔政府解除武装才结束。指挥官丁盛将军血洗西北回匪,血洗青海藏匪,血洗西藏藏匪,维护了中国的尊严和国家的统一。

SD的武装力量战斗力是很强的,他们利用坚固的防御工事,顽强的抵抗着,而且都训练有素,重机枪、迫击炮都有。其中一挺重机枪每次都打短点射,无论白天黑夜,开枪必伤人,弄得当时参加过战争的老首长都佩服的很。

2、1959年4月8日-4月21日,山南地区平叛战斗,击毙、伤、俘虏叛乱分子近2000人。

8月5号上午,战士们将仇恨对准了叛匪,对于没有搜索的屋子,侦查员往往一脚将门踹开,扔一颗手榴弹,或者先打出一梭子冲锋枪子弹,或者将十几斤炸药捆在一起投向据点,瞬间据点飞上天,由于炸点离我们太近,又没处躲避,我们只有双手抱着头,背对炸点,趴在地点,任其石头、泥块落在身上。

1、1959年3月20日-22日,拉萨药王山战斗(含拉萨市内平叛),歼灭叛乱武装5300多人,其中击毙藏族匪徒545人,毙伤、俘4800多人。

前指当即指派我和杨友奇背着电台和枪前往。我们俩紧跟带路人,很快进入作战村庄,在穿过一条小巷时,一名战士牺牲了,横卧在小巷中间,仗在打,没有人打扫战场,我们极不忍心地从战士身上跨过。带路人要我们小心注意安全,遇到路口走快点,经过一段时间的穿行,才到达179团营部所在地,到达后我们很快与前指取得联系。

2016-07-19 来源:

29日上午9时,驻西南某集团军调来的6门152加农炮开始试射,试射了6发炮弹后,工作组广播开始喊话:“要炮击了,让老乡们赶快离开村庄。”于是老人、妇女、小孩,赶着牛、羊,有的还扛着缝纫机、自行车、行李离开了村庄。工作组专门成立了收容机构。11时,6门152加农炮发出了怒吼,炮击30分钟后,广播又开始喊话,又跑出来不少X民。

在平叛斗争中,人民解放军和民警、民兵不怕牺牲,不畏困苦、英勇战斗,最终取得了平息藏独的胜利。

图片 5

1958年4月至1962年3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平叛部队彻底平息了青海地区的藏族武装叛乱,为期五年的平叛斗争,共进行大小战斗3639次,其中部队作战2811次,地方干部、民兵和群众作战828次, 击毙藏族武装匪徒16600多人,伤藏族武装匪徒4876人,俘获藏族武装匪徒46800人。缴获无后座力炮4门,高射机枪4挺,轻机枪17挺,长短枪 3。98万支,土枪2。7万支,炮弹421发,各种子弹89万发,无线电台10部,手榴弹2012枚,望远镜216架,指北针23个。另外一些像青海玉树州的藏族匪徒聚集区,全州上万藏族男子由于充当反对中国反对汉族的暴乱匪徒,全部被英勇的解放军消灭掉,只剩下藏族女人,有效地消除了这个藏族匪区对中国的威胁,维护了中国的尊严。

天完全黑下来了,但子弹在我们头上一刻也不停地划线,躺了整整一个晚上,说来你不信,小便都是躺着解的。就这样,三连一个河南新兵,躺在地基坑中,子弹还是把他的脚打伤了,还是我们用电台报告前指的。

4、1960年2月29日。恩达、丁青、嘉黎、扎木地区合围战斗,历时47天,击毙藏族叛乱分子1100多人,伤、俘虏4800多人,缴获无后力座炮6门,高射机枪1挺、轻机枪119、电台6、步枪 3700、降落伞268。

前指要到达指挥位置,需要穿过一片开阔的稻田地,然后迅速到达距SD200米的一个低洼处。

1952年4月2日,西吉县党部执行委员、自卫队中队长马国瑗和宗教上层人士马国琏以及反动教主密谋策划,成立“人民军”、“白头军”、“中央新编第三团”,公开进行武装叛乱,被称为“四二”叛乱。当天,回族叛匪100余人将正在组织斗争恶霸地主的西吉县白崖区土改工作组包围,砍伤工作组成员,抢去手枪4支。随后窜至海原县李俊区政府,参加叛乱。千余回族叛匪围攻西吉县城数日,袭击土改工作团,抢夺枪支、粮食,破坏公路桥梁……参加叛乱的回族平民达上万人。先后有解放军战士、农民积极分子和土改工作队员30余人被叛匪残杀。致使6个区37个乡的基层政权陷于瘫痪,固原地区1/3的区乡土改工作被迫中断。

在深入平叛的一线中,我始终伴随作战部队出生入死、勇往直前,并胜利完成了通讯保障任务,直到整个平叛结束。现在回想起来,平时在电影中看到的场景,在SD平叛中都经历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1958年8月,正当11师在甘南平叛时,临夏地区的反革命分子,乘临夏地区空虚,号召:“回族团结起来,打倒共产党!”,于8月15日策动临夏、永靖、和政等96个乡叛乱,参加叛乱的人数相当多,仅东乡汪家集就有6129人。留守临夏的11师炮兵第305团,与师直属队和各团留守部队,在副师长王根发指挥下,分路出击,击退回族叛匪多次进攻。25日,步兵第134师奉命增援11师,两师组成临夏地区平叛临时指挥部,统一指挥11师305炮兵团、134师401团2个营、134师高炮营和临夏军区教导营、铁路公安第九团两个团以及临夏地区各县民兵大队,以汪家集为中心进行全面清剿。经过两个半月积极作战,部队迅速平息了叛乱,歼灭回敌10034人,其中击毙回族暴徒3268人,击伤2302人,俘虏1618人,捕获2846人。对于这些屠杀汉族,屠杀共产党干部犯下累累反中国罪行的回族青壮年,俘虏和捕获的不少回族杀人暴民被立即绑起来处决。许多匪乱严重的回民村全部成为寡妇村,这些杀害汉族和干部的匪村终于得到应有下场。

凌晨3时,各突击部队向各自的指定位置悄然推进。当前指一行走到稻田的田埂上时,听见SD方向传来急促的敲锣声和枪声,而且枪声越来越密集。突然,走在前面的某集团军作战处的陈参谋“唉哟”一声,就倒在稻田地里,只见陈参谋手捂着左小腹,血已渗透出来了,原来是流弹击中了他。左副部长从前沿指挥部警卫排派出两名战士,迅速送他到后方,部队继续前进。

图片 6

我们到达前指的指定位置后,很快就收到XX6团的报告:“我是前指的主台,指挥XX6团、XX4团、九大队的12个连、14军侦察连、喷火连,XX6团副团长率团侦察排突进村庄后,除一名班长、一名战士跑出来外,副团长及侦察排29人全部牺牲。”这个副团长年仅26岁,是老中青结合上去的干部。随即,各突击部队纷纷报告各自的进展情况:九大队进攻受阻,伤亡12人;XX4团2个营从北面山岗进攻,遭到驻北面山岗守军的强烈抵抗,没有任何进展;XX6团2个营从甘蔗地偷袭成功进村后,倒成了SD人的活靶子,高房工事、地道各射击口,火力的相互支援、相互配合,抗日战争时期的地道战,在这里重现了,这两个营抬着伤亡人员,很快撤离了村庄。时间过去了7个小时,各部队的攻击没有任何进展。这时,左副部长通知我,让我向各部队传达前指的命令,命令各部队停止进攻。

打了一夜,该要消灭多少叛匪呀?天亮了才明白,原来SD由三个村庄组成的,长2里多,窄几十米。当包围村庄时,天黑并不知道具体情况,只要有人开枪就还击,在窄的地方左边打右边,右边还击打左边,两边火力都猛,肯定是当兵的在对打。我们夹在中间,不能动弹,一个晚上子弹不停在头上飞,部队都打散了,指挥员也无法指挥。

战斗在继续推进,晚上7点,天快黑下来时,营部下令发起冲锋!我和杨友奇两人紧跟冲锋行列不掉队,突然,右边一处房屋,朝背电台的我的头上开了两枪,声音很沉,子弹很低,幸好命大,阎王不收我;我们冲锋路线又是高地,不能原地卧倒,在这危机时刻,我一边冲锋一边观察有利地形,发现前面有处老乡准备做房子挖的干打垒地基坑,我朝地基坑方向大跑几步,比三级跳远的运动员还跳得远,跳到地基坑中蹲下。最后打完仗冲凉时,才发现裤子、裤头都破了个洞,屁股早已结了疤,打仗时高度紧张,一直还不知道疼。

图片 7

图片 8

版权声明:本文由致富彩票平台发布于军事军史,转载请注明出处:车臣战役中国和俄罗丝罗斯伞兵血战克尔特山高